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官權與民權比喻為石頭與小草,雖然也能生動地表現石的霸道與蠻橫,也能凸現草的柔弱與頑強,但我以為並不準確;如果把官權與民權比喻為石頭與水流,雖然也能準確表現石的僵化與死板,也能體現水穿石和柔克剛的流水精神,但我以為仍不準確。我願意把官權與民權比喻為沙漠與綠洲,在草與沙的生態博弈中,此消彼長,或沙進草退,或草進沙退。在有些地方,流沙不受約束,肆意侵吞草的領地,甚至肆虐為大閱兵式的沙塵暴,但在另外一些地方,草也在頑強的發育和生長,甚至逼退沙漠,收復失地,延伸綠色的希望……這或許更接近2009年中國公民社會艱難成長的真實狀況。我意願用以下事實,為中國公民社會在2009年的點滴成長作證。
一個人的戰爭:公民王清與181個部門的較量
王清是河南省南陽市的普通公民,他向該市181個政府部門申請資訊公開,要求依法向其公開本單位上年度“三公消費”資訊。在花去自己2009年6個月的全部業餘時間和工資收入,也用盡法律救濟手段後,終於在8月份拿到最後一份回復。據王清本人介紹,這181份回復敷衍塞責,未能反映“三公消費”的實質內容。儘管如此,我認為王清的公民行動仍然十分成功,他迫使181個部門意識到誰是主人,誰是僕人。與此相比,今年某項耗資1000億舉行的盛大慶典則一文不值。王清的公民行動是一個典型的民進官退標誌,公民在自覺的向主人位置回歸,官員在逼迫中向公僕位置靠攏,他應該是本年度當之無愧的法治人物。經全國眾多媒體廣泛報導後,王清的個人處境已不再像年初時那樣危險了,但他一個人戰鬥的局面並未改變。
也是一個人的戰爭:陳雲飛的行為藝術
四川省成都市公民陳雲飛今年在從事一項非常簡單的行為藝術,他上街時就在背上別一張紙,寫著請官員公佈財產,虛心接受百姓監督。還有一行小字,寫著溫馨提示:請公僕您不要對主人動粗哦。陳的提示並非無的放矢,今年曾有官員非常惱怒的質問:為什麼不請老百姓先公佈財產?此問一出,網路就流行一張漫畫,一位百姓模樣的人脫光衣服,指著一位大腹便便的官員說:現在輪到你了。這張漫畫被印在體恤衫上,名為“脫衫”,熱銷一時。其實我國早在1995年就開始實行處級以上官員財產申報制度,但不了了之。在世界各國公職人員財產公示制度化的今天,我國仍然無法與國際接軌。陳的行為藝術雖然未在成都見效,但人們欣喜的獲悉,新疆阿勒泰官員已實行財產公開制度,湖南邵陽市的官員也已經公開了自己的房產,看來陳的行為藝術在這些地方將失去藝術價值。
躲貓貓:先是雲南,再是陝西
“躲貓貓”本是一種兒童遊戲,但2009年意外成為犯罪嫌疑人非正常死亡的代稱。遊戲規則決定了有人躲就有人找,有人要掩蓋真相,就有人要揭開真相。發生在雲南和陝西的兩例案件最為典型,犯罪嫌疑人非正常死亡後,官方總是習慣性的掩蓋真相,但最後在民眾持續不斷的追問下,招架不住,只好從藏身的角落舉手走出來。不但在“躲貓貓”遊戲中民進官退,贏得個案真相大白的勝利,而且通過個案,有效推動政府執法行為規範化,如今年4月全國範圍開始整頓公安作風,如近期官方鄭重向社會公佈8個月來看守所未發生非正常死亡。這應該是公民訓政取得的初步成果。犯罪嫌疑人非正常死亡不是今年才有,但從今年開始,非正常死亡的犯罪嫌疑人不至於死得不明不白了。
廢墟三劍客:為死者安息,為生者救贖
在 “5.12”大地震留給人們的慘痛記憶中,最為錐心的是大片校舍倒塌和大批在校學生死亡。面對如此災難,倖存者忍不住追問,那些屬於天災,那些屬於人禍?四川有一位叫做譚作人的先生站了出來,他要探尋真相,北京有一位藝術家艾未未也站了出來,他要幫助譚作人,廣州有一位教授艾曉明也站起來了,她也要幫助譚作人。他們的工作是為了死者安息,更是為了生者的救贖。只有洗去罪孽,生者才能獲得繼續活下去的理由。在官方把一切答案都推給天災,甚至連死亡學生的確切數字也不肯認真統計之後,尋求真相的公民回到地震過後的廢墟上,他們像孤獨的三劍客。遺憾的是,譚作人被送進監獄,艾未未遭受暴力毆打,艾曉明被限制出境。
