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基层公务员那里得知,他喜欢读报纸,尤其喜欢读《》。

如果不假思索,一定会把喜欢读《人民日报》的人诊断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但我不喜欢这样简单地把人标签化。

事实上,当代中国的政治统治是一套精巧的体系,它吸纳了苏东垮台的教训,又吸收了资本主义最原始、最有效率的动能。不再靠信仰凝聚大众,而是用利益驱使众生。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现在的《人民日报》与曾经当过政治风向标、大喇叭的当年那份威权报纸已有很大不同。它更综合,也更现代了,甚至能选择性地披露一些真相。

麦克白第一次看到女巫时,曾经惊讶地问:Does devil speak truth? 答案是yes,只要获得更大的利益,暗黑也会用光明来装扮自己。

另一方面,统治者从来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之间的斗争,虽然不像拆迁队与钉子户那样电光石火,但也暗潮汹涌。《人民日报》也是一块各种势力角力的擂台而已。所以,它会有不同的声音,统治者内部各派势力都能各取所需。

这倒是从一个狭小的层面印证了西方媒体发展规律,为什么西媒一直强调客观均衡报道?乃是为了尽可能地吸引最大公约数的读者和广告商,从而谋取利益,而只有客观才能做到各方势力都不得罪。在统治者营造的“楚门的世界”里,《人民日报》也可以算是“客观”的,因为它不但照顾到了各方的面子,还报道了一些各方面需要的真相。

经常在网络上看到有人为人民网、新华网刊出一些敏感的稿子而欢呼。这真是十足的误会与意淫。虽然统治者依旧主要依靠这些媒体传布自己的声音,但另一方面也已把他们放养进市场。这些党网国媒,偶尔发出一点迎合民众的声音,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只不过为了在市场上立足,积累为党国说话的资本。

假如你是中宣部的头,要选一个为党国说话的人,你是选伍皓呢,还是选一个异议者?要是我,肯定选后者。因为异议者平常的批评,不会带来真正的危险,而他们关键时刻的得力言论,才有可能为党国扭转困局。杭州曾有一个长官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道尽了这件事的本质:“小骂大帮忙”。

回到这位公务员本身,我认为,他喜欢读《人民日报》这件事是值得鼓励的,与地方党报比起来,中央级党报陈腐媚官的内容反而少些。如果你不幸拿到一份县级党报,看到县委书记亲切接见、重要批示,你会深刻地理解一个成语叫沐猴而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