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经纪人被骗后曝 娱乐圈骗财骗色招数大揭秘

  “想演我的戏吗?咱们床上见吧!”这是关于娱乐圈“潜规则”中一句彼此心照不宣的话。问题是,上了床就真的能拿到角色吗?近日,一名带着高艺菲、郑好、王曼尼等妙龄女星的经纪人静水找到了本报记者,怒斥一名“收了‘人情’不办事”的假导演,个中情节曲折离奇。

  无独有偶,就在这几天,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名几年前“收了钱不办事”的假电视人,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则审理了一群假星探。这伙人披上马甲混迹娱乐圈,骗吃骗喝、骗财骗色,手段之高超让人感叹:“娱乐圈骗子出没,请小心!”

  马甲:

  导演

  韩寒新作《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里,一个“制片人”忽悠艺校女生:“你知道娄烨吧,他有南北中三部曲,我决定保你演。”于是,女生和制片相约床上。有人问制片:“没这片子,你如何跟女生交代?”制片淡定一笑:“我就说上级不让拍就成了,反正政府也不差多背一个黑锅。这种女孩子,吃亏了也不会吭声的。”如今,韩寒书中的一幕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再现,不同是,那位“险些吃亏”的女孩子,选择了“吭声”。

  目标 想红未红的女艺人

  静水透露,此次的受骗者,是他旗下的三名女艺人,高艺菲、郑好、王曼尼。三个妙龄女子均20出头,不算大明星,但拍过MV、上过杂志封面、当过电视剧配角。正处于“想红”却“未红”阶段,属于“不知名导演”们的首选猎艳对象。

  骗术

  搭名人,狐假虎威

  静水告诉记者,骗子叫“钟骏”,自称《少年十三鹰》剧组副导演。虽然初次见面艺人们就觉得钟骏说话“不靠谱”,但钟骏的忽悠技巧实属一流,跟名人攀亲附戚的能力更是空前绝后:“他自称周迅是他老乡,和他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吃饭;还自称实力很强,制片人和导演都是他一手安排,若他们不合作,他可以随时让他们走人!”静水称,此男随后提出诸多要求,“他说,制片人和导演都是他来安排,自然演员也是他说了算,只要演员陪他上床,安排角色完全没问题。我当时什么也没说,就推托说问一下演员呗。没想到,他趁我不在时,要了几个女演员电话,之后就一一打电话说要求上床。”

  找黑帮,威胁恐吓

  钟骏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将郑好忽悠动心,郑好主动表示自己很想上这个戏,并花钱给他安排了小姐,“给他安排小姐后,当时他说要回横店去拿合同,回来就跟郑好签约。结果几天后,迟迟未见合同,我们就有所察觉。”接着,先是郑好催促对方签合同,结果对方冷嘲热讽,说什么“女人来我这里陪吃饭的多的是,我一间酒店都住不下”;然后又轮到静水前去质问,“你既然不能安排,为何接受演员‘人情’?”对方淡定回答:“那是她自愿的,跟我无关。”

  意识到自己上当后,静水开始着手调查钟骏的真实身份,结果令人沮丧———此男根本不是什么副导演,而是浙江横店的群众演员,到北京后一直行骗,臭名昭著……就在静水选择在博客、经纪人群里大举曝光此人之际,钟骏也四处召集“黑道朋友”,并在内部群里威胁恐吓:“谁能砍他我给谁多少钱,价钱自己和我谈!”“××的,我不搞他,我跟他姓,别让我在北京看见他!”

  支招 及时勇敢“说出来”

  “在这里提醒大家,千万不要上这个骗子的当了。”静水无奈呼吁。而三个月前,北京同样有一名穿上“电影《香港爱情》导演组”马甲的假导演孙朝辉,让9名女星被骗财骗色。然而,除了一名姓贺的女演员报案外,其他被害人无一主动报案。审理此案的检察官呼吁,希望受害人能够及时向警方报案:“演艺圈中不乏从群众演员成长起来的草根明星,她们极度渴望成名。而嫌疑人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冒充导演,博取被害人的好感和信任,再伺机行骗……不能因为自己的明星梦而疏忽大意,丧失判断力。”

  马甲:

  星探

  近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结了一起诈骗案,以诈骗罪分别判处五名被告人九个月至四年九个月不等刑期。这群骗子打着招聘广告模特的幌子,冒充“星探”诈骗钱财。

