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肚皮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艾未未, 社会主义, 时评

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个问题,我们来看看《葵花籽》所涉及的一系列数字:此次展览,在泰特现代美术馆涡轮馆一千多平米的展厅里,地面上铺满了一亿颗葵花籽,其重量超过150吨。这些葵花籽的制作从5、6年前开始筹备,是景德镇1600名熟练工人历时2年多制作完成,每一颗都要经过30多道工序,纯手工制作。是艾未未的又一震撼人心的大型装置作品。

艾试图在这个作品中重申个人主义,从而完成对集体主义(他将这种传统追溯都毛时代)的批判或超越,然而他却采用了当代中国最流行的美学语言。这种语言我们在张艺谋的那场臭名昭著的开幕式中何曾熟悉,越过边境线我们在邻国的阿里郎中能找到他的身影。时间往前追溯,30,40年代,纳粹德国的奥林匹克的纪录片算是这种语言的开山怪。这种语言方式追求崇高,壮丽,宏大叙事。关键字是人海战术,规模效应。

形式决定内容,当你完全用对象的语言方式怎样完成对对象的批判,这种批判本身就是迂回的对批判对象的再肯定。不能说这种批判没有力量,但是你越有力,不正证明了对象语言的胜利。最后,甚至你变成了对象自身。艾未未的作品《葵花籽》就陷入了这样的怪圈。不要在乎说了什么,重要是怎么说。媒介决定信息。在这一点上,艾的作品是失败的。

即使退一步,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我们去看看艾在这个作品中试图表达的。在上文中,我们已经简单的提到,我并不决定在此推翻那个结论。在这里我们将着力点聚焦如此,给一个详细的解读和分析。我们尽量去从他的语言中还原他的想法,而不是一种臆测。我不希望在我完成这种批判后,人们只是告诉我这仅仅是我自己的想法。我试图把我的所言说的建立在一个坚实的基础上。

“毛主席被比作太阳,而广大人民则被比作葵花,朝向太阳,以显示其革命忠诚。”葵花籽作为毛时代一种回响,再加上每一粒葵花籽形态各异,还有材质陶瓷,以及手工制作,其象征意义呼之而出。艾未未在采访中一再强调: 政治艺术家的特征就是面对任何强权,坚持强烈的个人主义。都是正确的话,或者在另一个意义上说政治正确的话,正确到一点风险都没有,可是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

如果实在是要武断的下个结论的话:在臭名昭著的某某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下,个体作为异的存在依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抵抗着意识形态的同化,在这里寄托了创作者的一种希冀,同时也是一种耀武扬威似的反讽。问题就出现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代依然执着于对某某意识形态的批判是无用功,是将子弹打在空靶上。其实早就没有人相信了,所谓五毛,如果真的相信,跟五毛扯什么关系呢。依然大张旗鼓的对意识形态进行批判,不是脑袋秀逗,就是投机取巧。毕竟在国际上,来自前社会主义艺术家的这种艺术套路或者说艺术奇观永垂不朽。

当前我们的困境在于:我知道这不好,我也不相信,但是它依然在运作。就是说你不相信的东西依然通过你在运作。尽管我不相信,但我依然迈不出拒绝的第一步。这是什么逻辑,或者说这是如何可能的?“尽管我不相信,但我相信别人在相信。”正是持有这样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性的精英式的启蒙立场,阻碍了自己迈出第一步。所有人都不相信,然后所有人认为别人相信。就这样无限延迟某些事情发生的可能。这种先知式的姿态无疑是最取巧最沽名钓誉最保险的姿态。我们当务之急就在于在某一个共识的前提下,建立一个共同体,让个体不再孤独,或者自作聪明。当然这个共同体可能通过某种历史的误认最终稀里糊涂误打误撞的确立。历史当事人并不总是把握住了历史的真相。

回到作品本身,在作品被展出随后的几天里传来一个消息,被告知:艾未未在英国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涡轮大厅展出的颇有影响的作品于10月14日被临时关闭。该这是因为游人踩这些陶瓷瓜子的时候有可能产生“有害粉尘”。

这作为一个象征,或者征兆,已经深刻的揭示出了艾未未这个作品的僵局。在与现实的碰撞中一败涂地,对于现实而言,它什么也改变不了。现实就是现代社会是一个生命政治占主流的社会,甚至是意识形态本身,如果艺术作品和生命起冲突,作品会被拒绝阅读。

给生命政治一个通俗的解释就是,除了生命,没有什么事重要的。什么艺术什么意义什么高尚。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抛弃生命去追求,即使是自由。拜拜,英雄主义,拜拜,崇高。好死不如赖活,及时享乐才是真谛。这完全是福山描绘的所谓以自由主义作为终点的历史终结后的世纪图景。作为当代最顽强的意识形态,它横扫所谓的东西方两大阵容,并在维护既有体制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东西方殊途同归,早已在共享同一种意识形态。只有在这个意义上,作为历史的世界终结于此。

艾未未这个作品的失败已经被深刻的预示了。传统的艺术是没有意义的,即使是杜尚开创的现成品艺术。我们必须去行动去抗争,在这个意义上,艾未未从杨佳开始一系列作为,也许,正是在这个地方艾未未真正把握住了艺术的真谛。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自救的机会。

小肚皮的最新更新:
  • 对蒙牛诽谤门的去道德思考 / 2010-10-25 12:12 / 评论数(2)
  • 千年极寒的经济学分析 / 2010-10-24 11:12 / 评论数(0)
  • 即使退一万步,我们还是要反对强拆 / 2010-10-15 10:54 / 评论数(3)
  • 关于知识分子的一些思考 / 2010-09-08 11:00 / 评论数(1)
  • 话剧:一个拙劣话剧的演出 (3) / 2010-08-19 10:34 / 评论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