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以《全国多地遇前所未有柴油荒节能限电被指为主因》为标题,说了这么一件事:目前我国多座城市正在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南部已有2000多家民营加油站因缺油而停业。在浙江、江苏、广东等地,不少加油站实行限量加油。主要原因为柴油减产以及突击减排造成的需求上升。

柴油减产虽然原因复杂,倒是不算难以理解,据说是因为国际油价高位震荡,国内企业觉得利润不足。而什么叫做突击减排则要解释一下,没别的,这是因为这些年里我们这里出的新鲜事物太多,一旦不能紧跟时事潮流的话,估计就听不明白这些新名词了。

样的景象? 有意思的是,历史学家黄仁宇教授说中国缺乏数目字管理,致使古代中国没有形成一个真正有效的管理体系。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数目字管理,而是假数目管理之名,行瞎指挥之实罢了。有人说中国最大的法是“看法”,当然是领导的看法,这话说得是有道理的。这事儿要是有所改变,大概是要从领导层面着手才行了,盯着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估计不是治本之道。 治本之道其实很简单,真的去考察一下各地的情况,根据不同情况制定不同的对策,然后在产业升级与技术更新上给予资金以及政策上的支持,相信怎么也比逼着地方官吏拉闸限电强。但这个确实挺考验行政管理能力的,是不是有能力——重要的是有想法——这么做,还真是放在用数目字管理而那些数字都是瞎扯的某些人面前的难题。

说起突击减排就要说说什么是减排。这是个缩略语,减低能耗、减少碳排放的意思,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低碳生活、绿色生活所要求的一种低能耗的生活前提。说白了就是少用电、节约用水什么的。顺便说一下,广被诟病的阶梯电价推出,跟这个所谓的低碳生活也挺有关系,只不过很多人都觉得这路说法其实就是为了单纯的涨价而已。

不过,从大的方面说,节能减排是件好事儿,大家都知道地球资源有限,省着点儿用不是坏事儿。但每年快到年底的时候,我们就处于一种被迫节能减排的境地,这是因为地方政府因为要达到全年的节能减排目标,就会突击一下让能耗指标降下来,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拉闸断电。这就是突击减排的意思。
种集体性进水造成的结果,就是在现代社会已经不能没有电的情况下,大家就只能想办法自己发电了,而最方便的方式就是柴油发电机。然后您就会发现,低功率、高能耗的柴油发电机造成的污染,比用正规电厂发电要多得多。柴油荒就是那种省了还不如不省的方式所造成的,而且那些地方的每年环保几个月,这个场景也是挺有喜剧效果的。 有位朋友说,这两天在苏、浙走访一些民营企业,大家都反映一个问题:节能减排对企业的影响巨大,因为政府措施只有野蛮的一条:“拉闸限电”。导致企业蒙受巨大损失。企业对策是,买柴油自己发电,成本增加三倍以上,但不能停工停产。其实,柴油发电带来碳排放更大。一企业家直言:这和大跃进性质一样的:乱搞! 要说这是地方政府脑子进水、权力无限自然也是可以的,但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件事么?领导干部的学历大幅度提高的今天,要是他们算不过来这个帐没人会相信。他们算得是另外一笔账:上级要的是电表的数字,又不是要空气污染指数与去年的对比,只要这个数字符合了上级要求,这差事就算是干好了。至于说实际状况,那与我并不相干,至少与我的官位、政绩并不相干。 中国是个制造业大国,各地都把工业当做创利大户,说起来这种方式的节能减排是种连智商不足及格线的阿甘都能知道的混账事儿,当地的主政者没有可能真的喜欢这么做,在这点上其实是应该同情地方官吏的,至少在这件事上,他们绝对是不得已。您想啊,老百姓怨声载道、政府的收入减少,谁能愿意出现这