  目标 想出名的平民女孩

  “星探”们用假名注册成立“江阴市美亚广告艺术摄影有限公司”,专门请人上街物色女性,以公司招聘平面模特为由,将女孩骗到办公地点。受骗女孩多为想进入娱乐圈却苦于没有门路的平民女孩,长相端正,年轻貌美。

  骗术 成立公司,许下回报

  在外观上,骗子们按照正规“星探”公司模式运作,并用假名注册成立公司。将女孩们忽悠到办公地点之后,通过交谈、拍摄、签约等环节,为女孩们描绘出美好前景的画卷。同时,骗子许诺拍摄平面广告能获得巨额回报,先支付小额报酬为诱饵,使被害人陷于谎言中而不知觉,无意间被骗取摄影费、演艺策划活动费、杂志刊登费。这类骗子往往使用假名,行骗一个月就撤离。

  支招 别信“天上掉馅饼”

  警方告诫众多想进娱乐圈的女生,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类骗子往往以蝇头小利及弥天大谎诱人上当。而骗子行骗成功正是充分利用了人们的某些弱势心理,例如人性的私心、贪婪、图小便宜、缺乏警惕性等等。试想,每年演艺学院毕业那么多女生,个个都是读了几年艺校,且外形出类拔萃,为何这么好的事能轻易落在你头上?”

  马甲:

  电视人

  前日,被控冒充中石化处长诈骗471万余元的冯燕宾再次走上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这个冯燕宾就是当年假冒央视体育部主任,冒充著名节目制作人、导演郎昆,并成功诈骗文化圈若干名人的大骗子。

  目标 年过半百的老前辈

  那次诈骗案中,最终被司法机关确认的被害人是———著名音乐家金铁霖及其夫人、著名作家苏叔阳、著名表演艺术家周正、著名画家韩美林及其夫人、著名导演严寄洲,都是年过半百的文艺界前辈。

  骗术 模仿声音,索要财物

  47岁的冯燕宾是海淀区无业人员,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他,诈骗经历可谓传奇。他先是冒充中央电视台体育部主任马国力,在3年的时间内诈骗40多位体育界大牌教练和裁判总计10万元。

  出狱仅4个月后,他又冒充央视文艺中心戏曲音乐部主任郎昆,谎称央视举办有奖活动并赠送电脑,诈骗金铁霖等多位文艺界名人。“我不认识郎昆,也没有见过郎昆本人。”冯燕宾在法庭上说。此男通过114查到被害人单位电话,再以作家协会的名义索要被害人的私人电话。接着冯燕宾冒充郎昆,打电话邀请受骗者作为嘉宾参加其虚构的中央电视台与联想集团联合举办的庆典活动,以向嘉宾赠送电脑需要交付部分税费为名,对这些名人进行诈骗。

  支招 别怕麻烦“去核实”

  事后,警方表示“掉以轻心”并不是普通百姓的“专利”:“如果做到稍微谨慎一点,也不至于那么轻易上当受骗。比方说,他冒充央视导演郎昆的声音,即便模仿得再像,也会多少有点小破绽,再者说,为什么就不打个电话向央视部门咨询核实一下呢?”

  圈中人说“骗”与“被骗”

  “我有时都想说自己是推销员或是工人,也不愿说自己是娱乐圈的人。一些小女孩只要一听到对方是导演是监制就失去了理智。这个圈子实在是太乱了,骗子太多了。奉劝想进娱乐圈的最好不要进,起码我觉得现在不合适。”

  ———宁静

  “前两天,还有个小孩问我,‘姐姐,我要是跟人睡了也出不来,那怎么办呀?’天哪,她们已经在潜意识里觉得这是正常的事了,觉得如果不送钱不和人上床,就一定出不来,这挺可怕的。”
——颜丹晨

  “只要是美女,一进演艺圈马上就能尝到甜头,愿意给你机会的人突然如垃圾般飞来,并且全是男的。”———黄安

  “从选秀的评委舞台上退下来,我休息了两年。很多人怕说错话得罪人,我不怕!在这个圈子里面,人才是多,骗子也多!选出那么多都是小孩啊,羽毛都没有长好,就要面对残酷的现实,多可怜啊!”

  ———柯以敏

2010年11月20日, 4:4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