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的北京,很有些冷了,然而一条更让人心里发冷的消息来自网上,据首发于香港《信报》继之覆盖于整个网络的一篇文章《传深圳前市长许宗衡涉贪20亿
因案情严重将判死刑》让人不禁颤粟。

20个亿啊!一个副省级市的市长,怎么能拢了20个亿于私囊之中?!

(一)  
本人对于香港的部分报刊一向不太怀好感,因为八卦多了,总是要还的。但《信报》是一份“以财经新闻为主,政经评论权威丰富而闻名”的报章。1973年创刊,积今已有37年的历史,估计不太可能为斩获一时眼球而自毁前程八卦政经大事。便是捕风捉影,估计也有些风影存在,故率先在大陆对许案一片“忘却”与沉默之时抛出“涉贪20亿”的重磅炸雷,或有受托试探民意舆情也未为可知。

20亿是个什么概念,对于文科出生的我辈有些找不到北。只是以“和珅跌倒,嘉庆吃饱”这样的旧语来形容方可找到些儿感觉。20亿贪资以一种什么样的巨大流量入于私囊,只好以网民们关心的“点击率”来比比,估摸着会找到座标,感受一下“吓一跳”的心悸。记得本人前年在凤凰网上开博,当年的访问量是2700万,每天的点击在75000上下,多的一天超100万,少的也有4-5万。这样的量在网络界是一片讶异,以为文科史类文字出了流量奇迹。当时有人开玩笑说,如果一个“点击”变成一元钱,那将是全年进帐2700万。当然,不会有人相信这样的神话会出现的。然而,有比“神话”更神勇的东西,那就是许宗衡天量的贪腐。据中国名博沙龙副主席司马平邦先生换算,许宗衡每天进帐的“流量”远超过一清先生博客访问量的10倍,年均达2亿左右“流量”,只是许君的这个“量”不是点击率,而是真金白银的人民币。

这样的数据换算,真要让中国近4亿网民发飚发疯。一直到现在为止,中国的博客人以及文章的影响而产生的访问流量,还没有哪一位赚到过20个亿,便是2个亿的流量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一般的博客人的流量也就在几万到几百万之间,多的也就是千万左右,那已经相当地吓人了。仅仅只是一个“点击流量”就让人震撼,而许宗衡君的可是真金白银啊,几十倍于一个千万级博主的访问流量,其所表现的“日流量”是多少,那真不敢想像。许宗衡的银子可是要以“日流量”的形式入于他本人帐户的,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打量着自己财富上升图线的呢?听说许是个“很低调”的人,那么,是怎样的“定力”才让他在金山压顶的情况下不露于言不形于色的呢?这真的须有特别的神功伟力方可做到!

许宗衡,一定是个值得研究的人物。是中国“一绝”式的人物。要说,现在的世界极不安宁,中国随时面临着战争危险,而许宗衡似乎具备着某一种神功,即他的财富动员力。如果一旦发生战争,让这样的一个财富高手参与临战动员调集财富以为战备,亦或会成就大事也未为可知。若有德高之人不愿意与其为伍,我们自可认其行为是“化毒草为肥料”,“化腐朽为神奇”的变量之举,更何况中国历史上还有戴罪立功一说。所以说,许宗衡不能死,也不许死。

从经济学层面,我们的专家学者得认真地研究,一个很实在的问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许宗衡何以“动员”和“调集”到如此多的财产,他的天文数的进项,是通过怎样的门径在一片和谐的对于“低调黑马”的歌颂声中完成的?他该有怎样的心态才能如此不动声色地完成这般巨量的财富调集?他是通过设置怎样的防火墙才防堵了我们宠大的政法队伍对于财富的跟踪关注?他将要以怎样的地窖或“鱼塘”(就像文强一样)才能藏得下这成堆如山般的钞票,要以怎样的金卡钻石卡黑金卡才能储得下这巨额的10位数的“阿拉伯”数字神话?许宗衡,这位临将“带走”的大市长头天会上还在大谈“做一个清廉的市长,不留败笔,不留遗憾与骂名”,那么,这样的覆地天翻的现实结果,更多是荒唐中演出的正剧还是正剧中演绎的荒唐?——对此,从经济学、政治学、生态学、发生学上,我们该有多么鲜活的实例可供切片,可供留样用之于研究啊。那么,我们能死得起一个稀世的许宗衡吗?我们能看着这样的一个“现世活宝”跟胡长清一样扭曲着肥胖的身躯在刑场上变成一堆烂肉吗?不行,这样的财富天才,我们怎么着也得让他多留些时日,供我们的各个学科的专家切片解读。他的存在将呈现出“从毒草到肥料”的典型形态养护我们脚下的黑土。所以说,许宗衡不能死,也绝不许死!

