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日记惊现天涯论坛/附全文(二)

(二十二)

  12月,有种新的玩牌方法叫“斗地主”,很流行,我很入迷,州局的毛XX经常参加我们的牌局,我们已经熟了。

  小莫快放假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但我有些腻了,跟覃提了。

  县里出了一起杀人案,我到现场勘查,做了指示意见。

  (二十三)

  春节快到了,小小山城又开始热闹起来。

  工地出事了,听说是民工李X聚众闹事,因为快过年了他们还没收到自己应得的工资。我不得不到现场安抚,保证一定要解决大家的困难,让大家过个好年。小李很激动,握着我的手说,感谢领导关心,家里人都等着这份救命钱呢。

  从工地回来,我拨通覃的电话斥责了他,覃还是乐呵呵的,让我放心。

  第二天,听说有一伙人袭击了工地,有些民工被打伤了。再后来没见到过那个叫李X的小伙子了

  (二十四)

  2001年4月,时间过得很快,房子也盖得很快,分房子的事被提上日程,到家里来活动的人不少,其中有小许和黄X。

  黄X今年28岁,XF县本地人,父母都是农民,去年跟小徐结了婚,到现在还没有住房。局里比他资历老的人有很多,按说有限的指标里是没有他的份的。

  他们来过几回,都是老婆接待的,对于下属,受我的影响,老婆一直很热情,至少表面上是。

  这次他们又来了,我很耐心地听他们诉说,从生活的艰难,到对我的感激,我都颔首表示关心,领导总是跟他们站在一起的,都是些无聊的废话,我只是注意到,婚后的小徐又多些女人的风采。

  他们走了,老婆说,礼品盒里夹着2000元现金,说实话,我瞧不上。

  (二十五)

  5月,小徐明显到我的办公室的时间多了,作为后勤的干事,她的确有更多机会跟我接触,我们的言语开始暧昧。

  在ES玩乐的时候,小莫已经淡出我的视线了,我问覃,覃说她大三下学期比较忙。不过好在,覃又给我介绍了丹丹,羞涩得刚刚好,每次都如同剥开待放的花蕾,正能满足我的征服欲。

  一天中午,小徐又到我的办公室来,我抓了她的胸,她没说什么。

  (二十六)

  7月,又逢酷暑,覃邀请我去ES清江漂流,我带上了小徐。

  覃还是很会制造气氛,很配合,小徐是真的玩开心了,江水把她的衣衫浸透了,她的内衣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我咽一咽口水。

  晚上,在酒店里,覃和他的司机王X识趣的早早离去,我一个人躺在房间,拨通了小徐房间的电话。

  次日醒来,小徐一丝不挂地躺在我身边,她的身体也很白。

  (二十七)

  9月,单位分房的名单全部敲定,黄X的名字赫然其中。

  清平乡派出所送来一个犯人,被黄X打了一顿,伤得不清,黄的队长告诉我,最近他的工作带情绪,我安抚队长说,最近工作压力大,年轻人可以理解。

  小徐来得少了,我看到她的小臂上有淤青,我有些刺痛。

  (二十八)

  11月,在一次牌局上,输给ES市委书记曾XX不少钱,老婆唠叨了几句,女人总是这个样子。

  曾书记是从自治州以外调过来的,有些手段和魄力,跟他多接触接触对我很有帮助。

  在ES的休闲还是很惬意的,丹丹陪着我看了新修好的大桥,她似乎很喜欢含蓄的交往,总得有些情趣吧。

  每次我都会狠狠的干她,我怀疑她是故意用那种略带抗拒的眼神看着我。

  (二十九)

  2002年2月,明年是个机会,也是我进入自治州心脏的最后机会,为了这个机会,我在XF这个贫瘠的小县待三年了。

  跟曾书记的接触开始密切,从一起钓鱼到一起嫖娼。

  覃的生意重心开始向房地产倾斜,他有些政府背景,在这个房改后的混沌时期,迅速的膨胀。

  听说,毛在引进外地的地产开发商,他一直很有办法。

(三十)

  2002年4月,在毛的安排下,覃大部分时间会去武汉走动,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了。大部分时间是我和毛一起活动,还有曾书记。

  搞关系是门学问,临阵磨枪的效果有,但是不稳,我一直是个谨慎的人,所以只能常常登门拜访,小恩小惠,谦卑地面对领导,面子给足了,关系夯实了。

  老婆给我算了一笔账,给曾书记已经送了接近40万了,我让老婆放心,曾书记心里有数。

  (三十一)

