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腾一个多月的“李刚门事件”已经落幕了,而网络上对被害家属最终会被和谐,早已经预料到:中国雅虎焦点关注“李刚门系列”三问李刚门事件围观者的“您预测李刚门事件围观后的结局如何?”问卷中,参与调查的近5000名网民有高达48%的人选择了“整个事件不了了之”的选项。果然,李刚门最终结局,就成了不能说的秘密。

李刚门事件受害人代理律师张凯,在他的维博《“李刚门”撞车案结案随想》中表示:“与接案时预想是一样的,陈家终究会与李刚家私下达成协定,解聘律师,了断此事。第一天与陈晓凤的父亲见面时,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大陆知名媒体人笑蜀在微博中写道:“国内媒体闭嘴后,河北大学车祸案形势陡转,权力肆无忌惮,受难者求助无门。”他表示,“我爸是李刚”,究竟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同样是父亲,有权的可以在校园撞人案中全力保护骄横的儿子,并且在中央台哭诉博取同情;没权的只能在失去女儿后,莫可奈何的撤诉,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区副公安局长李刚的儿子,李启铭在河北大学新校区内撞到两名女生,导致一死一重伤,他在事发之后不但没有去抢救这两个人,反而口出狂言说:“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此事被网上人肉搜索,很快查出李一帆的父亲是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局副局长李刚。他的言行随即引起众怒:一个小小的区副公安局长的“”怎么能这样狂妄?!

去年爆出的“”,现在冒出的“官二代”;都是以飙车这种形式展现在人们的视线前面。2009年发生在杭州的“欺实马”事件,是“富二代”的一个代表;今年“官二代”则比“富二代”牛气得多,放出“我爸是李刚”,比“富二代”悠闲自得的在车上玩、嬉闹的景象更令人感慨。因为他们不但因掌控了国家的资源、财富而可以灭口,更有不加约束的可怕权力,使人心惊胆颤。“富二代”发生“欺实马”事件之后群情激愤,网上的反应很剧烈,因为受害者来自于浙江大学的学生,浙大也做出激烈的反应;但对这个“官二代”,河北科大学却噤若寒蝉,人们只能用一种很微妙的什么“网上造句”这种现实来表示一下愤慨。

不过,现在对于“富二代”、“官二代”,很多人一方面觉得很愤慨,但另一方面却很羡慕;他们可以花天酒地、为所欲为,坏事做绝也不会受到惩罚或追究。一部网络小说《纨袴子弟》,就描述现代的“官二代”如何在中国社会如鱼得水,点击量非常高。人们并不以这种行为为耻,而是通过小说来挖掘、来思考怎么样能达到他们那样的高度,拉起那种关系网来保护和给自己发财。这种社会现象,尤为令人担心。

世界著名的文学家狄更斯也写了一本名著叫《双城记》,讲述法国大革命前后法国巴黎与英国伦敦的社会变革。小说中,当时代表法国王室的是一个侯爵,拥有大量的财富,引起了很多民愤,但大家都噤不作声。有一天侯爵驾着非常豪华的马车,还带着大量随从招摇过市,这马车以极快的速度在路面上行驶,没有人能躲得及;在拐弯的时候马车把一个类似包裹的东西给压到了,马车颠、马长鸣,停了下来。侯爵让人去问,说是一个小孩被压死了,小孩的父亲在那儿哭……。这时几个主人公就登场,侯爵就把一个金币扔下去,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看看我的马撞坏没有。今天在中国,李启铭撞人后,车被拦下的时候,也说了一句话;令人非常震惊的是,他的话跟这个侯爵惊人一致:你看看是不是把我的车刮坏了。侯爵撞死人后给了一个金币就要走,旁边有一个人就说,“这孩子死了,你怎么能这样!”,但此话一出就就被人抓走了,周围的人就都默默地不敢作声。《双城记》里提到,男人都不敢动手,而一个织毛衣的妇女则在默默地看着侯爵。后来,就是这个织毛衣的妇女以及他的丈夫攻下巴士底狱,结束了这个侯爵的邪恶统治。

