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语文|201045|2010-11-1-2010-11-7
左为本周单字“涨”。本周,民生新闻之涨价新闻此起彼伏。本周三,国家发改委发布10月份城市食品零售价格最新监测情况报告。报告显示所监测的34种食品中80%价格上涨。一周间,苹果涨价最为凶猛。“现在正是苹果上市的高峰期,然而许多市民发现今年的苹果价格飞涨,比往年贵了30%”,流行语“苹什么”快速跟进替下流行语“蒜你狠”,可蒜价降幅微弱……“当涨价的‘水滴’连绵而来,任何指数都无法遮蔽民生的集体焦虑。”
汉字“涨”为形声兼会意字,本义为水位升高。实际语用中,“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诗作而外,涨薪而外,这个汉字基本带来负面情绪体验。正如新近流行的一首恶搞视频《中国价》歌词中所念叨的那样:“物价高,物价涨,工资想跟上物价涨;物价高,物价涨,工资跟不上物价涨……生不起,一万几,生得起,养不起,养得起,学不起,学得起,娶不起,娶得起,生不起,生了又是一万几,最后我还病不起,病了我还死不起”……
路透社上个周末刊发自由作家约翰-罗宾斯的一篇论文,文章说,上个世纪30年底涉及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旨在衡量所有商品及服务的货币价值总量,这一计算方法的不足之处是,它无法衡量生活水平,尤其无法衡量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罗宾斯的结论是:用GDP衡量经济发展实况乃至幸福生活实况就像用叉子喝汤……这是个漫画般夸张的比喻,可这比喻的真实靠谱跟“苹什么”一样是坚硬而真实。
—————————————————————————————————————————
◎ 舆论食物链
语出财新执行主编王烁博文,上为原文标题。依据大鱼吃小鱼的“生物食物链”,王师推到出一个“舆论食物链”:“与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生物食物链逻辑相反,舆论食物链的逻辑是弱者吃强者。新闻媒体单独地看没什么人认为有公信力,但吃教授是没问题的;教授被认为没有师道尊严,但吃学校校长是小菜;学校校长说的话谁会信呢?但校长吃教育部官员,那就不存在困难。教育部官员可吃的对象不多了,好在还有发改委官员……为什么整个社会都不讲道理讲屁股?茅于轼讲到了原因:是谁最先不讲道理的?”
◎ 左手写教育右手写小说中腿写诗中指写专栏
语出作家李师江“最近凤凰联动要宣传《儿女培养手册》这本书,可能要用博客连载部分,我亦无异议。喜欢文学的朋友不必以为我要转型。只不过,我左手写教育,右手写小说,中腿写诗,中指写专栏,浑身上下只干一件事,就是写。”
◎ QQ体
源自腾讯QQ360大战。本周三晚,腾讯发布“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信中称“将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随后网民开始模仿腾讯公开信造句,并将其命名为“QQ体”,其中经典句型是:“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相关衍生词有“Q霸”、“3Q战争”等。稍息片刻因“我爸是李刚”而成为2010网友语文造句运动再掀热潮。备存若干于下:
→阿迪做了一个决定,检测到用户身上有耐克,衣服鞋自动变透视装。
→天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发现版友混过猫扑,将禁止其ID一年。
→公安局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检测到某人他爸是李刚,将自动免罪。
→康师傅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检测到用户使用过统一,方便面里将没有配料。
→广电总局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发现用户下载美剧,将自动转化成新闻联播。
→蒙牛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监测到用户胃里有伊利牛奶,将自动释放三聚氰胺。
