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价控制通胀重回计划经济时代

限价控制通胀重回计划经济时代

 

2010-11-17 京华时报

 

   
对付通胀的最好办法是提高生产效率、紧缩货币,而不是实行限价政策。

 

   
国内通胀压力大增,10月份CPI上升到4.4%,超过警戒线1.4%,此次通胀主要由食品价格上涨推动,因此对低收入阶层有巨大的冲击,贫困家庭现在面临的通货膨胀是整体通胀率的两倍。他们的工资上涨赶不上货币的贬值。

 

   
有些专家提出用限价等行政手段解决通胀,据报道,此次调控组合拳可能包括在价格连续上涨过快并超过限定幅度时,采取行政措施限制价格继续上涨;此外,在各省继续强化“菜篮子”市长负责制。对于资金炒作农产品的现象,将采取更加严厉的惩罚措施,尤其是针对炒作玉米和棉花。今年5月,三部委联合下发通知,称一旦确认为囤积居奇等行为,将进行多达5倍的处罚。

 

   
行政限价是计划经济式的愚昧做法。从来没有行政限价可以取得成功。

 

   
不幸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处于经济滞胀期,有过两次价格管制,1971年8到11月冻结工资金,1973年6到8月管制油价。但两次管制都以失败而告终,因为尼克松管住了油价,却不能降低油品的需求与石油生产。如果把石油生产地的价格也管住了,那全球油价都会上升。我国计划经济时代,管住了所有的物价,代价是物资紧缺,所有的产品凭票供应,几张粮票就可以换得农民的一筐鸡蛋。

 

   
与尼克松所处的时代不同,目前的价格上升是热钱流窜的结果。热钱推高了资产品价格,而后推高了原材料价格,当大部分企业无法靠提高劳动效率消化成本时,不得不大规模提价,于是发生了普遍的通胀。各国央行发放的货币越多,热钱越是四处流窜,金融不稳定性随之增加。于是,我们不得不面对如下的尴尬局面,上半年还在防通缩,下半年不得不抗通胀;资产品价格刚到高位,转眼又发生暴跌。所有这一切,都是预期不明、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惹的祸,从美联储到日本、中国央行均难辞其咎。

 

   
目前的通胀压力由两股水流合成:一是原材料价格上涨,二是货币发行量增加,要解决本轮通胀必须正本清源,一是提高企业效率消化源源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二是实行负责任的货币政策,给予市场非常明确的反通胀预期。

 

   
我国目前存在的问题并不是民企效力不够高、工资不够低,而是指挥资源配置制度的整体效率低下。这么多年来,我国的征税成本居高不下、行政开支易涨难收、大学毕业生钻头觅缝想当公务员,足以说明我国整体资源效率不高。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国对重要资源实行国有控股,在多数企业的原油进口权、批发权被剥夺后,屡发油荒却没有解决之道。以至于在川陕边界加油货车排队几十公里,让人想到了尼克松时代美国人排队加油的盛况。

 

   
如果政府效率与大企业效率大大高于货币的增速,我国的内部通胀就可以被平抑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相反,如果政府与大企业成为赔钱的黑窟窿,那么有多少新增财富都会被源源不断的货币所稀释,外在表现就是货币购买力下降,通胀预期上升。而中铁建一个项目就可能赔出去41亿元人民币,需要国内填补黑洞,亏损的中铝控股了云南铜业,效率如何提高?

 

   
另一方面是我国的货币连年超发,2001年-2003年间,中国M2增速16.6%,GDP增速为9.8%,CPI增速为1.4%,M2增速超出GDP增速与CPI增速之和5.4个百分点;2005年-2007年间超出2.8个百分点;2008年-2010年9月超出9个百分点。多年积累的超发货币,并没有彻底被资本与货币市场消化;加之美日的量化宽松政策火上加油,使通胀预期一发不可收拾。

 

   
改革资源配置机制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让资金、资源落到诚信、有前景的成长型企业手中,剥夺骗子公司的行骗特权与低效公司的生存权;建立独立的负责任的货币体制,在外御热钱的同时坚决紧缩货币,中国的经济将重回高增长低通胀轨道。

 

   
2008年限价没有限住牛肉面的价格,现在就行吗?

    

2010年11月17日, 10:1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