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长举报县长遭监听被抄家

 

 事发山西夏县,县长不仅安排公安局长购买监控设备,还派人赴京查举报手机号


   
“有事面谈”

 

  教育局长因发短信举报县长,手机被监控,这一事件在夏县引发了一个流行语:“有事面谈”———部分干部对手机心怀警惕,在手机通话中不愿意多说话,而是说“有事面谈”,甚至面谈的时候也会把手机关机。

  人生如戏。仅仅15天时间,山西运城市夏县教育局局长吴东强,就经历了被刑拘———抄家———取保候审———恢复上班的过程。而这一出无妄之灾,只缘于他举报县长的两条短信。

  吴东强的两条短信是发给八名市县领导的。短信内容是已在县城广为流传的两件事———县长李晋学收受粮食局职工为解决财政工资问题而集资送给他的20万元;以及在夏县泗交宜林地为其父亲建别墅。

  第二条短信于10月25日发出。3天后,县公安局以涉嫌诬告陷害将吴东强刑拘,并翻箱倒柜地搜查了吴家,扣押了所有的存折、证件和现金。

  10月29日,此事震惊运城市市委。当日下午,吴东强被取保候审,市委派出调查组介入。

  尽管暂获自由,但吴东强仍然陷于继续被治罪的恐慌。11月1日,吴东强在人民网的“强国论坛”发帖讲述遭遇,并提到更多当地有关李晋学工作作风和廉政情况的“群众议论”。两三天之后,该帖被神秘删除。

  峰回路转。11月11日,运城市市委调查组通知吴东强,该案已撤销,归还被扣押的财物,恢复上班。但是,对于县长是否滥用职权,动用警力打击报复举报人,则尚未有结论。

  警察成了县长耳目

  据了解,吴第一次发出短信,用的是家中闲置的北京芯卡,所用手机是其妻子的。由于害怕被打击报复,发完短信后,立刻扔弃了芯卡。

  但举报短信却蹊跷地被李晋学及时掌握。10月22日晚,李晋学就知道有人短信举报他,于是安排县公安局局长孙宏军购买监测手机的设备。由于设备太贵,后改从别的地区借用。

  从10月26日晚开始,吴妻的手机何时开机、关机,都被监控。

  10月27日,李晋学确认是吴妻的手机发出举报短信,于是要求孙宏军对吴夫妇进行抓捕。当日下午,警察对吴家实施监控,清楚地掌握了吴妻的行踪。后来吴东强在网帖中披露,李晋学曾派人专程去北京查寻第一个发举报短信的号码,还安排人从移动公司查寻了吴妻的通话记录。

  27日晚21时,10余名手持警棍和监测仪器的警察冲进吴家,将夫妇俩包围住,责令他们交出手机和北京芯卡。随后,夫妇俩被带到县公安局。

  一个半小时后,孙宏军让吴妻在搜查令上签字,然后带领警察在吴家搜查,扣押了所有的存款单和现金。
 深夜抄家用意深远

  据当地官员分析,这一“抄家”行为用意明显,是想找到吴东强的经济问题,然后以贪腐罪名将其治罪。

  次日凌晨,李晋学安排召开了“三长会议”,即当地公安、检察院、法院一把手参与的会议。李晋学在会上要求先把吴拘起来再说,理由是涉嫌诬告陷害。

  突然失去自由之后,吴东强心生恐惧,于是在讯问中承认,自己是酒后失控才发了短信,请求李晋学宽宏大量放他出去。10月28日晚,吴妻被释放回家,吴东强却在29日凌晨被关进县公安局大院后面的看守所。

  10月29日,运城市市委书记惊闻此事,立刻派出调查组奔赴夏县。当日下午,吴东强被取保候审,由其妻领回家。

  “县长权力太大了”

  当地多名官员称,李晋学被举报后,动用警力去寻找举报人已不是第一次。以前收到举报信,会让警察拿着举报信的信封,寻找同一批次的信封,甚至去复印店排查谁曾来店打印举报信。

  当地一名干部对记者称,县长的权力太大了,尽管只是处级干部,却能调动“人、财、军(警察)”等方方面面的力量,而且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约。

 

 

2010年11月21日, 11:1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