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绿野

中国

刘晓波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同名的中国民众造成了困扰,名叫“刘霞”的中国民众也经历了发送简讯的不便。

10月8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那一天,有一位青年朋友指着手机对我说:从今天开始凡是有“”几个的字的短信都将发不出去,绝对是“敏感词”,绝对封杀。

当时,我不太相信。为了证实,我就往他的手机发了“刘晓波”三个字,拿过他的手机,等了几分钟,确实是没有收到,被屏蔽了。

但是,我还是不相信中共当局会如此不自信!?于是,我继续往他手机发“刘晓波”几个的字的短信,在一个小时内发了10条,结果一条也没有收到。

光怪陆离

本来故事到这里就应当结束了。然而,三天后,我又遇到一件更离奇的事:我一位姓李朋友要找我另一位朋友“杨晓波”帮忙办点事。

由于他们之间是不认识的,我就先与“杨晓波”通了电话,征得他的同意后,就把“杨晓波”的姓名和联系电话等一起用手机短信发给李先生。

但是,半天后,李先生来电说没有收到我的手机短信。于是我又赶紧再重发了5次给他。然而,十几分钟后,他又来电话说没有收到我的任何手机短信。

没有办法,我只能用电话口述并请他记录。

“株连无辜”

对此事,我没有想到与“刘晓波”有什么关系;我仅仅对电信公司的服务质量极为不满意而已。因此,我马上打电话投诉。

接电话的一个电信部门负责人表示:同一道短信,连续发了6次还没有收到,这样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除了手机在没有信号的地方以外。

接着,他又问我能否把短信的内容告诉他。我一肚子气地照读如下:“杨晓波,电话……,地址:……”这时,他马上告诉我:可能是你的短信牵涉到“敏感词”。

我当即反驳他我的短信根本没有任何“敏感词”。谁知说他比我更清楚,“晓波”两个字“可能是敏感词”。

我当时就痛责他们电信公司简直是株连无辜!他赶紧说:不关公司事,是“应当是高层的指示”。

同名困扰

由于我对以上株连无辜的事情感到愤愤不平,我就把它讲给许多朋友听。两天后,我把它讲给一位北京的老朋友听。

谁知道,他听完后表示毫不奇怪,他说他老婆身上发生的故事来得更荒诞:他的老婆叫“刘霞”。

自从10月8日以来,凡是给他老婆发短信者,只要写上“刘霞”两个字的,就绝对收不到。

我很费解地问他:“刘霞”又为什么成为“敏感词”呢?他回答:“刘晓波”的老婆也叫“刘霞”,你不知道吗?其实我并非不知道“刘晓波”的老婆也叫“刘霞”,而是我不明白其他人的老婆难道就不能叫“刘霞”吗?

对以上的荒唐故事,我真不知道如何解释啊!也许唯一的解释,就是中共当局已经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状态!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你的意见反馈:

你的联络资料:
姓名:

国家、城鎮:

电邮地址: *

电话:

你的信息:
你的信息
*

总字数不超过300字:0

免责声明

我愿意让网络制作人员与我联络


请看原文:
大家谈中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