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纵然是“西京乱无象,豺虎方遘患”,中国的状况怎么也比上世纪初晏阳初和梁漱溟他们那个时代,要安定有序,要国富民裕吧?关键是当下的精英有几个还像晏阳初、梁漱溟那样关心平民和乡村呢?

还有多少精英心系平民和乡村?

邱建生兄来电说,他们的“北京晏阳初平民教育发展中心、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纪念晏阳初逝世20周年、诞生120周年,想让我写篇短文。他不提起,我未尝记起晏阳初的诞辰和祭辰,虽然我也读过晏阳初的书,写过纪念这位世界知名的平民教育家的文章。主要原因自然是,当下中国的热点新闻事件此起彼伏,我这个写时评和杂文的人应接不暇,无心发思古之幽情。可是,纪念晏阳初为什么不是紧扣现实的事件,而是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