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补贴与妓女罚款

                                 
富豪补贴与妓女罚款

 

       
             
卢麒元

 

笔者提出税改而非政改,很多人并不认同。笔者的这一观点,凝聚了我们这一代人痛苦的思考。这不仅仅是一个主次问题、次序问题、路径问题,这是一个真假问题。

很多年轻人未必真正了解政改的含义。政改表面上是政治权利的再分配,而本质上仍然是经济权利的再分配。国家经济权利的再分配,核心在财政。财政的焦点在税政。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反腐败唯一的出路也在税政。税政清明则政治清明。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可以说,税改是政改的一个子集。税改本身就属于政改。全世界成功的政治体制改革,无一不是从税改入手。英国的光荣革命,法国的大革命,美国的独立战争,全部是因税改而起,并且都是以税改完成而终结。没有税改的政改,不过是沐猴而冠。拉美和东南亚的政治实践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道理并不复杂:人权最现实的表达就是劳动收入权和财产持有权。而公平税赋正是对两权的最终法律认证。

为什么有些人怕税改而不怕政改?因为,税改的第一件事,就是证明你收入的合法性和财产的合法性。它将使所有不道德和不合法行为大白于天下。而政改,通常是一种混乱的换主游戏,这往往成为既得利益者的道德焰火,它根本无助于改变普通国民的悲惨命运。五彩斑斓的焰火,根本无法代替太阳;五彩斑斓之后,夜色将更加昏暗。所以,幼稚的民族才会折腾政改,而绝不愿意触动税改。

中国的税政荒唐到了何种程度?举两个现实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就是富豪补贴。当然,他们会说那不是补贴,而是奖励。这真的很搞笑,奖励富豪岂不是更加荒唐吗?我们只问一句话,那是不是纳税人的钱?谁给你的权力,用穷人的纳税,去奖励富豪的?富豪补贴虽然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但绝非个案。类似的各种逆向转移支付行为,遍布两级政府的财政收支。

第二个例子,就是妓女罚款。新领导上任,一说整顿社会秩序,就会立即拿妓女开刀。数以百万计的人,当然无法关起来。所以,罚款。妓女收入是一种事实上的“血泪财政”。她们用自己的尊严和身体,代替政府财政部门,实现了富裕人群向贫困人群的财政转移支付。她们在履行本应由政府履行的税收职能。

这两个例子很极端。抢穷人的钱;给富豪送钱。这就是某经济特区的“德政”。

很难想象,这个特区如果进行了政改,会不会抢富豪的钱,会不会给穷人送钱。听上去,这不太像是他们津津乐道的政改。老实说,这属于社会主义革命。难道是他们会在经济特区搞一次社会主义革命吗?

税政之上是财政,财政之上是国家机器。这就是政治经济学。不改最下面的,要改最上面的。不解决身体的内在问题,而不停的在表情上下功夫。这是不是显得有一点儿假?

大政治家懂得,风起于青萍之末。大政治家明白细微之处见精神。

所谓调整经济结构,所谓转变发展方式,所有的允诺都必然涉及税政。敢动税政者,才是真正有勇气政改的政治家。税政不改,一切都不过是在忽悠。

税改改什么?一句话:由单纯的劳动赋税,转向劳动与资本赋税并重。也就是由单纯的向穷人征税,转向向穷人和富人共同征税。请注意,公平税赋,乃是人类文明的最基本的特征。当然,也是建立和谐社会的最基本的前提条件。

在公平税赋无法实现的特殊历史时期,奉劝大家先不要提政改,先去试一试推动税改吧。

税改是政改的试金石。税改的前提是收入与财产的公开与透明。登山的准备都没有,却大话西游,说什么要去登天?这是不是太侮辱中国老百姓的智慧了!

当然了,不搞税改也可以。凡事总应该有一个底线。最低限度,不要再抢穷人的钱了,不要再给富豪送钱了。

不知道,这个最低限度,算不算是“包容性增长”?

 

2010年11月2日, 9:38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