  5月,曾书记让我做做面子工程。

  6月,我给局里定了局规,违反局规要扣分,会被调往偏远的乡镇派出所,的确有了成效,全县的治安面上在变好。

  黄X因为违反了局规,被我指派到甲马池镇派出所两个月。小徐跟我一起的时间又多了,刚开始还有点生疏,后来渐入佳境。

  小徐开始化妆了,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小姑娘了。

  (三十二)

  7月,覃不去武汉了,他的生意已经有了眉目。

  他说,明年将是一个丰收年,我们都笑了。

  这段时间,去ES市的时候,都带着小徐,覃会很识趣的叫上声嫂子,我们已经变成哥们了。

  我留意过小徐,听到“嫂子”的时候,从不悦到眼睛眯成了线。

  (三十三)

  略。原帖中缺此日记。

  (三十四)

  10月,全州公安系统工作会,我带上了黄X,让他给我开车。

  去ES市的路上,谁都没有说话,我能从后视镜中看到黄X脸上的阴霾。

  我先开口了,问问工作,问问他还记得不记得去年跟他一起下乡的工作。问他今年是不是29岁了,聊聊他的理想,告诉他最近有个提干的机会,告诉他做大事的人不能小心眼。

  从ES回来后,局里再没听到黄X和小徐离婚的传言。

(三十五)

  12月2号,县公安局党委会,我提名黄X评副科级,当侦缉科科长,全票通过。

  12月中旬,党委决议的红头文件正式下发,黄X看见我就堆笑。

  因为6月开展的“局规扣分”活动的确让全县治安变好,破案率上升,得到了州领导的重视,或者说是曾书记给的回报,州里来了记者,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讲稿接受采访。

  (三十六)

  2003的春节,在我的期盼下终于到来了。

  气象依旧,我家的门槛又被踏破了,然后我又成了踏破领导家门的其中一个。

  节后,州里会有正式的决议,关于我调动到ES市公安局。为表感谢,或者是让此事板上钉钉,我再次给曾书记送上了三十万现金。

  曾书记明确表态,非我莫属。

  (三十七)

  3月,终于来了,委任状下来了,我被任命为ES市公安局局长,兼任党委书记,党政军一手牢抓,有些膨胀,这样不好。

  完成了交接工作,我离开了XF,30岁的黄X眉开眼笑,小徐看我的眼神很轻蔑,就这样吧。

  住进ES市内早已安排好的房子,无比的惬意,烟花三月下ES,早春仍有严寒,我的心却有花蕾开放。

  (三十八)

  刚上任,接到个烂摊子。

  去年2月底,ES市公安局抓获了一名谭姓女子,以涉嫌故意杀人逮捕。但是抓错了,却把人错关了半年,在看守所里,她被打残了,如今他把市公安局告上了法庭。

  作为市公安局的现任局长,我不得不料理前任留下的这些烂摊子,过过眼就行了,从来不往心里去,冤假错案那么多,我能管多少?

  (三十九)

  最近,小徐经常给我打电话,不想理会,托词很忙,每次挂掉电话时都能想起黄X那张扭曲的笑脸。

  18号中午,一个极其邋遢的疯女人在公 安 局门口拦住了我,抱着我的腿,喊冤。随行的人告诉我,这就是那个被误抓半年的谭金花。

  局门口停留的人和车辆越来越多,我耐心地安抚了她,然后借故折返回办公室,保卫人员立即将她打发了。

  回到办公室,保卫科长也跟了进来,正想说些什么,我很愤怒,把警帽扔到他身上,“以后再有这些鸡X事,老子革你的职”。

  看这他低着的头和颤抖的腿,我知道刚才过分了,我刚上任,根基不稳,于是拍拍他,和蔼地叫他下去。

(四十)

  5月,值得庆贺。

  覃通过毛,顺利地将湖北泰跃房地产公司引进到了ES市,开了分公司,或者说从此以后覃有了正式的从业资格进入房地产行业了。

  倒卖土地,盖房卖楼,原本不是什么新鲜行业,但在前总理的改革后,地产市场开始焕发无比的活力。

  (四十一)

  7月,我让老婆开了家餐馆,蓝姐餐馆。

  刚开始,老婆很疑惑,不缺这点钱,为什么要开?

