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向高盛、大摩泄的密?

 2010-11-22 每日经济新闻

 

   
股市大跌阴谋论盛行,股指期货中的空头与国际投行中的两面派高盛成为众矢之的。

 

   
《21世纪经济报道》对高盛扒皮,指出高盛对内外客户呈现不同嘴脸。11月12日,高盛对前一个交易日的A股市场走势发表看法:认为市场大部分时间内低开高走,强势上行,但尾盘石化、银行的急涨急跌令指数剧烈波动,中小盘个股在避险情绪的打击下出现较大幅度回调。技术面上,两市综指下方支撑依旧强劲,上行趋势没有改变。

 

   
国际投行的阴阳脸显现。同一天,高盛以邮件形式提示境外投资者:近期中国央行连续性的货币政策,很可能引发加息预期,建议客户卖出手上获利的全部中国股票。而在10月末,高盛发布了一份积极看好2011年前景的中国投资策略报告,报告的题目为《2011年前景:增长的堡垒》。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高盛的大致判断可能是,人民币资产可以长期看好,但不妨隔一段时间收获一次羊毛,如果正反手都能赢利,何乐而不为?

 

   
如果以阴谋论揣度,高盛指导投资者做空,或者与索罗斯等大投资者联手,在芝加哥、、新加坡市场做空中国市场股指获利。因此,在国内股指期货推出后定期打压股市收获羊毛就成为必然之选。

 

   
高盛对全球经济、中国经济押宝为什么屡押屡中?

 

   
一是业务过硬,可谓又黑又专。在笔者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对于全球汇率市场的分析,以及对中国经济政策的分析,高盛、大摩等国际投行可谓超一流高手。虽然金融危机之前对于原油价格上限判断错误,但高盛大致方向判断正确,市场下挫时基本全身而退。他们在CDS上赚取了不少的佣金,加上有美国政府全力救助,有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助阵,很早就恢复了元气。

 

   
二是标准制订能力。根据任职最长的克林顿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阿瑟·莱维特的回忆录,美国投行、交易所、会计师事务所、上市公司凭借金元能量,可以在国会、政府畅行无阻,而普通投资者成为永远的受害者。游说制订的会计准则、期权奖励等,让这些公司旱涝保收。

 

   
强大的标准制订能力、强大的行业话语权,让这些机构成为国际市场的常胜将军,甚至金融危机都没有损害他们的话语权,道德的批判软弱无力,资金泡沫让他们如虎添翼,在新兴市场搅动房地产、矿产等一系列泡沫。中国金融机构、中国企业在境外上市,如果没有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背书,如果没有高盛等投行效劳,上市根本不可能成功。我国金融机构的数据和那些家底,恐怕国际投行比我们更清楚。

 

   
更可怕的是,一开始政府部门甚至怀着虚心向学的精神,要求国内的企业都由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背书,可以说,中国行业数据一切尽在掌握。他们细致到了深入矿山、码头、轮船,仔细核对进出口数据,与发电量情况,走访各路专业人士,对于中国大宗商品的情况门清,对于期货市场未来的可能走势基本心中有底。我们可以痛恨国外投行的无孔不入,但本国行业、企业之间的内部封闭体系,对一切“毛估估”不求甚解的政策制订过程,宁与洋友的心理,一起为国际投行的话语权垫了底。数千亿的投资溢价,就是中国银行付出的学费,

 

   
最关键的是这些国际投行堪比间谍的情报能力与游说能力,包括国际投行在内的国际大企业的公关能力远非普通人能够想像,力拓案只不过披露出冰山一角。事实上,中国的资源、金融等已无机密可言,曾供职投行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谢国忠表示,国有投资机构不要与海外投行交手,“因为投行在某些方面比摩萨德(以色列特务机构)还厉害,他们能拿到摩萨德拿不到的东西。”

 

   
政策的出其不意是中国政府的强项,每逢中国有重大政策出台或调整之际,国际投行都能押准,如2008年8月,当时还处于从紧的货币政策时期,摩根大通经济学家龚方雄在发给客户的报告中称,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一直在考虑一项总金额至少为人民币2000亿-4000亿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并可能于年底前放松货币政策。此言实在精准,中国的政府机构那些泄密者,那些与国际投行过从甚密者能不汗颜?说轻了这叫泄密,说重了这叫出卖同胞。

 

   
直到现在,国际投行人士依然是中国政府的座上宾,依然是中国权贵阶层的择业优选。他们的同学与朋友遍天下,谈笑间甚至几十亿的项目随手而定。市场中各个主体,从大型国企到地方政府到民企,都把他们当作财神爷,奉迎惟恐不及。

 

注:内部创新与公平力量的匮乏不得不乞灵于外部力量。

   
这才有了以开放促改革之说。

 

   
朋友称现在是关键时刻,强拆处处,越来越血腥。局长日记越来越无耻。此劫不过,未来难料。

 

   
上海火灾后市民体现出的公民意识,让人感佩,处理带上人味,区委书记的大哭,一束束的鲜花,老人与孩子的照片,还原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到整个祭奠过程快结束时,转角处,献上两束花,一束为自己,一束为朋友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