还有一个问题,许宗衡在近十年的时间里,为官于深圳这样的一个地方,居然可以调集20亿资金供己驱使。我想,许宗衡从2009年6月5日凌晨“带走”至今,已经有一年又五个月了,这期间,相关公检法部门应该是下了大力侦办这个案子的。深圳市的市长享受的行政和政治待遇是副省级。在中国这样的政体里,要揪出一个省部级高官,得动用什么样的行政资源这是可以想像的。也就是说,揪许宗衡,一定是中央纪委的决心,是中国共产党反腐治贪的坚定意志所为之举。在这样的“意志”面前,许案当事人能不兢兢业业查办所涉细项?如果是,则许宗衡藏有多少现金,卡上存有多少数字,恐怕是一清二楚的了。如果现金无存卡上余额不足,那么,就需要追问一个问题了:许宗衡的钱都去了哪里?许宗衡是过路财神吗?许宗衡的钱用来嫖赌了吗?许宗衡的钱用来包二奶三奶了吗?目前网络和社会传闻里有最大的一个猜点,说许宗衡的钱,大量的都用来买了官,便是《信报》上的文章也赫然写着“将所得贿款用来买官”一类的话。那么,许宗衡还要买什么官呢?正部级或者更高?就算只是正部级,那么这个正部级的官价是多少?决定正部级官价的是谁?收取这个正部级官衔交易的人是谁?是一个人还是N个人?要经过什么样的程序才能有接近“官衔”出手者的可能?需要有多少人为之车前马后地运筹帷幄(不会有人直接谈价的,一定得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什么样的人在帮助筹划他这些交易的落实及“公关”工作?有没有人在“正部级”的策划上“转移支付”并获得另外的相许?

所以,在这些问题未有明确结论之前,许宗衡不能死,也不许死!

(二)

据原发《传深圳前市长许宗衡涉贪20亿
因案情严重将判死刑》的《信报》报道,“许宗衡利用手中的职权,勾结商人敛财,然后将所得贿款用来买官。虽然买官行为涉及众多要员,不过现时中央不希望向上蔓延。在许被捕后,只有福田区区委书记的李平、龙岗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钟新明等地方官员落马,至于与许过从甚密的市府主要领导人也没有再被追究。”接着该文以“政治评论员刘锐绍”的话来说事,“许宗衡这些高官判刑的轻重,从来都不是以犯案的轻重来量刑,背后的政治考量更重要;许案并非纯经济犯罪、贪污案,非地方法院可以定夺。如果许被判死刑,显然是中央为了杀一儆百,也考虑到案件牵连的广泛性。”对《信报》这一段话的读解,又勾起了我对香港报刊的不信任感来,你凭什么猜测“许被捕后”只会有“福田区区委书记的李平、龙岗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钟新明等地方官员落马”?我且告诉你,中央的反腐决心是谁都不可动摇的,如果有“与许过从甚密的市府主要领导人”,中央难道会因为他们是这个地方的“主要领导人”而不“再追究”?依我看,《信报》这段话具有挑拨性,一则点明有“市府主要领导人”“与许过从甚密”,这个我们无法相信,如果有,中央是决不会心慈手软的,我们听到的是“不管是谁?不管他的官位有多大,牵涉到谁就查到谁”的表态,我们相信中央决不会考虑什么“案件牵连的广泛性”问题的。胡总书记说过,反腐斗争要“以制约和监督权力为核心……抓紧重点突破。”这是胡锦涛前不久在十七届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会上的讲话,这里阐述的是“建设反腐制度体系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突出强调的是“执行力”问题。中央下决心查处的许宗衡案,就是“重点突破”的典型性案件,决不应该有什么“牵连的广泛性问题”考量,而是一抓到底,牵扯到哪里,就抓到哪里。这一点,请不要怀疑。

