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文明的坐标中寻找自己的方向 许锡良 昨天,我在刘铁芳先生的博客上读到铁芳与他在美国的朋友的网络对话中,看到一个“普世价值陷阱”的问题,从美国朋友那里得到的信息说美国人在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基本上是幸灾乐祸式地看热闹,表现得毫无人性。因此,所谓“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博爱”这些所谓的“普世价值”可能只是一个用来迷惑我们的陷阱。我尊重在美国求学、生活的中国人的切实感受,也许这个朋友在美国的感受是有根据的。但是,个人的视野与体验毕竟是有一些局限性的。且不说一个人能够遇到的人与事,在一定的时间里是很有限的,人在观察事物的时候总是喜欢带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