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大义】

@郑铮:老师留了作业,一句话描写秋天,9岁小侄儿TT写到:听听秋天的声音,树叶轻轻飘落,哗哗,那是树叶向大树告别……听到这样的诗句,我好感动,那一刻,我的心弦被一颗孩童纯真的心轻轻拨动。

@:美国新一轮量化货币宽松政策即将开始,意味着中国外汇储备的购买力要贬值。现代政府的毛病是总是急于干预经济,不给经济足够时间去自我调整,一看到经济增速有点下行就要动大手。就像人身体,不能一生病就每分每秒钟诊断一次,不给身体自我修复时间,然后不断加药,越加越猛。

@垂天翼:我马上就70了,现在没有退休金,因为退休手续始终办不下来。概括地说,在北京市东城区社保局的电脑中我的身份证号码录入错了,现在情况已经查明,但是却由于种种手续上的问题,退休手续始终办不下来。从查明到现在又过去了一年,4个月前我委托一小伙来帮我,他开始时信心十足,但4个月后他也气馁了。

@侯小强:不必居高临下地谴责世博,是因为我真正地看到祖国四面八方的人来到这里,他们从来没有出过国,却对国境之外充满了好奇.看到他们的喜悦,sb那两个字我是不会忍心去说的。

@王冉:从蒙牛伊利到360腾讯,看来我们有必要探讨一下到底什么是令人尊敬的竞争和自由市场精神了,是强大自己还是陷害和诋毁对手,是用产品和服务说话还是用公关公司和五毛党说话,是就事论事还是搞人身攻击,是尊重用户还是蒙骗用户,是以善制恶还是以恶制恶,是致力于推动市场规则的建立还是把自己当警察…

@赵楚:我属于一个尴尬的民族,一个将被承认又被否认的民族,一个即将消失的民族——穿青族。据说,这次人口普查,很多穿青人接到通知,公安局要把户口本上“穿青人”这个民族改掉,国家现在不承认了,但给我们一次机会,在56个民族中选一个。

@刘长:新一期《改革内参》讨论当下正愈演愈烈的拆村造城运动,陈锡文先生《农地制度改革歧路》一文写道:“增减挂钩…..导致了史无前例的拆村造城运动,已成为城市扩张和牟取土地财政的捷径。”“不顾农民的意愿强制流转和集中土地,这种所谓的土地规模经营,便与历史上的土地兼并没什么两样。”

@龚升平:四川简阳原市长因违法批地异地任职后再被免。先是被免职,一周后闪电复出,任命为地级市财政局局长,引起媒体曝光、舆论哗然。现在又被免职了。资阳市委宣传部的通报一个字都没提到舆论监督的作用呢,哈哈!好象是官家自查自纠的事

@王小山:地域歧视,是网上老话题了,上网14年,见了至少100次,没被骂过的,大概只有密克罗尼西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少数几个地方的人了,都省省吧,骂河南人不一定是在骂你,骂东北人也未必是骂我,,多大点事啊,没骂到你自己和家人,就算了吧。

@魏寒枫:曾经姚蜜姚黑闹得不可开交,不亦乐乎。而等姚明最重一次受伤回来后,才发现,时间可能是最残酷的姚黑。盖世英雄和绝代佳人,在时间面前都只能举手投降。但老兵不死,希望姚明仔细经营二次人生,像阿泰一样去该去的地方,实现梦想。像大
z一样,磨难后老天长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