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资为什么要炒作农产品?

 

—2010年11月26日星期五

 

      国家发改委11月24日发文称,种种迹象表明,游资炒作和不法经营者采取欺诈、串通、哄抬、囤积等不正当手段操纵相关商品价格,是农产品价格上涨的直接推手。

      然而对同样的这个问题,多个部门曾经认识不一。发改委认为游资炒作是主因,而农业部官员表示,炒作不是农产品价格上涨主因,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则认为农产品不具有投资品的特性。而在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兼中国证券和大宗商品主席李晶看来,近期的粮食蔬菜价格攀升跟2008年有所不同,今年不存在紧缺问题,与大家对通货膨胀的预期有关,而囤积和投机行为直接加剧粮食、蔬菜的价格上涨。未来数年中国面临重要的挑战就是如何将多年积累的社会财富找到更加优良回报。目前中国银行储蓄总量大概有10万亿美元,实际是负利率。加上人民币并非完全流通的货币,大量的资金只能在国内寻找投资渠道,但比较单一。只有楼市、股市、银行存款及PE等等。

      不管原因和真相到底如何,有一点非常肯定:就像每一轮价格上涨一样,此番通胀到了最末端——农产品涨价这一环,还没有真正传递到生产环节,在流通环节就被掐住了咽喉。农民从物价轮番涨价中获利,往往最少也最不稳定。这也许也可以解释为城乡差距越来越大的原因之一。

      钱是世界上最聪明也是最难掌控的东西。傻瓜都知道,在几乎所有类型的资产炒作中,风险最大的就是农产品。你今天炒成亿万富翁,明天可能就成了穷光蛋。比股市还翻云覆雨见效快。一是它的自然属性不适合炒作,它易损、易变质,而且像蔬菜的生产周期并不长,价格过高的话很快就有可能面临充足供应局面。二是它的政策风险特别大,农产品涨价往往已是通胀的尾声,但却又是政府最着力打压的对象。

      因此,如果游资炒作导致农产品价格上涨的直接推手这个结论成立的话,一定是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在的:一是游资太多;二是游资已经走投无路。事实正是如此。超发货币和外向型经济导致外汇储备太高,被迫多印钞票以兑换等等,都是游资太多的原因。而在投资品的选择上,你看内地市场从房地产、红木、艺术品、珠宝玉石,哪一样不是疯涨;而股市则成了散户的提款机,自然不被青睐。去年第四季度以来,房地产市场越来越严厉的调控措施,则把这个领域的流动性逼出了许多。于是乎,一切正如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所说的,在超额货币和输入性通胀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中国只有两个选择,或让投资品价格上涨分流超额货币,或让消费品价格上涨产生恶性通胀。

      游资走投无路,被逼向风险极大的农产品领域,反过来说明中国市场化改革的道路走得太缓慢,甚至可能在倒退:一是政府管制太多、税费过高,企业利润薄风险大,逼得很多资本不做企业只热衷于资产炒作;二是大量领域行政垄断,紧紧地扼住了民间资本的咽喉,比如石油、电信、铁路、金融、教育、医疗等关键性行业和领域,并没有市场化或完全市场化。不仅阻止了资本进入的步伐,而且抬高了中下游企业的经营成本;三是在土地、矿产、林权、农房等各项要素资源领域,资本进不去出不来。它深刻地影响了农产品的生产和定价。

      这一切,导致已经开放的资源领域价格过快上涨,而未开放资源的领域则腐败低效。

      任何人、任何国家和地区都不会嫌钱太多。但钱就像双刃剑,市场化改革到位、政策对路,多余的钱就会用来造福社会。市场化改革不到位,政策不对路,多余的钱就会按下葫芦浮起瓢似地兴风作浪、祸国殃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