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美国的感恩节,中国最早的微博–fanfou.com)神奇地回来了。

老饭友们奔走相告,在虚拟空间里相互拥抱。认识归认识,换一个时空见面,感觉还是不一样。这好比在天堂里遇到老友,过炼狱时遇到李刚,都会有一种神奇的新鲜感。

Screen shot 2010-11-26 at 上午12.00.56

尝试了5次,想起饭否密码,心忐忑登进去,开始时间穿梭。

7月7日,是掠食者挑起事端的日子,2009年7月7日,饭否定格到这一天。

我打开私信,记忆激活,想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2009年7月初,一位饭友给我发来私信,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姑娘认识。我暗箱浮动地问,不会是你毛遂自荐吧。

对方说:“本来吧,我很想介绍我自己的,哈哈,可惜,我太不文学了。根据对你博客的长期关注了解,我就放弃了。给你介绍个美女精灵。”

2009年7月7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用一种适当的方式套出姑娘的联系方式,我私信道:“什么美女不美女,精灵不精灵,同在饭否漂,四海皆朋友,她也上饭否吗?”

然后,然后,我就再也上不了饭否了。

2010年11月25日,我重新登上饭否,我发现,就在7月7日当天,那位发扬孔融让梨精神的饭友,给我回了一封我407天以后才能看到的私信。“她不上饭否,她的QQ号是:XXXXXXX”

我惊出一身冷汗,真是幸运啊,假如当年饭否不关,我一定会收到这封私信,说不定就会跟这位美女精灵联系。如果那样,也许后果不堪设想,没准我将一次错过这一生最珍贵的姻缘,跟我老婆失之交臂。

感谢国家,果断关闭了饭否!

感谢国家,没有关掉豆瓣!

2010年1月中旬,我通过豆瓣网,认识了一生中最对的人,我的老婆。

在饭否告别的400多天里,网络帝国地覆天翻。那时,我还在兴奋地摆弄刚收到的Kindle2,iPad的设计图还在乔布斯的公文包里,iPhone 3GS刚刚上市,新浪还没有做微博,那时,人们还忙着偷菜,那时,我还没有结婚……

如今,饭否已回来,各种庆幸之最大的是,我们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