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有一批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他们既不会说中文,也不会写中文,对中国的文化历史也知之甚少,他们被戏称为“香蕉人”(BANANA),而在中国境内有着六百多万人口的藏民族,正在自己的土地上变成这样的香蕉人。最近,青海省教育部门在藏区推行教育改革,要求所有教科书采用中文,授课也要以中文进行,只有藏语和英语课除外。为此引发了青海数千名藏族师生的大游行,该行动不断蔓延,范围扩展到北京,大约400名中央民族大学的藏族学生在校内游行示威,学生手持横幅,“保护民族语言,发扬中华文明”的字句。
我们知道,一个民族他至所以能够绵延不绝于世界民族之林,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民族的语言文字,特别是当代世界走向一体化的时代,民族的语言尤其显得重要,可以说是赖以生存的唯一要素。藏语是青藏高山雪域上的独立语种,史说莲花生大德高僧入藏传法时,以梵文为蓝本帮助藏王松赞干布创立的,时至今日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成为一种非常完善的文字,这个文字不但产生博大精深的藏传佛教文化,也产生了灿烂的藏族文学,有着“格萨尔王”这样史诗般的作品,和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这样缠绵俳侧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情歌。在世界范围内,藏语虽然是一个小语种,但在世界语言文化中有着独特的作用,这个作用因大批的藏人在中共的迫害之下流亡海外,因达赖喇嘛的在国际社会中,所起的和平、环保的作用,以及慈悲、宽容等佛教观念为多数西方人所接受,而进一步地扩展,又由着这个语种身处西方民主社会与民主文化的交融,使他的语言、文字有了新的发展,与时俱进产生的新生命力。但是这样一种语言文化,在中国的藏族地区,在中共政权对西藏的政策之下,却是岌岌可危。
中共对西藏是有着长远的灭绝策略,这个灭绝策略就是通过对藏语言和文字的灭绝,来达到对西藏的统治。他的第一个策略就是将大量的汉人移入藏区,随着进藏的交通现代化,天堑已成通途,由着大量的汉人移民汉文化(其实是中共文化)逐渐成为藏区的主流文化,而藏文化则处于边缘状态。他的第二个策略就是推行汉语教育,和媒体宣传的汉化,中共统治西藏以后,中小学实行藏汉双语教育,文革时一度取消了藏语教学,胡耀邦主政时代藏文教育得到恢复,但97年以后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了汉语为主的教育,高等教育则一直是汉语教学。电视、广播、报纸、杂志方面也基本上处于汉语为主藏语为副的状态,而即使这样的状态中国政府仍然不满意,08年西藏事件后中共加速了对西藏文化的灭绝,青海省要求所有的教科书和教育用语采用中文,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出台的,也是在全藏区推行这一政策的一测试。虽然国内一些研究藏族问题的有识之士,已意识到解决西藏问题现行的政策,并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西藏问题还是应该回归藏人自己的文化,但是僵化的官僚系统依然我行我素。
达赖喇嘛曾经说过,“如果西藏维持现状的话,西藏独有的文化将在十五年后消失”。语言文字对一个民族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大问题,藏民虽然经历了08年血醒恐怖的镇压,至今心有余悸,但是依然义无反顾勇敢地走上街头进行抗争。这次“”大规模的示威抗议,虽有大批军警到达现场监控,但没有动手镇压,事后青海省政府也表示暂缓实行中文政策,中共对此事件的谨慎处理,可以把它看作一个良好的开端。让藏人回归自己的生活方式,享受他们独有的文化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根本。让六百多万藏人能够延续世代的语言和文字,并不仅仅是西藏六百多万人的大事,也是作为生活在一个共同版图内十三亿汉民族的大事,也是整个世界文化的大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本文已被和谐,通过国外网代理搜寻而成,编者加)
维吾尔在线国际站论坛
http://www.uighurbiz.net/bbs/viewthread.php?tid=23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