原本以为这就是某些地方的政府脑子进水的后果,结果发现全国很多地方都在这么做。这种集体性进水造成的结果,就是在现代社会已经不能没有电的情况下,大家就只能想办法自己发电了,而最方便的方式就是柴油发电机。然后您就会发现,低功率、高能耗的柴油发电机造成的污染,比用正规电厂发电要多得多。柴油荒就是那种省了还不如不省的方式所造成的,而且那些地方的每年环保几个月,这个场景也是挺有喜剧效果的。

有位朋友说,这两天在苏、浙走访一些民营企业,大家都反映一个问题:节能减排对企业的影响巨大,因为政府措施只有野蛮的一条:“拉闸限电”。导致企业蒙受巨大损失。企业对策是,买柴油自己发电,成本增加三倍以上,但不能停工停产。其实,柴油发电带来碳排放更大。一企业家直言:这和大跃进性质一样的:乱搞!

要说这是地方政府脑子进水、权力无限自然也是可以的,但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件事么?领导干部的学历大幅度提高的今天,要是他们算不过来这个帐没人会相信。他们算得是另外一笔账:上级要的是电表的数字,又不是要空气污染指数与去年的对比,只要这个数字符合了上级要求,这差事就算是干好了。至于说实际状况,那与我并不相干,至少与我的官位、政绩并不相干。
样的景象? 有意思的是,历史学家黄仁宇教授说中国缺乏数目字管理,致使古代中国没有形成一个真正有效的管理体系。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数目字管理,而是假数目管理之名,行瞎指挥之实罢了。有人说中国最大的法是“看法”,当然是领导的看法,这话说得是有道理的。这事儿要是有所改变,大概是要从领导层面着手才行了,盯着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估计不是治本之道。 治本之道其实很简单,真的去考察一下各地的情况,根据不同情况制定不同的对策,然后在产业升级与技术更新上给予资金以及政策上的支持,相信怎么也比逼着地方官吏拉闸限电强。但这个确实挺考验行政管理能力的,是不是有能力——重要的是有想法——这么做,还真是放在用数目字管理而那些数字都是瞎扯的某些人面前的难题。

中国是个制造业大国,各地都把工业当做创利大户,说起来这种方式的节能减排是种连智商不足及格线的阿甘都能知道的混账事儿,当地的主政者没有可能真的喜欢这么做,在这点上其实是应该同情地方官吏的,至少在这件事上,他们绝对是不得已。您想啊,老百姓怨声载道、政府的收入减少,谁能愿意出现这样的景象?

样的景象? 有意思的是,历史学家黄仁宇教授说中国缺乏数目字管理,致使古代中国没有形成一个真正有效的管理体系。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数目字管理,而是假数目管理之名,行瞎指挥之实罢了。有人说中国最大的法是“看法”,当然是领导的看法,这话说得是有道理的。这事儿要是有所改变,大概是要从领导层面着手才行了,盯着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估计不是治本之道。 治本之道其实很简单,真的去考察一下各地的情况,根据不同情况制定不同的对策,然后在产业升级与技术更新上给予资金以及政策上的支持,相信怎么也比逼着地方官吏拉闸限电强。但这个确实挺考验行政管理能力的,是不是有能力——重要的是有想法——这么做,还真是放在用数目字管理而那些数字都是瞎扯的某些人面前的难题。

有意思的是,历史学家黄仁宇教授说中国缺乏数目字管理,致使古代中国没有形成一个真正有效的管理体系。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数目字管理,而是假数目管理之名,行瞎指挥之实罢了。有人说中国最大的法是“看法”,当然是领导的看法,这话说得是有道理的。这事儿要是有所改变,大概是要从领导层面着手才行了,盯着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估计不是治本之道。

治本之道其实很简单,真的去考察一下各地的情况,根据不同情况制定不同的对策,然后在产业升级与技术更新上给予资金以及政策上的支持,相信怎么也比逼着地方官吏拉闸限电强。但这个确实挺考验行政管理能力的,是不是有能力——重要的是有想法——这么做,还真是放在用数目字管理而那些数字都是瞎扯的某些人面前的难题。>>点击查看新浪博客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