当然,说《信报》在挑拨或者说人家香港报纸在八卦我们的反腐努力,当然也缺少证据,毕竟许宗衡被抓一年多来,深圳的官场也只倒了那么个“福田区区委书记的李平、龙岗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钟新明”一类的角色。这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许宗衡压根儿就没有把深圳市的同级或低一级的干部放在眼里,不想与他们发生这种交易(这当然好),而是将目光放到了比深圳更大权势的另外的地方;另一种可能是深圳的反腐工作,还有更大的风暴在后面,许宗衡案后,将要掀起更大的打黑除恶、反腐倡廉运动。不管是哪一种,我们且期待着。因为,我们希望看到共和国的天空是蓝的,深圳永远是中国改革试验的希望所在,一切罪恶的贪腐,都将置于共产党执政为民的阳光之下。

所以,仅凭这两点,许宗衡不能死,不许死。其所以不能死,不是罪不当死,而是深圳在进入反腐深水区时,作为一个可供利用的“线人”与活口,看谁还潜伏着,看谁还在贪腐着。你不能让那些受了你钱财的人在你死后举杯相庆。因此,你的“不能死”是“不许你死”的不能死!

(三)

说到此,我也想因此致信许案的办案同志,你们在中央的布署下,清出了这样的一个新中国之最的大蛀虫肥硕鼠,这样的一个上比和珅远比朱勔的大贪官。你们为国除害,为党清障,为民驱恶,老百姓感谢你们,亿万网民感谢你们。听说,许宗衡的案子就要审理清结了。按照法条规定,该由检察院起诉了,接下来就是法院的庄严判决。以许的数字之巨,看来是非死莫属了。但是,我要说,许宗衡现在绝不能死。许的20亿元钱去了哪里,这个问题一定要问清楚,要交结清楚。新中国建国之初查处了刘青山、张子善大案,那时他们的贪污帐目是一万七千多元,一清二楚,且全党公布全社会知晓,这才最终枪决了。由于对整个社会百分百的“全透明”,嘣杀这两贪官的枪声,才在共和国历史上警钟长鸣了近在30年,震慑极大。现在查出的可不是万量级而是亿万量级的贪腐大案。即使香港新闻的水份太多,20个亿的基础上打上个一折也是2亿元。那么,这个钱去了哪里?如此巨大的贪污款项一天去向不清,这案子就算一天就没有清结,那么就得我们人民政法队伍的同志们秉着对历史负责,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精神,穷追猛究。我们不相信《信报》报道中所言的你们会“考虑牵涉面”的问题,在共产党执政的国家里,我们的国情和政情决不容许侵害了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人获得法外逍遥的机会,不管他是谁。以共产党坚强的反腐决心,以党中央各同志的谆谆嘱咐,相信你们会在中纪委的领导下“宜将乘勇追穷寇”。你们应该理解胡总书记前些时候在中纪委五次全会上的讲话,以及所强调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问题,还有“执行力”和“重点突破”的意义所在。如果在许案所涉金钱去向没有明确交待的情况下,让许宗衡死了,不能再说话了,这件事就留下了永远的遗憾!一件本可以向贪官和涉贪团队敲响的重记警钟,就会因此失去了力量。而这件事将留给所有人的,一定是一万个问号,亿万个问号!

所以,不能匆匆地让许宗衡赴死,也许有人希望他快快地死去不再开口,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许宗衡的路子,共和国历史上就将会出现比20个亿更大的贪官群。这种不祥天文数的持续刷新,将置人民共和国于死地,将让我们党的反腐努力化之为泡沫。因此,站在这个角度,不管许是如何的犯了“斩立决”的死罪,一定先留下活口。

许宗衡不能死,也不许死!!

 

一口价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