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东地产》黄春申

自从2003年之后,房价迎来了不灭的春天,之后一个新名词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作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我们的心中多少有着一些不平衡:既然人类文明了,社会进步了,我们的生活状态相对原始人为什么反倒是下降了呢?所以我们发明了“”这个名词来自嘲。
背负着“房奴”这个名字,舆论整整奋斗了7年,结果是,自嘲的仍然在自嘲,房价一点没跌,但当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即将过去的时候,中国人忽然发现,随着物价的上涨当初先买房子的百姓供房的压力不再像过去那样大了,但是物价到渐渐开始让我们抬不起头来。
十年前5元一碗的羊肉面如今卖到了15元,人不用天天吃羊肉面度日,但羊肉面是一个缩影,它代表了背后已经翻了至少三倍的粮油食品价格。随着房产新政的出台,楼市渐冷,通货膨胀一举跃为如今头号的民生话题。虽然专家依然宣称物价只是“结构性调整”,但无论有钱没钱,人们忽然意识到,我们已经被“升级”了,我们从“房奴”变成了“价奴”,对于有些人来说,还没机会买得起房子,忽然间连食物都买不起了。
这是一个可悲的事实,中国人是如此热爱买房子,宁愿花去三代人的积蓄再赌上年轻人未来30年的幸福来买房子,这其中炒房的既得利益者也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并不是因为虚荣,而是因为内心深处那种极端的“不安全感”。对于一个历史苦难的民族来说,没有什么投资比“房子”这样可以遮风挡雨实实在在的的东西,更能够让人得到安慰了。在海这样的城市,你经常可以看到50岁左右的中产阶级家庭聚餐,大家在讨论生活艰难的同时,不会忘记搭上一句“幸好当年价格便宜的时候买好了房子”。房子与其说是炫耀财富的工具,不如说是人们在社会安全保障低下时,给自己购买的定心丸,独生子女政策、社保机制不足等等所有现在这个国家中所存在的问题,几乎都为它的国民预示自己悲惨的晚年。买房养老成为城市中产阶级无奈的选择。
但如今,定心丸被“限购”了,同时物价开始飞涨了。对于中国人来说,最后一块安全的自我保障被釜底抽薪一般。手里捏一堆随时变成废纸的人民币,你对未来如何想?你原来担心的只是一个有还款期限的房价,但从现在开始你要担心的是不知何处才是底线的物价,面对这个,你赚多少钱都不够。
在一个货币价值不稳定的市场里,什么东西都是可以拿来炒的,房子你可以“限购”,但明天大米攀升的时候,你是不是还要重新印发全国统一粮票呢?猪肉攀升的时候,你是不是还要和三年饥饿时期一样,规定每人每月2两呢?当然,既然你能想出“房产税”这种主意,你必定也不会为推出“吃饭税”或者“吃肉税”这样的税种而为难吧?
也许明天开始,房价真不会再涨了,但我们依然为奴,7年一个轮回,当房地产走过这一圈的时候,面对着高额的通货膨胀,到底谁输了?我告诉你,只有他们赢了,那些制定游戏规则的人赢了,屁颠屁颠参加着这场无法退出的游戏的我们,都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