维吾尔在线(通讯员lizhen) 2011年11月8日北京讯,据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中共官员透露,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前任书记王乐泉日前已被免职。这位官员说:“王乐泉被免职是预料之中的事,早应被免职,但没想到他调任中央政法委一年之后被免职。其实中国官方和民间,7.5之后玉泉下台的压力一直存在。
(1944年12月-),山東省寿光市人;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196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是中共第十六、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王乐泉曾担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政委长达15年,又因为其姓氏,人称新疆王,多年来新疆流传着王乐泉是”山东人的好儿子,新疆人的贼娃子”的说法。
在北京从事新疆问题研究的维吾尔学者,维吾尔在线站长伊力哈木.土赫提先生表示“王乐泉是中国最高政治权力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委员,只有在获得中共中央委员会多数票通过并由政治局做出决定后,王乐泉才有可能被解除职务。过去一年来,中国全国各地有越来越多的官员因不当处理本地民怨而被免职。其实,有些官员是在民众举行了暴力抗议活动之后才被免职的,而王乐泉的境遇有点不一样。7.5之后王乐泉调任政法委任副书记。也许中共考虑“面子和影响”。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王乐泉被免职,但消息将会为新疆各族人民带来某种期待..。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中国政府一直很小心,尽量不去张扬这一事实。” (博讯 boxun.com)
王乐泉22岁时,即担任寿光县候镇公社副社长;后又调任城关公社党委副书记。1975年4月,被提拔为寿光县委副书记、兼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三年后,晋升为县革委会主任。此后王乐泉一直在山东省任职。曾历任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中共聊城地委副书记、书记;并于1989年2月,出任山东省副省长。
1991年4月,王乐泉被调往新疆,出任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常务副主席;一年后晋升自治区党委副书记。
1995年,中共中央对新疆的人事进行了重要调整。早在1994年9月就开始挂职休养、已任新疆党委书记十年的石油地质专家宋汉良被正式免去职务;自治区委副书记张福森被调司法部任副部长。于是,王乐泉在当年9月,正式出任中共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同时出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第一政委,全面出掌新疆的党务工作。
王乐泉随即在2002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上,當選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并在200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连任。
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颁布施行的《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其中第六条规定,“党政领导干部在同一职位上任职达到两个任期,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担任同一职务。”外界也都因此曾猜测,王乐泉可能会调职。但是,在当2006年10月25日召开的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七届一次会议上,王乐泉破例第三次当选自治区党委书记。
2009年6月26日发生了韶关事件,当年7月5日乌鲁木齐发生了维吾尔大学生的静坐抗议活动,之后被演变成骚乱,遭到中国军警的武力镇压。中国政府称之为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事后当地维吾尔族和汉族居民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7月7日下午,王乐泉在新疆电视台发表电视讲话。7月7日上万名汉人手持凶器,举着国旗,唱着国歌走向街头,袭击维吾尔人,清真寺和维吾尔人的商铺,汉人的骚乱持续几十天;9月3日,乌鲁木齐市汉人再次游行,期间有人高喊王乐泉下台。此事引起了中共对新疆问题的重视,特别是对新疆地区的民族的政策。自2009年11月,分别由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国务委员马凯、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杜青林带领的三批调研组,先后到新疆调研。这三批调研组,分为:宣传思想文化教育调研组,经济社会发展调研组,民族宗教、社会稳定、组织和政权建设组 。
作为统治中国西部边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铁腕人物,王乐泉的地位向来无人挑战。但9月3日,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要求王乐泉下台,而抗议者是汉族人。乌鲁木齐不少汉人认为“王乐泉必须走”。北京方面一直仰仗王乐泉,以确保阻止维吾尔族人的不满及其不满情绪蔓延,进而威胁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稳定以及整个中国的政治稳定。2010年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特别研究部署了未来新疆发展的工作。这次会议之后,中央宣布免去王乐泉在新疆的职务,调往中央,兼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有评论认为,这显然是被贬官。;新疆的党务工作,由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接替。不过当局并没有解释王乐泉的调任是否与新疆骚乱有关。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3日召开会议指出,新疆工作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在4月24日的新疆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赞扬王乐泉“政治坚定,对党忠诚,为新疆的发展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官方媒体回顾王乐泉在新疆的工作时形容他“牢固树立稳定压倒一切的思想,坚定不移地维护民族团结,旗帜鲜明地同民族分裂势力作斗争。”。王乐泉,被免职向外界传递”稳定压倒一切的思想“可能开始松动。

中国政府面临着一项任务:重新赢得乌鲁木齐心怀不满的各民族民众人的信任。尽管在大批军警的强力介入以及人们被大批便衣警察,维稳干部和“线人”等等河蟹下,乌鲁木齐恢复了表面的平静,但许多维汉两族人仍然怨气重重。维汉之间的不信任仍笼罩着这个城市。从整个新疆来看,维汉两族“表面客气,内心相互不信任”。
在主要由维吾尔人聚居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汉之间的紧张关系由来已久。当地的突厥-维吾尔穆斯林感觉受到汉人的压制。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该地区曾经获得短暂的独立。中国领导人现在对该地区的分裂主义非常担忧。

(BBC自由发稿区发稿)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