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zqb.cyol.com/content/2010-11/05/content_3438426.htm

我们网络有力量

王冲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10-11-05


 

    一群俄罗斯青年举着横幅,似乎是在表达不满,横幅是用毛笔写了两行汉字:普京算个屁,我爸是李刚,这个网帖的标题是:俄罗斯青年关注李刚。

    显然,这是恶搞,不过,我爸是李刚这句话所产生的国际影响力不容忽视。

    《澳大利亚人报》在题为中国愤怒的网民要求公正处理死亡事件的报道中,讲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引述中国社科院一研究员的话说:此案及许多类似案件表明,老百姓与官员之间的紧张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鉴于公众和媒体的高度关注,李也许会受到相对公正的判处。但是,还有类似案件,犯罪者只受到了轻微处罚。

    美联社的报道认为,这反映中国的阶级怨恨。在央视播放了李刚父子的道歉后,死者的哥哥对美联社说:只关注上层人士,而不是我们受害者,如果他们可以找到李刚访谈,他们也可以找到我们。

    新加坡《联合早报》也对这个话题予以报道,它们的关注点在于网友人肉搜索的能力。他们搜出李家的房产,而以李刚父子的正常收入,显然不可能拥有5套房产。

    加拿大的《多伦多星报》说,此事引发中国4亿网民的怒火,因为这不是孤立的个案,而是展示了官员子女的傲慢,他们认为自己犯了任何错误,或者犯了罪,都可以随意走开。

    《香港经济日报》则发表评论认为,内地社会仇官情绪比仇富情绪更甚,主要是社会权力滥用,缺少公平正义。网民情绪折射了现实社会的境况。最关键的是,财富快速集中到少数资本阶层和特权阶层手中,若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社会上的仇官情绪只会愈演愈烈。

    其实,中国人对那些辛苦创业的富人还是挺尊敬的,仇的是官商结合。巧的是,深圳市政府的举措把本来名声还不错的马化腾推上了网络的审判台。39岁的马化腾是腾讯首席执行官,在今年的胡润富豪榜上,他是中国信息技术领域排名第二的富豪,每月可领取住房补贴3100元,这是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的近3倍。

    《南华早报》引述了网民的评论。我们每个月纳税,最后全落到了富豪手里,公平何在?人民网上的一条评论批评深圳政府缺乏正义感,称其应该考虑如何帮助弱势群体,而不是使富人受益。

    腾讯称,马化腾会将这笔补贴捐献给慈善事业,他过去也是这么做的,但这也无法挽回网络上的不满情绪。仔细想想,这事也怪不得马化腾,怪就怪在地方政府关心企业家胜过关心穷苦百姓。

    “我爸是李刚的迅速传播和马化腾领房补引发社会关注,背后都是网络的推动。1030日的《经济学家》杂志就看到,土生土长的微博推特twitter)失败的地方取得了成功。文章说,40岁以下的受调查者有45%表示自己常用微博,而94%的受调查者说微博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这个数据,来自20098月《中国青年报》的调查。

    北京大学的互联网专家胡泳告诉《经济学家》杂志,中国大约有1000万人经常使用微博,中国是微博的领导者,微博正以微妙的形式推动社会进步。

    有趣的是,文章里面用的是Weibo(微博的汉语拼音),这足以显示中国微博的独特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