→杰士邦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监测到用户有使用杜蕾斯,将自动释放艾滋病毒。
→麦当劳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监测到客人曾经食用过KFC,将自动释放致癌物质。
→中石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监测到用户汽车油箱里有中石油,将自动引爆加油站。
◎ 天冷得让人想结婚
来自某网友。这个句子多半针对近期寒潮入侵多省、气温骤降言。如果是在北京,如果是在乱穿衣的秋末冬初,婚姻美满者自会敏感冷暖之暖,而未婚青年则因期许恒久翘盼过度而敏感冷暖之冷……处境使然吧。
◎ 亮爸
网友针对流行语“我爸是李刚”而在微博上发起的一个晒老爸活动,“亮爸”为活动名称。其活动口号是:“让我们一起来‘亮爸’,‘我爸是李刚’,你爸干什么的”……这一民间活动意含复杂浓稠鄙视之情:鄙视官二代,鄙视恶少,鄙视强权者。它同时还是一种跪式抗议:“、官二代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平凡的二代,他们才是一个国家的主体。网友为自己平凡的父亲感到骄傲,对自己平凡的父亲表达爱和尊重是一种低调的抗议,但是这种低调的抗议比批判和申讨的方式更强大”……四川大学新闻系主任张小元先生说。
◎ 文字就是我为自己建造的地下室
语出诗人叶三,是叶师为新书《九万字》所写自序,原题是“我比我死得早”:“有时候,很多时候,我希望有一间地下室,没有窗户,有可以自由上锁的门,有灯光和沙发,让我在里面安静与自己相处。明白这个愿望大概此生无法实现并不是很久之前的事。然后事到如今。 当我将这本书的打印稿拿到手中时,我想,文字就是我为自己建造的地下室。”
◎ 茶人
语出学者于建嵘。画家村记事:茶人笑蜀。新闻达人笑蜀,早年以《历史的先声》用某之言揭某之短,让某记恨。后又对时局多有指手画脚,为民生呼号,成了某部门请喝茶的对象。一日来游,高谈阔论之间,吾突问,兄想喝茶否?他一愣,书从手中掉地,良久才言,“兄弟,你为何也吓我,我一听说喝茶就过敏啊”。众心痛无语。
◎ 只谈风月不谈风云的女戏子
语出艺人刘晓庆。微博中,刘师慨叹微博被删:“我写的三条关于不买日货的微博在腾讯被删除了。感到万分遗憾!象我这样在微博里只谈风月不谈风云的女戏子,写的东西已经够无聊的了,还要被删除,那能写什么?”……针对这位“只谈-不谈”的资深艺人,名记孟静评之曰:“真是给力”。
◎ 脑退化症
一则有关名词的新闻。上周五,老年“痴呆症”在香港地区改称为“脑退化症”。这一新名称的确认由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医院管理局和平等机会委员会等18个机构举办的征名比赛选出。主办比赛的机构表示,易名是希望消除公众对痴呆症的误解和成见,避免患者因为害怕受歧视而耽误治疗。此前,有关于将“残疾人”改称“残障人士”、将“假肢”改称“义肢”的些许议论,却未见将其公之于众,变为正式名词……是,这些不过小细节小名堂,可再大的文明也需从这些小处起步吧。
◎ 文艺至死我喜欢
来自网友张庆本周微博:“N年前,王菲武汉演唱会,说了5句话。今晚,陈绮贞一句话都不说,文艺至死,我喜欢”……据此,我的预感是,商业紧逼人生所导致的一个意外结果是“文艺范儿”小规模复兴。在这个处处以钱为领袖年代,“文艺范儿”省钱不说,也多有小清新小温馨回赠,疗伤自怜,小规模。
◎ 别介
语出网友吴隆美微博:“俺读过最土的一个翻译小说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无名的裘德》,忘其译者,‘别这样’一律译成‘别介’,特别乡村爱情范儿”……本周,《华盛顿邮报》刊发上周中国互联网热点李刚事件,有网友打趣说,中国终于开始输出价值观了……而作家王佩细读原文后大赞英译之妙。王师在微博里说:“把‘The fear of policeman runs high 翻译成‘畏警如畏虎’,既信又达又雅。”我虽对译事无资格议论,可最欢喜沸反盈天微博上还有这样小规模高智人群字斟句酌揣测文字之美乃至文字之憾。当最好的观众是我一生的追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