所谓的“官二代”,其实在大陆早就有了。网络时代没到来之前,大陆的高干子弟也都是惹不起的,有一些高干子弟为非作歹,人们也只能视而不见;但还是有正义感很强的人,敢与之较量。比如1980年代,上海市委第二书记胡立教的儿子胡晓阳,玩弄好几十个妇女,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就亲笔签字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司法不得不对其予以法办。

20年前,中国民间将省部级以上的官员称之为“高官”,高官子弟被称为“太子党”;其实这类人在十几亿人口中比例很小。而现在,因为物质财富的扩张,专制权力就更加“多极化”,谁占了更多的财富并拥有有一定权位,好像都可以称之为“高官”或“太子党”了。例如李启铭是保定市北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儿子,其父亲为科级官员,大概是九品官,居然就可以爆出法国侯爵才能有的狂傲。也就是说,中国社会到了一个低级别的官宦子弟都如王侯草菅人命的地步。

狄更斯描写的法国波旁王朝,当时还非常辉煌、非常强大;在民众攻克巴士底监狱之前的社会各种各样的关系,读者能非常容易地联想到今天的中国社会。而中国社会非常危险的局面,就是假丑恶可以大张旗鼓的招摇,而真善美只能压抑在看不见的角落。撞车事件,当时发生在生活区,有很多学生是目击者,可很多学生在面临记者的采访要求时都回避,说千万不要报,因为还要找工作,并担心被学校开除;有些人还明确地告诉媒体,学校已经跟他们讲了,不要讲这件事情。在中国历史上,学校对于学生来说,就跟家一样;学校的老师、校长对学生,也就像自己的子女一样。一旦学校里的学生受了伤害,学校理所当然的要挺身而出保护学生。可是这一次世人看到,两个学生一死一伤,学校要求学生不要接受采访,对学生的死伤表现出极端的冷血。原因无非是肇事者的父亲是本区公安局的副局长,正好管辖这个学校。都知道公安局对于老百姓来讲,是一手遮天的;得罪了公安局的人尤其是得罪了公安局的官,没有好果子吃。媒体也害怕公安局,因为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在“民警维权工作”的讲话中已经放言,“今后,凡是报纸歪曲事实真相攻击我市公安机关和民警的,就以单位起诉当事报社和撰稿人;如果他提及民警个人,且造成后果的,民警拿着证据到法院起诉记者,相关部门和民警所在单位要支持和协助。这就叫‘双起’,公安机关起诉报社,民警起诉记者。我们不是不懂政治,因为政治上我们没有驾驭权。但他如果把政治变成法制,这是我们的强项。如果他要把法制过程当中的问题变成案子,咱们搞了这些年案子,他行吗?搞政治我们只有一半的主动权;进入法制轨道,我们就有了全部主动权;要把这事变成案子,他就是观众了。”为了不侵犯公安局的“全部主动权”,避免被当成“黑社会”给打掉,所以媒体都一不吭声,到此为止了。

不过,即使在封建社会,这种事情也会引起朝野震动。例如清朝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也就是官官相护准备草菅两条人命而已,还未真死人,上告至朝廷,就导致了130多名包括多名省部级高官在内的官员下台。封建统治者对“人命关天”尚且非常重视,现在的统治者则是荒淫无度且荼毒百姓,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当政者,每天都在高喊“构造和谐社会”,但特权阶层滥用权力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成为整个社会不和谐的渊薮。因此,仅仅谴责“官二代”本人也是不够公平的。他们之所以长成这个样子,是因为有邪恶的土壤。反观欧美社会,却一直是在真正的和谐发展;如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虽然有政权的更替,但它都在和谐状态下进行的,官民之间没有具体的矛盾,因为人们都是在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和正常立法的状态下,在法治社会中生活。

在中国大陆,“官二代”为什么敢这样猖獗横行?根本原因,是因为这个体制允许他这样。发达的欧美国家,推进和维持和谐社会的因素,是人权、自由、平等、博爱、民主、法治这些人类所遵守的普世价值;而中国大陆的制度却与之相反,靠着暴力、谎言和经济利益,利用人类最恶、最私的东西,利用人的贪欲来进行控制社会。这样下去,中国没有前途。现在,中华民族已经面临深层次的危机。

一个社会的发展,统治者——古代是君王,现代是政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统治者往哪方面引导,民众就往哪方面走。但从中国传统文化来看,执政者要符合天道,如果不符合天道,就有老百姓要替天行道,推翻执政者。