  我解释,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放心,自己的地方自己放心。场面上的应酬,桌面下的交易越来越多了,必须未雨绸缪。

  老婆哦了一声,不知道是真懂还是装糊涂,到了月底,我们的餐馆顺利开业,来庆贺开业的人很多,我很高兴。

  (四十二)

  丹丹来电话了,说跟男朋友分手了,很难过。

  对丹丹,我还是有些感情的,半女半情人的扭曲情感。为了安抚她,送了她一个名牌手提包,从覃那里拿的。送了她一个双彩屏的手机,她很喜欢,跟她的同学比起来这是一件昂贵的时尚消费品。

  为了多陪陪她,这个星期我们干了三次。当你能彻底满足女人的虚荣心时,她也能彻底地满足你的性欲。

  爱情从来不是人们真正追逐的。

  (四十三)

  8月,在蓝姐餐馆,单独宴请了曾书记。

  曾书记喝多了,说了很多话,我问了曾书记一些问题,关于打黑的问题,也是曾书记最得意的问题。

  曾书记说,为什么要先打乡镇黑社会?这不是治安问题,是政治问题。新中国成立之前,虽说一直也是中央集权的国家,但是在基层上并没有政府的官员组织,官和吏是分离的,吏不是国家官员,往往是地方的豪绅,而且国家没有有效的法制,所以控制基层的一直都不是政府的机构,而是靠地方豪绅来进行管制,剥削老百姓是其次,重要的是中央法令根本无法通行到地方,中央政权面对的是千千万万的小农,但凡遇到灾荒或者变乱,地方就不听调动了,中央的权利也就没了。

  现在,我们的地方乡镇,被恶霸把持了,问题是他们不是党的组织,他们控制了基层,染指了我们的政权,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番话,我听进去了,对曾书记有所改观,对于我今后的工作重心也有了提示。

(四十四)

  9月,在局里发布了工作指示,打黑工作将是近期工作的重心,这次行动就叫“狠打出头”吧,谁冒头打谁。

  自从,我来到ES市工作后,跟覃的接触更亲密了,他经常带着自己在公安系统的熟人出入蓝姐餐馆,不认识的认识了,不熟的熟了。

  这些人是他的心腹,也是我的。

  (四十五)

  10月,又一次的工作报告会,不用再从百里之外赶来开会,也不用开完会后又匆匆离去,不由得有些得意。

  3号晚上,出了点小事。一个叫谭星的小伙子到小渡船派出所报案了,说是被覃子斌的人绑架并拷打,不过已经被覃的表叔熊所长压了下去。

  第二天,我打电话问覃,覃轻描淡写地搪塞过去了,我没深究,只是告诉他,不要自己去撞我的“枪口”,电话那头依旧是他唯唯诺诺的笑声。

  过几天,毛告诉我,是因为覃搞了谭星的老婆,被别人发现了,为了不扩大事情,所以让王军去教训了他,不过可以放心,谭星已经签保证书了,不再报案。

  听完,我本想斥责下覃,但是突然联想到小徐,我无话可说。

  搞女人可以,别出乱子。

  (四十六)

  覃的湖北泰跃ES分公司分包了一些的小项目,应该赚得不少,他经常把客人请到蓝姐餐馆,我偶尔会出来喝两杯,这是种很含蓄的暗示。

  这个月我们一起去了重庆黔江,因为ES市内的确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了。吃重庆火锅,玩重庆妹子,饱口福享艳福,生活还是美好的。

  我抓权利,覃管生活,绝配。局里已经有人叫他“覃政委”了,刚开始我有些不悦,但是却管不住下面人的嘴,任他去吧,只要不出什么大乱子。

  (四十七)

  12月,在覃的安排下,我和毛以出差的名义跟他一起到了海南岛。

  据说过去海南人要是谁家想出售农产品,也只能悄悄地躲在树后面等待行人光顾,人们任仓库里的木薯发霉也不肯磨成饲料去卖掉,没想到这样一个含蓄羞涩的海岛如今变成了遍地是生意的旅游天堂了。

  刚下飞机,比我预想的还要热,闻到空气中微微的海咸味,无比的放松。

  吃喝玩乐是免不了的,海南的夜总会远比我们这里开放,这里是金钱和女人的天堂

(四十八)

