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父赵连海获刑两年半,这是北京大兴法院今天的杰作,是现实中国司法公道的写照。

    赵连海坐牢,不因为他有令人恼火的标签,比如“结石宝宝”,而是因为他狗胆包天,跑北京市公安局门前滋事。让他犯病的热点新闻是什么,寻的什么衅滋了哪门子事,报道里说是聚源宾馆徐建强奸了访民李蕊蕊。赵连海的倒霉,跟质监总局民政部卫生部中央电视台三鹿奶粉,跟蒙牛伊利和光明等掺了毒的大品牌乳品都无关。清贫如赵连海者,显然不曾领略天上人间的奢华,不知道就连这么个销魂所在,都被上任的新官给祭了旗,所以才猪油蒙了心。
    徐建强奸李蕊蕊,那是关门捉鸡公然强奸,没藏着掖着,谁让蕊蕊落在他手里了呢?但聚源宾馆的大门是锁着的,他没在大马路上干坏事,徐建是维稳专班高手,代表国家强奸李蕊蕊的呢?所以,聚源宾馆的事轮不着你赵连海,轮不着你跑大街上说,何况是公安局门口。你不知道公益律师郭建梅和她的同事们,就为李姑娘的冤屈恨不得累吐血,不还是有人罩得住徐建让他只蹲八年赔两千多块吗?安元鼎照样在广州亚运会服务,反倒是郭建梅的妇女中心,被北大法学院给强拆。

    赵连海这个反面教材足够分量,他启迪了广大人民,包括但不限于“结石宝宝”家庭:任何时候都必须依靠党和政府,留神脚下别站在它对立面,别再向党和政府寻衅,更别到公安局门口滋事。大兴法院告诉我们,代表革命的强奸犯罪,比反革命的寻衅滋事,社会危害性要小得多得多;活人不能让尿憋死,维稳壮汉如徐建之流,作为稳定大局的钢铁长城,是不穿橄榄绿的锦衣卫,得身心愉悦不能让力比多憋死;代表国家哪怕在马路上,徐建憋急了强奸谁都行。

    我无话可说,只好反躬自省,顶多问问王胜俊,再告诉自己:这个共和国的旗帜上,既有处女访民李蕊蕊血染的风采,更涂满了维稳鹰犬强奸犯徐建污秽的精液。

    2010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