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在芮成钢身上发生的,早就发生了中国外交部官员身上了,不过是从一个相反的方面。中国外交部近年来确立了一个反问记者的”中国特色”,新闻发言人为了堵住别人的嘴甚至可以问别人成家了没有,有没有小孩。外交部前部长,被称为”外交红卫兵”的李肇星对被他认为”不怀好意”的记者的”反击”甚至不止是反问,而是厉声喝斥,这都是广为人知的。

作者:寒山
2010-11-18

中央电视台记者芮成钢最近的”代表门”事件继续发酵,引来嘘声一片,连国内报刊都说”这是一起用国内意识形态话语应对国际公共场合的典型案例”。芮成钢在国际记者会场合抢夺韩国记者的发言机会,向外国领导人咄咄逼问抽像的政治问题,明显是要自己出风头而不是想获得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对芮成钢的嘘声,多半源自对他自称”代表亚洲”的不满。芮确实有强烈的”代表欲”,也早有自称代表中国和世界的前科。在中国当前民意越来越强烈的时候,自称”代表”是很容易引起民愤的,更不用说被一个毛头小记者”代表”了。

但是我想指出的是,芮成钢事件真正的含义还不在他的具体言论,而是他的行为。除了义愤填膺的中国网民的借题发泄,亚洲和世界上都不会有人和芮成钢的言论去计较。韩国,印度,,菲律宾,马来西亚等等等等,都不会向中国外交部递照会,抗议自己莫名其妙地被中国人代表了一回。

这些国家不会和芮成钢这样的中国人一般见识。

但他们会这件事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芮成钢行为的实质是在国际公共场合破坏规矩,一意孤行,不把外国同行放在眼里,对外国领导人缺乏起码的尊重,置职业规范于不顾,一心只要自己出风头,而这个个人的风头又是打著”亚洲”的大旗,似乎是”替天行道”,其实是虚张声势,再以势压人。

这就是今天中国让很多近邻和远交担心的东西。别人并不太在意你某时某刻说的某句话,再刺耳的话也不过是语言而已;问题是你说这话的方式更让人反感。芮成钢的抢话筒,逼奥巴马,问和记者会的主题无关的问题,无一不是对那个特定的国际场合的公认准则的破坏。芮成钢的表现已经完全超出了一个记者的职业范围, 这很可能也正是他的目的。在那个场合,他完全是以一种”力量”的身份出现的。所谓”亚洲”不过是”中国”的代名词而已。正是他背后这个”力量”给予了他藐视公认准则的狂妄。

实际上,在芮成钢身上发生的,早就发生了中国外交部官员身上了,不过是从一个相反的方面。中国外交部近年来确立了一个反问记者的”中国特色”,新闻发言人为了堵住别人的嘴甚至可以问别人成家了没有,有没有小孩。外交部前部长,被称为”外交红卫兵”的李肇星对被他认为”不怀好意”的记者的”反击”甚至不止是反问,而是厉声喝斥,这都是广为人知的。

记者招待会的国际通例是记者问官员答。记者的问题当然不都是令人愉快的,但那是记者在那个特定处境下的权利;官员不高兴可以不回答或者顾左右而言他,这也是官员的权利,但反过来质问记者,而且是连珠炮般的发问,形成了习惯,那就破坏了记者招待会的基本规则。但中国外交部和官方媒体却为此而洋洋自得,好像只有他们才会耍嘴皮, 才不被记者牵著鼻子走,外国的政要和官员都是傻瓜。实际上,他们完全不懂什么叫记者招待会。

外交是内政的反映。在中国国内,气焰嚣张的党政官员对记者的反问甚至威胁近年来也成为和谐社会的一道风景线。所幸的是,至今为止中国外交官还没有把赤裸裸地威胁记者这个中国特色也带到世界上去,尽管李肇星曾经对一些港台记者厉声喝问:你是哪里的?

从反问记者到抢话筒,中国外交官和记者对国际规则的藐视和践踏让世界看到了一个崛起的强权对国际社会的傲慢。在这种傲慢的背后其实是野蛮,是一些野蛮的中国人在对文明的世界说不。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