此外,中国有俗语称:“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五代”;《孟子·离娄章句下》中也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小人之泽,亦五世而斩”。“泽”是指一个人的功名事业对后代的影响;“斩”意思是断了,无法再继承。这些话很有哲理,现时代的中国就有实例。中国大陆有“官二代”,有“富二代”,似乎还有“艺术二代”;比如邓小平家族,第二代有人为官,但第三代也就没人当官了;“富二代”的荣毅仁,他的儿子在国际信托成为“荣三代”,但至今没有听说过“荣四代”;梅兰芳的儿子梅葆玖还唱戏,他的孙子现在日本,却不会唱戏了。所以,那种希望江山永固、世袭罔替的思维,完全是一种痴人说梦。“太子党”也好、“官二代”也罢,对“五世而斩”这个中国朝代更迭逃不过的咒语,应该有深刻的觉醒。

中国社会现在的危机,透过“富二代”、“官二代”现象的折射,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中国大陆的这几代人,在当权者灌输的与历史进步潮流对立的意识形态的淫浸下,虚伪成为生存的第一法则,只讲眼前利益,人性销蚀,希望淡漠,正义难存。网络小说《纨袴子弟》之所以受到追捧,表现出老百姓在特权阶级的压榨下,已经失去对公平与公正的追求;就反过来追求不公平与非公正,“哀莫大于心死”。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人撞死了,制度使其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部分民众对公平与公正的追求,也得不到广泛的张扬。不过,这虽然反映出中国社会更深层的悲哀,反映了民众被压抑已久的无可奈何,但更可能还是爆发之前的一种默认或沉默。若民愤积累成火山爆发,突然有一天三鹿奶粉、“欺实马”那些被欺负的人群新帐旧帐一块算,就如《双城记》锁描述,社会动荡的血腥,真的就不敢想像。

最近,美国作家亚当·贝娄出版的《替裙带关系说好话》一书在网路上广为流传。不论“官二代”或“富二代”,在不同体制下成长的第二代,他们的价值观正在将他们带往不同的境地,也影响着他们国家未来的发展。

贝娄在书中写到:“王朝政治基因在专制统治长久存在、‘臣民’心态积习已深的专制国家中司空见惯,在一些已经实行民主政治的国家里,也仍然并不罕见。在美国,用人唯贤,服从的是人人平等、公平竞争的原则,而举贤不避亲所遵循的也是挑选贤能、不计出身的原则。”

美国股神巴菲特的小儿子彼得,他的新书《生活由你创造》,最近也在美国各大城市公开发行。在书中,彼得公开父亲巴菲特传授给他们子女的三条做人秘笈:自尊自信的培养、对个人梦想的追寻和拒绝被物质和财富所奴役。在这样的教育下,彼得从大学毕业后就靠自己打工来养活自己,利用空暇时间创作音乐,让他找到了人生的自尊自信。而母亲过世后留给他的钱和父亲给他的钱一千多万美元,他全数都捐给慈善机关。美国的“富二代”居然如此高尚!

在美国,也有几辈人都从政当官的现象,但不管是一代、二代或三代,要从政都是要经过民主选举的程序,儿子不可能跟着老子当官,同样,当官的老子也不能凌驾于法治之上来庇荫子孙。然而“”已经成为中国庇荫子孙的代名词。

事实上,中国的这种状况,不仅迫害了广大平民百姓,其实也是对“官二代”的一种荼毒。

因此,我们这个民族有必要从目前的状态中转变过来。但如果要恢复我们历史上的辉煌,或者还要往前进,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若不从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开始觉悟,却是没有希望的。希望,来自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比如,我们或许无权无势,甚至还贫困潦倒,但面对这种“李刚门”完美落幕、王朝政治横行的景象,就要把自己恢复到正常的思想状态,不能做《纨绔子弟》似的梦想。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我们要用自己传统文化中的优秀部分,用真正的正人和君子理念,来充实我们,鄙视社会的种种不公,拒绝所有的不公平不正义,抵制邪恶,并发出自己的声音,说出自己的话来。那么,这些“官二代”就没有市场,那些毒化人的说教,也就没有市场;中华民族的未来和每个公民的各自前途,才会无比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