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设私家菜园,谁来保障平民食品安全


当我们每一个人面临的食品安全问题越来越严峻,平常百姓只能通过简食或购买绿色产品,来规避食物带来的健康风险,但有权力有资金实力的单位、机构却不同了,近日《第一财经日报》与《新京报》相继报道了部分省级机关单位、大型国企、民营企业、上市公司、金融机构或个人自发组织在城郊租上大小不等的土地,形成自供或特供食品基地,用脚投票的方式,表达对食品安全的深度忧虑。

“吃”腐败正悄悄地实现转型,向绿色无污染的目标转型,一方面,我们看到屡见报端的吃喝腐败,县乡政府甚至市政府,吃喝拖欠、打白条能使多家饭店破产,而每年各地行政用于公款的消费,也是天文数字,央视《新闻1+1》报道,不完全统计数字就高达9000亿元人民币,官员们吃空了地方财政,吃坏了社会风气,也吃垮了自己身体,在食品卫生没有保障,没有健全的监督机制、没有责任有效追究的情况下,有经济实力的个人或企业可以选择通过自力种植或合作、雇人耕种的方式,来获得安全食品,本无可厚非,但政府机关却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安全的食物,这不仅是一种经济腐败,更是一种责任逃避。

领导们天天坐专用小轿车,他就不可能知道每天挤公交挤地铁的艰辛,更不知道哪儿需要交通疏导、需要增加交通设施与警力,同理,当政府部门都致力于建设自己的绿色环保食品基地,他们对食品安全的社会责任,就更是淡而化之,他们成为食物安全的旁观者,从而对严峻的食物安全形势视而不见,见而不管,管而无责。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无数的食品安全案例,从毒粉丝到地沟油,从三聚牛奶到硫磺黄花菜、硫磺生姜,我们只看到那些遭到伤害的消费者,还有因维权、上访而招致判刑者,却没有看到那些食品安全监管者,受到应有的责任追究与惩处。权力在监督上失职却不被究责,现在,他们又开始通过自营菜园,建立食物安全防护墙,实现自我与社会分离。权为民所用,在这里变成权为已所用,利为民所谋,变成了利为已所谋,情感所系的,当然还是行政权力部门自身安危。

行政机关与企事业单位大量开建私家菜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社会思维在起作用,这些单位与机构,本应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为建设健康、环保的食物安全体系而发挥作用,譬如呼吁建立责任追究机制,那那些制造伪劣食品的企业与个人不再从事相关产业,或追究民事刑事责任,譬如对卫生监管部门施加更大的压力,使他们更加有效地管理食品市场,从生产到供应各种环节,譬如严厉打击地方保护主义,在食品安全上,也建立一把手负责制,哪里食品出了问题,对百姓生命安全形成危害或隐患,一把手要出面说明问题,并承担责任。可惜,权力部门不主动为百姓有所作为,却关起门来,先将自家的菜园种好,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百姓菜和油。

我们现在的食品安全谁来负责呢?国家有没有统一的、最高级别的管理机构?通过网络检索,你会大吃一惊,现在的食品检测,基本是各自为政,譬如对蔬菜农药残留检测,由各地食品卫生部门检测,这些部门更多的出于地方保护或自己的利益,而难以保证检测的公正性,这样受害的当然是平民百姓,央视报道的一滴香添加剂,饭店做菜的师傅人人皆知,但它人化学成份却少有人知晓,检测部门更是民不举官不纠,受害者是谁?还是无数消费者。

在食品安全管理方面,中国应该向发达国家学习,例如美国的食品安全由总统食品安全委员会负责,他们对现存的法律体系进行审核,发现食品安全体系对产品的追踪、检查以及召回还存在薄弱之处,因此要求食品安全法律的修改应该扩大食品管理部门获得食品企业信息的途径,加强食品安全管理部门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和下达食品召回命令的权力。有鉴于此,我们希望国家最高权力机构不要致力于建设自己的绿色菜园,要将已建立的“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打造成真正的责任机构,每天要对全国的食品安全有一个常规的抽检,并予以公布,并对相关地方政府与相关责任人依法处理。如果国家不动用行政与司法权力来保障百姓食品安全,情况只会越来越令人担忧,造成的后果,也会越来越可怕。

 

一口价
318.00
2010年11月16日, 10:28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