  04年春节刚过,覃和毛又在酝酿新的计划,准备引进更大开发商,频繁去武汉,我也以出差的名义一起去了一两次,见到了武汉的一个开发商于XX,由于我的出面,对方的合作意向更大了。

  最近,ES市内的黑势力有些猖獗,有个叫杨老五的黑社会团伙胡作非为。他们有枪,有人马,开赌场,组织卖淫,甚至到娱乐场所用武力胁迫占干股。

  他们忽略了一条,我们的枪比他们多,我们的人比他们多,这种没有背景的乌合之众只是一群小毛贼而已。

  4月,我指示局里成立了专案小组,展开了对杨老五集团的打黑行动。

  (四十九)

  6月,双喜临门。

  证据充分,我们正式出警将杨老五的黑社会团伙一网打净,被他们胁迫过的一些商贾纷纷给我送上锦旗,上书“打黑英雄”。

  覃的新计划也正式敲定,武汉投资商于XX在ES市投资并组建了ES市齐进房地产开发公司,于占85%的股份出任董事长,覃子斌占15%的股份出任总经理,并全权负责公司的生产经营。这样一来,覃获得了独立开发标地的承建资质了,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振奋的好消息。

  在蓝姐餐馆里,我出面接待了投资商于XX以及和覃一起入股的贺孝辉,这是我第三次次见到贺,他从来没有进入过我和覃的圈子,不知道覃为什么让他参股。

  席间,于听到我们公安系统的几个死党叫覃为“覃政委”时,他更开心了。

  (五十)

  7月,于并没有在ES市停留太久,因为有精明的覃,也因为有我这个公安局长的关照,他很放心,认为自己的事业一定会在ES市起飞。

  接下来的日子,各忙各的。我忙着搞市里的“群防群治”工作,覃忙着挣钱的地产生意,他对我的工作给些参谋意见,我给他的事业撑腰打伞,经常在蓝姐餐馆吃饭,还有他的和我的小弟,说是如鱼得水,并不为过。

  狼狈为奸,是个贬义词,我不喜欢,但我却听到了这样的言论,我必须警惕了。

(五十一)

  9月,夏日的炎热已经在傍晚消弭,我在户外乘凉,一直有这个习惯。

  电话响了,是熊所长打来的,说覃的工地出了点小问题,跟居民有些纠纷,居民正在闹事,他已经把这些居民逮捕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让熊注意点影响,尽量不要闹大,事情解决了就把人放掉。熊说,知道,然后挂掉了电话。

  还需要请示我吗?我合上手机,继续靠在藤椅上乘凉。

  (五十二)

  10月底,跟覃还有刘毅假出差到了重庆万州,重庆妹子的火辣让我觉得夏天仿佛还未过去。

  万州之行还不错,天府之国的食物和女人从来不曾让人失望,记得有人说过,这个世界除了吃吃喝喝就是男男女女,有些偏激,但却贴合实际。

  刘在万州有熟人,介绍的川妹的确不错,样子好,活也不错。

  离开万州的时候,有些不舍,转头一想,以后有的是机会,潇洒离去。

  (五十三)

  11月,在曾书记的牌局上,又输了不少,长期的投资总是有回报的,所以不怕。

  听说,曾书记最近在忙大龙潭水电站的项目,好几个亿的大项目,他这么劳心劳力,恐怕不是为人民服务这么简单,不过领导的事从来不好过问的。

  领导的豪情万丈是我比拟不了的,但也可以发展发展自己的小事业吧。

  (五十四)

  12月,覃的日内瓦风情计划正式敲定,但是地皮和开发权上出了些问题,迟迟批不下来,一句话就是关系没有夯实。

  覃恳请我出面,于是我把国土资源局的负责人张军约到蓝姐餐馆吃饭,酒饭过后又一起娱乐,牌局上,覃输了不少钱给他,最后还送上一个礼盒让其带走,里面有多少钱,我没问。

  之后的几天,我打了几个电话去催促,又跟曾书记侧面提过这件事,不到半个月,批文下来了。

  为表感谢,覃送了二十万给我,我又给推了回去,以后日子还长,我们就不要再分彼此了。

  也许是受曾书记影响,总是做一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我有些厌烦了,我要有自己的打算。

(文章来自网络,其原创性、文中陈述的文字和图片本站没有证实,对日记|腐败书记日|天涯论坛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厦门信息港不做任何保证和承诺。)

2010年11月14日, 6:06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