巴東烈女與網路民意
巴東烈女的故事,也許會成為流傳千年的傳奇,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不是故事本身。在強大的網路民意面前,權力顫抖了退縮了,巴東法院順乎民意,做出免罰判決,手刃淫官的民女鄧玉嬌逃過一死。就在人們歡呼正義勝利的時候,有人開始憂慮民意主導判決並非好事。從學術的角度看,這非杞人之憂。但放在中國現實面前,則不免滑稽。法律的獨立性受制於民意與受制於權力,同樣可悲。但在中國,法律本不獨立,何來獨立受損?它和權力本來是一回事。在巴東烈女案件中,說法律受制民意,毋寧說權力受制於民意。不少法院已安裝安檢設備,以避免成為人肉炸彈襲擊對象,在如此嚴峻的司法現實面前,我以為法院屈服於民意不是壞事,至少讓法院自身變得更安全了。
綠壩受阻
烈日當頭,青島一青年在書城門口舉牌三小時抗議“綠壩”。這只是民眾阻擊綠壩大行動中一景。從5月19日工信部下發《關於電腦預裝綠色上網過濾軟體的通知》開始,網上就出現了針對此事的強烈反對聲浪,幾大門戶網站的調查結果顯示,反對安裝該軟體的線民竟然高達百分之八十以上,甚至在有的網路論壇上,反對者幾乎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有人呼籲罷網,有人要求公開綠壩耗資4000萬的政府採購資訊,有人挖掘綠壩背後的內幕,有人揭露綠壩軟體涉嫌剽竊……7月1安裝日期未到,綠壩已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國新辦6月 13日上午舉行新聞發佈會,工信部官員被迫宣佈,對於廣大消費者,充分尊重大家選擇的自由,不會在所有銷售的電腦裡一律強制裝綠壩。綠壩受阻,這是公民今年在捍衛公共領域的自由、阻擊官權入侵中取得的一項重大勝利。
石首事件
“首先,我要指出的是,石首事件演變不是單純的死因質疑事件,而是由死因質疑引發的長期以來積澱的社會深層次矛盾的總暴露。這些深層次矛盾說穿了,就是幹群之間、警民之間、貧富之間的矛盾。也就是很多媒體在總結已經發生的其他公共突發事件的社會背景時所說的那種社會上蔓延的仇富心裡、仇官心裡、仇警心裡。為什麼仇官?因為存在官場腐敗。為什麼仇富?因為存在為富不仁。為什麼仇警?因為存在治警不嚴和治安混亂。”這是石首一位參與處理該事件的官員劉國林事後公開發表的書面感言。事情起因於偶發事件,矛盾激化於官方資訊不暢,而背後的深層原因如劉國林的反思。這幾乎是對中國當前突發群體性事件的典型概括。石首事件是眾多類似事件中的一例,值得記錄的是,通過民眾抗爭,官方糾正了“不明真相的群眾”、“別有用心的人”、“不法之徒”等誣衊性說法。這似乎是一種進步,雖然還不能真正滿足民眾的訴求,但去掉了對群體事件參與者的有罪推定和妖魔化。
廣州公民環保行動:你們選5個領導出來見我們
11月23日早上八九點,廣州市城管委尚未開門,大門外已經聚集了數百人,排隊領取入場的信訪號碼。他們有的戴著口罩,有的穿著自製的文化衫,手裡高舉白紙黑字的標語。人流越聚越多,高峰時有逾千人在現場,他們喊口號,唱國歌,然後“散步”到旁邊的市政府門口。11月25日,有幾十位居民在一家超市門口上演口罩秀:大家戴著寫有“拒絕毒氣”的口罩,簽名反對修建垃圾焚燒發電廠。有居民還在背後打出橫幅:“反對焚燒”、“反對二惡英”。接著,印著“反對垃圾焚燒,保護綠色廣州”的環保T恤和車貼面市。後來,有一身穿環保T恤、頭戴防毒面具、手舉環保車貼的女子,現身廣州地鐵線路,“散步”達2個小時。這個網名“櫻桃白”的女子被網友稱作“史上最牛環保妹”。更值得記錄的是,在民眾聚集時,一名員警走進舉著各種標語牌靜坐的人群中,要求上訪的群眾推選五位代表進去見領導。結果,群眾異口同聲地喊道:“你們選五位領導出來見我們!”有人感歎說:“多牛逼的主人翁精神啊,多牛逼的21世紀的廣州啊,多牛逼的公民啊——這種公民,怎麼能夠咽得下垃圾的臭味?”26日,有關部門宣佈廣州番禺垃圾焚燒發電廠選址擬重新論證,不排除全區投票。這是民進官退的最新一例。
