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随着台湾陈水扁父妇双双被判刑入狱服刑,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一案审判终于划上句号。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召妓一案又在全台闹得沸沸扬扬。随着本案中的相关环节、细节的不断被曝光,看来陈致中召妓门事件最终会水落石出。

  从中华民族流传至今的人伦道德的角度讲,陈致中真的不该在其父母都被判刑即将入狱的状况下,还偷鸡摸狗的行欢,这样的举动确实令人厌恶。但从目前案情进展事实看,陈致中召妓显然是自掏腰包。在台湾地区,政府相关部门近日正在讨论如何将台湾“性交易”合法化,实施规范经营,定点定员定岗,似乎要为台湾的红灯业务开绿灯。一楼一凤原来是香港性工作者的一种提供色情服务的独有方式,指一个住宅单位内只允许有一名妓女经营而得名。如今台内政部门决定借鉴这一方式,让岛内“性交易合法化”。香港和澳门许多年前就已经承认了妓女的合法化,连新加坡的妓女都是有上岗证和机构注册的,庞大的大中华区也就只剩下大陆了。也只有大陆不愿意承认在星球上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的最古老、最为各国接受的职业。

  相信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自古以来娼妓都是合法的(明娼和暗娼之别)也是一个时代、地区繁华的重要特征。

  卖淫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持久最稳定的交易,它从动物时代就已经存在了,雄性动物为了取得交配权,把好不容易捕来的猎物献在雌性的面前,博得其开心一笑。那样的行为和现在拿钞票换肉体,几乎是一样的。从人类进入婚姻时代后,虽然稳定的婚姻制度给了人稳定的家庭生活,但是它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性资源从供给上是一种稀缺资源,在分配上是不平衡的,有的人凭借其优越的政治经济地位排他地占有大量的性资源,比如历朝历代的皇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皇帝如此,下必从之,那个当官的不是三妻四妾。既然性资源是供给不足的,又被有权有势的人侵占,当然会有大量的男人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取妻生子。卖淫嫖娼作为这种弱势群体的一种补充,就这样一直在人类社会存在着。再加上大陆几十年重男轻女一胎化政策形成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畸型后遗症,可以预见大陆卖淫嫖娼只能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大陆虽然坚持几十年如一日地扫黄打非,但当今社会早已成为笑贫不笑娼的时代,曾几何时“百万小姐下岭南,十万小姐下东莞”已经说明了经济发达繁华城市的黄色汹涌程度。看看前仆后继落马的贪官们,哪一个不是包养情妇,哪一个不是“生活糜烂”。哪一个不是吃喝嫖赌全报销?更让人惊叹的是贪官污吏们不少因为情妇太多,因经济、生理问题摆不平而导致众多情妇们自相内讧,致使贪官落马的概率在逐年加大。情妇举报一直是大陆反贪部门重要的破案线索来源。几十年如一日的扫黄打非竟然出现这样普遍存在的事实,实在是对大陆乐此不疲地“扫黄”运动极为讽刺的生动写照。

  陈致中如果确实是自掏腰包召妓,如果不是正值其父母多事之秋,原本不值得大惊小怪。自费的举动更是让“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烟酒基本靠送,住房基本靠贡。”大陆的贪官污吏们自相形秽。在西方国家,因“拉链门”事件引咎辞职已经成为惯例,就是在港台,因裤腰带系不紧而下台也已经是官场常态。而在大陆几十年坚持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康庄大道上,多少贪官污吏正在一边高喊“中国特色”,一边争相明包暗养寻欢作乐,而且是吃喝嫖赌全报销。众多前仆后继的贪官污吏们生逢这样的特色盛世,实在是封建世袭制的再现。两相对照,大陆和台湾,宪政民主制度化的优劣还用争辩吗?

  可以想见,台湾的卖淫合法化出现在大陆居民自由行的关键时节,对中国居民的诱惑是可想而知的,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去台湾寻欢作乐和去澳门醉生梦死赌钱就成了中国上流社会生活的一种新的方式。到那个时候,大陆的钱可能就会源源不断地流向台湾,大陆的娼妓也会流向那里,中国服务业萎缩和台湾服务业的火爆就会成为必然。   


 


寿险高级顾问:王晓燕


保险营销员编号:000443049

手机:
13916746686

电话:
021-65305235

Email: [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市陕西北路66号506室
伟业二处

 



擅长为客人量身定制各种不同的保险产品。用心做到让客人花最少的钱得到最大的利益保障。

帮助客人选择最合适的保险产品,决不为了自己的利益提成而故意选择高价的保险产品。

我的原则:只卖对的,不卖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