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焕按:通胀猛于虎。存钱到银行,房子进去,茅台出来;投资到股市,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成都汤玉莲,33年前存款400元(一套房子),如今换来835元(一瓶茅台酒)。世行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一针见血地指出:“穷人把钱存入银行,实际上是补贴富人”。

      今日之政策,一边是超发货币,一边是打压房价粮价菜价。岂非缘木求鱼哉?!吾之揭示真相,期冀大家当机立断,勿被小小房价遮蔽心灵蒙住双眼。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为房地产商走狗。

 

通胀猛于虎:用什么来消化超发货币

 

—2010年11月2日星期二

 

      近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在上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坦言:“过去相当一段时间,央行存在货币超发的问题,特别是2009年,为了应对金融危机采用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吴晓灵直言,“过去30年,我们是以超量的货币供给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 根据央行数据显示,今年9月末,广义货币余额已经达到了69.64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前三季度GDP达26.866万亿元计算,超发货币将近42.774万亿元。(2010年11月2日《中国经济周刊》)

      另据2010年10月19日 《证券时报》报道,中国货币供应十年扩大450%:9月份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广义货币M2余额达到69.64万亿元。据悉,目前我国的M2是GDP的1.8倍,而美国只有0.6倍,、韩国不过是1倍左右。按照经济学家谢国忠的观点,中国现在的货币供应量是10年前的4.6倍,这还只是银行表内业务的增加,加上表外业务,货币供应量超过5倍。现在中国的通货膨胀、炒房、炒地的程度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水平,和89年的日本非常相似。现在中国商业和家庭地产的总价值已经达到了4倍于GDP的水平。

      “通胀无论何时何地皆为货币现象”——这是货币学派创始人弗里德曼的一句经典名言。我们看到包括绿豆、姜、蒜、辣椒、苹果在内的农副产品轮番上涨,以及房价、红木家具、艺术品、高级珠宝等的轮番上涨,其实都是央行货币超发的结果,多余的钱在市场中乱窜,多年累计起来的过量货币已经给中国经济实体带来了巨大的通胀风险。而现在的价格管制和打压政策,我把它比喻成吹气球和捏气球——超发货币就是不断给气球里面吹气,但又想捏住气球不让它膨胀,不但搞得价格部门像灭火不及的消火队员,而且会轮番把一个个市场都相继破坏一遍——那些被管制得较松的领域就会自行引爆,像红木市场、黄龙玉市场等等,大涨大跌,往往几年都恢复不了元气。而在水、电、石油、煤气、房地产等等都轮番上涨的情况下,让本来就处于国际市场的价格洼地的农副产品不涨价,对农民又相当不公平、相当不利。

      但是,发行出来的货币就像泼出去的水,基本上是没有收回的可能的。加息、提高银行的准备金率等等,都只是杯水车薪,不可能收回货币本身。如何消化超量货币,是一个极为复杂而难解的问题。但从短期来看,人民币国际化来化解货币超发既不现实也不可行。

      货币就像流水,哪里被堵住了,它就流向另一个地方;如果让它们分散地、均衡地流到该流的一切地方,它就能很好地滋润沃野千里,造福百姓万民。因此,对货币的管理宜疏不宜堵。否则,这个地方被堵死了,它就会在另一个地方泛滥成灾。诚如北大教授周其仁所言,根据中国改革的早年经验——“水多了加面”,比较合理的政策组合似乎应当是:或动员更多的资源进入市场,以消化源源不断超发的货币;或减慢市场化改革的步伐,但必须严格控制货币的超发。“最糟糕的组合呢?就是既听任货币被动超发,又在市场化改革方面畏首畏尾、裹足不前。”

      中国在缺钱的道路上跌跌撞撞地走了三十年,如今终于在和平环境里有了“有钱”的体验,行政主导型经济和外需输入型通胀,加上惯性本身的作用,超发货币可能都还会持续一段时期,因此,当下和未来比较可行的思路,是动员更多的资源进入市场,以消化源源不断增发的货币。所谓“动员更多的资源进入市场”,换一句话来说就是将更多的资源进行公平合理有效的市场化、资本化改革。笔者认为,在这方面,我们至少有两条途径:

一是将农地、农房进行完全彻底的独立产权化和资本化,允许银行资本和社会资本进入这些领域。既可以籍此推进农业现代化、提高农业收益,又可以籍此缩小由城市化带来的对农民的剥夺。当下城市化的过程中,由于农地、农房没有资本化,不允许社会资本和银行资本自由进入这个领域,导致在城市化过程中农房、农地的价值被严重低估,城市土地和房屋刀削斧劈般地直线增值,农房、农地则刀削斧劈般地直线贬值。这是不公平的。

      中国自古就有一旦有了钱就购田置地的传统,但是今天这个传统被人为阻断了。重新开启这个传统,不仅能够有效吸收超发货币,而且一定能开启中国未来缩小城乡差距的新纪元。

      为了在农房、农地资本化过程中切实保护农民的利益,可以规定不管资本所有者花多少钱买农民的土地,农民都应该至少占有该片土地的20%或其他比例的股权;也可以规定置地总规模上限。具体额度可以讨论。

      另一个途径就是有步骤开放城市郊区的山地,以及无人的海岛等优质地块,允许富人通过土地竞标的合法方式获得相应土地并在上面盖山庄、别墅。最近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印度首富在贫民窟花63亿人民币盖27层豪宅的事,仅仅这栋住宅的服务管理人员就达到600多人,相当于一个中型企业呢!(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