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与价值

2010-11-22

“中国人只讲利益,没有价值观”;“钱不是万能的”;“不能只注重经济效率,人民的幸福比效率重要”;“为了社会的整体利益而牺牲一些个人 利益是应该的”……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似乎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笔者撰写本文,就是要说明利益与价值、效率与幸福之间并不是不相干或者彼此矛盾的,而是像 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一样不可分割。

1.大卫•休谟说得好:“虽说人在很大程度上受着利益的支配,但即使是利益本身乃至所有的人类事务,实际上还须受到观念或意见的完全支 配。”换句话说,正是我们的价值观决定了什么是我们的利益。利益就是我们想要的东西,是我们希望实现的目标;而我们想要什么,希望实现什么目标,这是由我 们的价值观决定的,利益不能脱离价值观而独立存在。每个人的利益是不同的,俗话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一个人的美酒佳肴就是另一个人的穿肠毒药”。 追求吃好穿好、家庭幸福是一种利益,追求事业成功是一种利益,追求为他人服务是一种利益,追求真理或美也是一种利益,这些利益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价值观的不 同。

2.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金钱本身不是利益,而是实现各种利益的手段。约翰•洛克认为,财产是人们实现各自目标、追求幸福的必不可少的 手段。金钱更是如此,我们积累金钱是为了获得其他东西,极少有人把获得金钱本身当作一种目标,金钱只是一种便于我们实现其他种种目标的工具而已。追求金钱 并不等于自私自利:哪怕你以帮助他人为己任,拥有金钱也会有助于你实现这个目标。

3.同样,经济效率也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市场经济的效率就是每个人追求各自目标的效率。无论你的目标是什么,经济效率高都会有助于你实现自己的目标,追求自己的幸福(除非你的目标是杀人、抢劫、盗窃等等)。经济效率并不是幸福不相干的东西。

4. 最后,让我们来谈谈功利主义。功利主义以“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为最高价值和公共政策的终极目标。功利主义最常遇到的难题是:如果折磨一个无辜的人带来 的乐趣要大于这个人所受到的痛苦,那么折磨这个人是不是应该的?但笔者认为功利主义的最大问题在于,功利主义认为幸福是可以客观地衡量和计算的,而不是一 种由每个人的价值观决定的主观事物。如果我们认为幸福是主观的,无法客观量化,无法进行加总计算,也无法把一个人的幸福和另一个人的幸福进行客观比较,因 此每个人的幸福只能由他自己来决定,那么公共政策的目标就只能是尽可能保证每个人都能够不受他人强制、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幸福。每个人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能够导致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这就是亚当•斯密所阐述的市场经济的原理。只有我们认为幸福是可以量化、可以加总、也可以在不同人之间进行客观比较的,我们才 会遇到“损害个人的较小利益来实现社会的较大利益”之类的问题。笔者认为,由于价值观的多样性,试图用客观标准来对幸福加以衡量,充其量只能采取一种简化 的做法,用一部分价值来衡量所有的价值,用一部分幸福来衡量所有的幸福。所以对幸福进行客观衡量,必然要对幸福造成歪曲,而这种歪曲往往反映的是政策制定 者的价值观。因此,任何为了“社会的整体利益”而干涉个人自由的公共政策,都只不过是政策制定者牺牲自己认为不重要的目标来实现自己认为重要的目标而已, 并不能增加社会的总体幸福程度。

在此基础上我们来谈谈前面提到的“如果折磨一个无辜的人带来的乐趣要大于这个人所受到的痛苦,那么折磨这 个人是不是应该的”这个问题。从市场经济的角度出发,这完全不是问题:如果A的行动给B造成的痛苦小于自己从中得到的快乐,那么A和B可以达成双方自愿的 协议,由A对B进行经济补偿,只要这种补偿大于B所受到的痛苦但是小于A得到的快乐,那么两个人都是获益的。只有政府通过公共政策来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 给一部分人造成痛苦,才是应该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