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光东

2010年11月22日,蔡定剑教授因病去世,享年54岁。

生老病死本属人世寻常,生前履历中,蔡定剑只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之一员,学界影响断不至“泰斗”级别;虽曾任职全国人大办事机构,亦不过官至副局。这般无权无势无官无衔的学者离世,照理是归于“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之类的。

然而,各界反应却明显“逾制”了。22日凌晨辞世,当日上午,中国各大门户网站即在新闻首页显要位置发布讣闻,微博、博客、短信、电话中,看似不相关的人都在传递其不在世消息。数日之内,各色人物的祭文、各大报章的报道早已难以胜数。11月23日,中国政法大学学生自发举办烛光追思会,此乃汶川地震和玉树地震之外,法大同学组织的第三次集体追思。将于11月26日在八宝山举办的追悼会,据悉业已花圈满堂难以摆下,届时料必是一番人山人海的景象。

蔡定剑可谓哀荣备至,然哀荣何来呢?

蔡定剑的学问当然一流。在其从事的宪法、人大代表大会与议会制度、选举制度等研究领域,著述颇丰,其《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宪法精解》、《历史与变革——新中国法制建设的历程》已步入经典之列。

学问一流,影响往往限于学界。但蔡定剑绝非独坐书斋,而是行走于“锋面”的践行者。锋面,乃气象学上两个不同性质气团间的倾斜界面。实务工作背景让他的学术气质迥异于他人,期盼社会点滴前行的热忱使他热衷于通过大众媒体传播理念,学理与实操、学界与大众之间,他频繁切换,游刃有余。收容遣送、违宪审查、野蛮拆迁、改良选举等热点问题,他迎头而上,总能发出独到的声音。反就业歧视、公众参与城市规划、预算公开、地方政改等实务问题,都活跃着他贯通政学两界、辛勤组织的身影。

而支撑蔡定剑做这一切的精神源头,目前正经由回忆者的记述而愈发清晰。他不偏激,不厌世,因而更醉心于现实制度的建设改良。他执着,热忱,故而乐于启蒙大众,为民主正名,为宪政张目。病痛中的他,反复说的却是“我们做知识分子的,不就是希望国家好,希望老百姓过得好吗,不就是希望推进我们的民主宪政吗?” 他的梦想,是把宪法从一个文本,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保障人权的程序和现实的制度。他的遗言,并非交代家务后事,竟是“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从单个的人而言,他的一生,完成了立德、立功、立言。

为什么这么多人纪念蔡定剑?因为人们敬重他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与风骨,而他的梦想与嘱托,正契合了时代大势,折射出人心所向。蔡定剑之立德、立功、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