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什么“政治优势”

闵良臣

《人民论坛》杂志11月下半期刊载了一篇颇吸引眼球的文章,题为《中国的政治优势究竟在哪里》。文章开篇就告诉我们:

“ 调查说明:许多人认为,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拥有强大的政治优势;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外关注的‘’的根本在于政治形态,其核心就是中国的政治优势。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谈起政治优势问题,但很多人未必真正清楚中国的政治优势是什么。中国的政治优势究竟在哪里?哪些是真正的优势,需要坚守好保持好,哪些还需要改进不断完善等。”

读了这段话,不知别人如何,自己先是一头雾水。因此,我很想知道,“现实生活中”,究竟是哪些个“我们”“常常谈起政治优势问题”。既然中国“很多人未必真正清楚中国的政治优势是什么”,甚至“在对1000位群众的调查中,我们发现,70%以上的受访者表示,‘既不懂政治优势,也不关注政治优势”,那么到底是哪个“我们”“常常谈起政治优势问题”?

我们有“政治优势”吗?我们有什么样的“政治优势”?在整篇“调查”中我没看到我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政治优势”。如果说一个国家人民的民主、幸福和尊严是最大的“政治优势”的话,那么我们有这些“政治优势”吗?回答显然只能是否定的。我们有些人所说的“政治优势”,说来说去,主要就是说我们在一个执政党的绝对领导下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然而,即使这一点所谓的“政治优势”,在调查中也还是不攻自破了。济南军区政治部干部部处长王培佐在接受“调查”中说的是:“如果说只有我们中国能集中力量办大事,那么,西方国家就没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例子吗?”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自然不会忘记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我们在救灾时不遗余力地宣扬我们这种“集中力量”“救大灾”、“办大事”的能力。可我又清楚地知道,美国“9·11” 事件,如果是发生在我们这里,也不知会比人家悲惨多少倍。至于人民论坛的“调查”中那几个什么官员,如“中共攀枝花市委党校副校长”、“中共马鞍山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部长”,还有“甘肃省委组织部人才工作处”的以及“甘肃省委办公厅调研处副处长”、“广西北海市委”等人所说的话,又有几个长着自己头脑的中国人会相信呢?我担心这些官员自己都未必相信。他们说那些话不过是官话是套话,再说白点,不过是为了怕犯“政治错误”,并因此丢掉自己的官帽,因此毫无可信度。不然就让我们顺手拿出两段像“解剖青蛙”一样来看看。

甘肃省委办公厅调研处副处长张滨在接受“调查”时是这么说的:

“ 我认为中国最大的政治优势是其强大的控制力和领导力。西方由于实行三权分立、总统选举等制度,使得其执行力大打折扣。比如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的很多决策都需经参众两院审核通过,这实际上使得其决策能力受到了影响。尤其是在应对重大危机的时候,更凸显了这一缺陷。但是中国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从根本上是一致的,这就使得国家的决策执行能力特别快,这体现在应对自然灾害,办奥运、世博会等方面比较明显。”

这一节话,稍有头脑的人读着想必都会觉得很可笑。如果说中国有“强大的领导力”,还勉强说得过去的话,那么“强大的控制力”又是什么意思?我并且很想知道,这个“强大的控制力”到底是依靠什么获得的?是依靠“历史选择”后“党管一切”还是依靠“稳定压倒一切”?而这两个“依靠”早已被广大的网民以及不少专家所诟病。别的不说,就是在人民论坛杂志这次所谓的“调查”中,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与公共管理教研室主任王占阳教授即使说得比较委婉,也已经够明白了:

“ 中国政治体制沿袭的是苏联模式,它的优缺点是一体的,缺点是权力过分集中,优点是权力集中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有利于稳定。……旧体制的优势,在中国已经逐渐耗尽了,而负面的作用在迅速增长。目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社会分配不公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形成就有权力过分集中的问题,再片面强调中国政治体制的优势已经过时了。”

“苏联模式”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斯大林的“法西斯专制”吗?这还要说得多么明白?“旧体制的优势,在中国已经逐渐耗尽了,而负面的作用在迅速增长”,这又是什么意思?我们有些打引号的“知识分子”有些官员可以思想平平,但总不至于笨到在三岁孩子的智商之下吧。当然,如果真是如此之“笨”,倒也罢了,最可怕乃至最恐怖的是,有些“知识分子”有些官员为了他们那点可怜的既得利益,不惜装糊涂,不惜自欺欺人,甚至为虎作伥。

我们再来看看广西北海市委一位官员“郑言实”(从此人没有让媒体报出自己具体的官职,我有理由怀疑这也是一个虚名)在接受“调查”时是如何说的:

“ 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最广泛地团结各民主党派的力量,形成了强大的合力,这与西方的政党轮流执政有着本质的区别。而中央集权的强大,在这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确保了我们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诸如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的成功举办,诸如汶川地震抗震救灾、抗洪救灾、抗击雨雪冰冻灾害等等,无不体现出我们制度的优越性,这是我们最大的政治优势。无论是印度式的民主,还是日本等国家(地区)的政治乱象,都无法取得今天的成就。”

大家看一看这段话被专门提出来后,是不是更可笑。如果说我们是在这样一个执政党的领导下,因此就“与西方的政党轮流执政有着本质的区别”客观上还要算一句真话的话,那么后面那些想用来证明这个“本质的区别”的优越性的“举证”,又是多么地可怜、多么地说不通哦!请问这位郑官员:中国举办过几届奥运会?又举办过几届世博会?怎么才刚举办过一届奥运一届世博,你就敢于如此鄙薄那些举办过多次奥运会及世博会的西方那些“政党轮流执政”的国家和社会呢?你说这些话依靠的是什么逻辑?你说这些话时脸就不红吗?

如果说上面两位官员所说的话让我觉得很可笑,那么被称作“中共攀枝花市委党校副校长”的赵厚钊在接受“调查”时所说的一段话,自己读着时就有要作呕的感觉,因此也就只能恳请广大网友原谅,恕我这里不对这只“青蛙”再进行“解剖”了。

也正是鉴于以上“解剖”或叫分析,自己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政治优势,说白了,就是专制优势;如果说我们还有“政治优势的核心”的话,那么,这个“核心”,也正是“专制的核心”。舍“专制政治优势”,可以说,我们毫无真正的“政治优势”可言。

2010-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