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崛起了,中国的网络审查功力更达大师级,世界闻名的“万里火墙城”,政府不爱听到的字眼,统统从国内网络消失“”掉,现在更成为东南亚多国仿效的“榜样”。

东南亚逾6亿人口,网民估计有1.23亿,网民畅所欲言和交流,被政府视为威胁。越南、柬埔寨、缅甸、泰国和菲律宾,都学中国封杀批评政府的国际网站和消灭网上异见人士的声音。

有博客指越南等国建立强力防火墙的能力,正要追上中国了。此外,据美中经济暨安全审查委员会的年度报告草稿指,中国已有能力拦截美国网络资料。

今年4月,中国电信集团对美国和外国网络服务器下指令,向中国的服务器绕送网络讯息,这个持续18分钟的绕送过程,窃取了美军、参议院和国防部长办公室的网络讯息。但中国驻美大使王保东加以否认。

越南搞政府版facebook

像中国那样,用防火墙封杀政治敏感的网站,又重判四名张贴反政府文章博客入狱16年。被禁的越南改革党的网站,不只被封杀,上月更遭黑客袭击。河内当局也视facebook为颠覆政权工具而禁制,只准民众上政府自己搞的社交网站go.vn,功能和facebook一样,可更新状况、张贴照片、收发讯息、看新闻和政府宣传文章,可以玩政府核准的游戏,像打仗对抗全球资本主义扩张。不过想跟当局做“朋友”,要用全名和身份证号码登记。“A货 facebook” 网站5月推出试用版,完全版预计年底前推出,政府声称预期五年内有一半国民,即4,000万人加入。不过民众眼看网上异见人士的下场,都不想用真身份上网被政府监控,网站推出5个月以来,只有几千人加入。

缅甸有动乱即禁上网

缅甸人上网率只有0.2%,军政府没放松箝制,所有.mm缅甸网站和电邮地址,都受到严密监控,国际网站全被封杀。不过仰光网吧的网民,都精通翻墙技术,用代理服务器绕过防火墙,接触被禁网站。军政府斗法斗不过网民,于是每逢国内出现危机,就索性关闭整个互联网,不让坏消息外传,2007年“袈裟革命 ”期间,当地一度完全不能上网是最佳例子。缅甸下月将举行20年来首次选举,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姬(AungSanSuuKyi)传之后一周将获释,又进入多事之秋。届时军政府重施故技再关闭互联网,绝不出奇。

泰国网民留言株连主编

泰国的新闻自由度过去在亚洲相对较高,近年却不断开倒车,现有逾10万网站被封杀,网警专门监察网上言论。古老的欺君罪加上电脑刑事罪行法律,是泰国网民的紧箍咒。当地英文新闻网站Prachatai.com的主编七拉努(ChiranuchPremchiaporn),就因被网上留言株连而面临判监 70 年。该网站早前访问一名在戏院播国歌时拒站立而被控的男子,200个读者留言中有5个被指辱及王室,七拉努因而蒙罪,纵使留言被她删掉,警方却指留言展示时间“比适当为之长”,照样起诉,现在她正保释候审。

柬埔寨全国网站受监控

柬埔寨早脱离赤柬统治,不过政治强人首相洪森(HunSen)对互联网力量绝不轻视,政府要国营电话公司包办国内唯一互联网交换中心,把国内所有网上活动置于监视下,官员称监察网站是为过滤色情内容,反对者却指政府乘机封杀批评政府的网站。当地女博客库尼娜.乔称,主流传媒受到严密管制,网志让她可自由撰写主流传媒不报道的问题,尤其是妇女和儿童权利问题,但这言论自由空间,却受到政府加强监控互联网的计划威胁。她指当地已有几名博客因言论入狱。她表示,网络审查的趋势像骨牌效应那样席卷区内,令人忧虑。

菲律宾禁绝色情变相审查

菲律宾也暗中收紧网络自由,国会审议中的网络罪行法案,禁止所有淫亵不雅内容。众议员兼知名博客帕拉蒂诺(RaymondPalatino)批评: “那些法律条文故意写得空泛含糊,任何颠覆性内容都可引用这法律来禁制。”他表示,东南亚政府除了有针对政治异见者的直接审查,更有趋势以反黄为名、曲线搞网络审查:“各国政府都以审查色情内容为借口,令公众较容易接受审查。”他又警告:“如果我们不捍衞现有的自由,互联网终有一天会被这些政府利用来自肥。他们正在学习如何防止民众用互联网批评政府。”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落木忘言 http://lmwy.info/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