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制订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就要进入听证程序。有报道披露部分内容,“疫苗不合格造成损害不补偿”赫然在目。
  “公共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利益化,权力利益法制化”,在中国,这不是个别,也不是现象,而是普遍规律。正在制定的《云南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可以算一个体现这一规律的标本。
  这一补偿办法,以“云南省”打头,显示是一份管理公共事务的办法,但从报道出来的内容看,它不过是医疗卫生机构的免责通告。
  它规定预防接种异常反应,指合格疫苗在规范接种中和接种后造成受种者机体及功能损害或死亡,相关各方无过错的不良反应。由此,疫苗不合格、接种不规范、受种者自身原因,就都不算“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了,也就都谈不上补偿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那些被排除了异常反应就可以不补偿或赔偿。在这个办法的制订者看来,大概那些被排除的情况,要由别的法律法规去管。不过,你制订的是“云南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而不是“云南省卫生厅所辖单位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那些被排除的异常情况,要用什么法规去管,还是应该指条道儿的。
  你制订的是“云南省卫生厅所辖单位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那么何谓“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什么不算异常反应,定义标准就不能随自己说,而必须按众所公认的意见。
  但我们看到的是,云南省卫生厅制订云南省一种公共事务的处理办法,内容却只是“云南省卫生厅所属单位”对这类公共事务的自我免责。规定如下:合格疫苗、规范接种,相关各方无过错的不良反应,可以补偿。细分为两种情况,接受统一组织的接种引起不良反应,补偿由财政支付;公民自费自愿接种疫苗引起不良反应,由疫苗生产企业承担。
  这就是卫生行政机关制订的办法,一类疫苗不良反应由财政补偿,二类疫苗不良反应由疫苗企业补偿,一句话管总,医疗卫生单位对疫苗异常反应不承担补偿责任,政府只补偿合格疫苗规范注射一类疫苗造成的异常反应。所有其它情况,例如不合格疫苗的损害,不规范搁的损害,怎么办,它可不管。
  财政只补偿一种情况,这种情况需先经医疗卫生部门的权威鉴定,自然很节约。医疗卫生单位更是彻底脱身,不仅无补偿责任,连垫付费用都用不着。规定称,一类疫苗异常反应在财政补偿之前,受种人垫付诊疗费。二类疫苗呢,没有说,事情只与疫苗企业和受害人有关,卫生厅懒得管。这样,疫苗接种就实现了费用上的“谁受害,谁承担”。
  制订中的办法,还特别列出六种不补偿的情形,其中“疫苗质量不合格造成损害不补偿”特别引人注目。这个制定中的办法,大概太急于明确免责范围了,办法开宗明义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之定义,原本已经将这六种情形都排除在了补偿之外,何须再多此一举,罗列哪些情况不补偿呢?明说疫苗质量不合格不补偿、接种不规范不补偿,平添麻烦。言多必失,卫生厅吃一堑务必长一智,下回知道怎样“暗渡陈仓”了。
  由云南省卫生厅写的疫苗反应补偿办法举一反三,我们就可以知道权力怎样制订法规,怎样管理公共事务。大致而言,心经可表述如下:管理公共事务,务必使财政少为公共事务花钱,同时使部门所辖管的各机构无责可担,麻烦事情交给相关企业和公民个人去解决。这就是《云南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作为一个标本,给予我们的启示。
                                  201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