官方被迫捲入普世價值之爭:08xianzhang
1989 年開始韜光養晦,不評論他國社會制度,1992年又公開表示在國內也“不爭論”,今年1月卻一反常態,組織幾十名官方學者,以集團衝鋒的戰鬥姿態,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求是》、《解放軍報》等多家媒體上,每週一期,每期一版,連續多個星期集中發表文章大批普世價值。如《人民日報》在1月5日特辟《本周話題》專欄,以《為什麼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而不能搞指導思想的多元化》為題,拉開連續批判普世價值的序幕。如2月2日專版以《為什麼要堅持人民代表大會制度而不能搞“三權分立”》為題,集中發表人大教授許崇德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與“三權分立”制度有根本區別》,江西省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教授李江源的《最符合我國國情的民主政治制度》,上海市人大法工委周錦尉的《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最好形式》,如2 月9日的專版又以《為什麼要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而不能搞西方的多黨制》為題,發表統戰部研究室主任莊聰生的《具有強大生命力的政黨制度》,社科院研究員房甯的《我國決不搞西方的多黨制》,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教授李金河的《中國各政黨共同奮鬥歷史凝結起來的偉大成果》。見此情景,不知道事情起因的人未免暈頭轉向,慨歎今夕何年。
在這場大批判發起的三個多星期前,中國各界人士303人聯名公佈《08xianzhang》文本,15天時間,簽名支持者逾5000人眾。第16天,一夜之間,網路悄悄消除了與該文本有關的一切痕跡,再過一個星期,大批判一波接一波開始登場。有意思的是,這次大批判的方法與20年前已大不相同,那時還把批判物件的言論公開印發全國,組織聲勢浩大的群眾運動,甚至公開集會批判。這次雖然也是公開批判,但批判物件是保密的。所有上場發言的人,按照約定,一字不提批判物件的名字,將被批判者悄然隱藏。官方學者組成的衝鋒隊,在空無一人的戰場上獨自衝殺。這情景很像趁夜靜無人之際,站在門口對鄰居大罵幾聲,趕緊又縮回自家屋裡的駡街者。第二天如果被人質問,還可以辯解說“我又沒指你的名字”。這就叫心虛,這就叫民進官退,批判聲中,公開簽名支持08xianzhang者已悄然過萬名。
心虛的原因,是大批判的策劃者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所說的,但如果就此沉默,則有向對手示弱之嫌,會助長對手氣焰。更重要的是,站在門口對外大罵幾聲,雖罵不著對手,但罵聲一起,自家屋裡的眾聲喧嘩可以立止。與其說是槍口對外,不如說是槍口對內,與其說是進攻,不如說是防禦。要的其實就是這效果,罵是一種公開表態,目的在於穩住自己的陣腳。從民間立場觀察,則可從中看出《08xianzhang》的價值分量。
(作者: 文章來源:《公民》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