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起大早去八宝山送别蔡定剑老师,长长的队伍令我感慨,其中不少京城名士,更多年轻的后继者,“吾道不孤”,这不正是写照么?我的前领导秦朔在他领导的《第一财经日报》上撰写《我们时代的尺子和镜子》,高度评价说,“他()如同时代的尺子和镜子,让作为生者的我们经受了一次难以释怀的洗礼。这个高尚的灵魂离我们远去了,但他那把宪政民主作为毕生使命、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声音,必将激励我们更好地活着,让生命活出更高的意义和价值。有这样的公民,是中国的骄傲;必有一日,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社会发展和民主法治的进步,定会让蔡先生的英灵感到欣慰和光荣。”写得实在好,但唯有“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这么一句,我是难以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