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的补贴和拉美化的趋势!

 

看到这个题目,您别说我胡扯,且看完本文。

 

腾讯的老总,身价数百亿的马化腾,以及深圳其他一些著名公司的高官,被曝至今仍在接受深圳市政府每月的3000多元补贴。据腾讯发言人说,马化腾尊重深圳市政府的人才政策,并会把这些钱捐给慈善事业。说实话,马化腾用以乾坤大挪移,将自己坐拥数百亿仍接受补贴,作为一种被动行为,而矛盾转移给深圳市政府。这种逻辑是很容易驳倒的。正如官员受贿被查后,可以说,我也是无奈,被动的。废话,要是主动索贿,罪加一等。虽然,性质不同,但是,道理是一样的,把责任全部推到深圳市政府,似乎也不公道,当然,最需要检讨的,确实是深圳市政府的政策。

 

先不说,这种补贴富豪的政策动机有多么正确,什么吸引人才落户,促进高科技产业,理由良多。笔者想问其中一点,什么样的人是人才?大浪淘沙,有本事闯出来就是英雄,市场经济,如果没有本事,给他补贴也是没用的。因此,深圳市政府的政策,如果是给成功者的,那么典型的马太效应,有了的,要加倍给他们。如果说人才是政府所认定的,以学历等为标准,谁都知道,在中国学历并不代表能力,官员伯乐看中的就是人才?如果我爸是李刚呢?

 

可以说,深圳市政府这种类似人才政策,并不是孤单的,其实,全国各地都存在这种那种的补贴,从户口到房贴,乃至给某些公司的巨额财政补贴,科技资助等等。一个政府主导的半市场经济模式,是不争的事实。请允许笔者问一句:这些钱是哪里来的?

 

土地财政!谁都知道,中国地方政府是吃土地财政的,没有这些预算外的土地财政,真不知道地方政府如何过日子,而,土地财政,就不能绕过宜黄血拆等血淋淋的事件。说实话,发给马化腾之类富豪的补贴,其中也包含着如宜黄血拆,唐福珍自焚等各类强拆后的血钱。为什么这些血拆的钱,没有进入老百姓继续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居然,有部分进入了最不该进入的地方:超级富豪的钱包?这真让人情何以堪!

 

当然,看多时评的国人都知道,考核地方政府官员政绩的,就是GDP数字,发展经济的就是能吏,就能升迁。而发展GDP,拆了弱者的地,把地卖给开发商,开发商高价卖房,就是GDP之第一桶金,对于原拥有土地的百姓来说,可以说是第一滴血;地方政府拿了第一桶金后,将其中部分用于公车、招待、维稳等必要费用外,接下来就是,补贴成功者,让他们留在本地,再续辉煌,每月3000多元的补贴,对马化腾之流虽然少了点,也算地方政府一点心意。然而,地方政府在税收,劳动政策,司法保驾护航等对马化腾们的补贴,才是真正的大头,这些大头,说实话,也来自强拆的土地财政。马先生们和地方官员之间的关系,在这一来一去,想必也很密切,富豪是政府首脑座上宾,而百姓要见领导,必须在大接访时通宵排队,这恐怕是老百姓的第N滴血!

 

见微知著,中国社会地方权力和财富的紧密结合,其社会结构的其余部分,必然是社会底层民众和少数知识分子民粹的结合。这恐怕是多年前,有识之士就在警告,中国社会不要走向拉美化。随便翻翻拉美的历史,直到最近才算政局稳定,之前近百年的民粹和精英政治的轮替,社会动荡,政局不稳,执政党在掌握没有制约的权力时,也以发展经济为至高目标,几乎每个政权,如墨西哥、阿根廷、巴西、智利,都有一段长时间的经济奇迹。权力和富豪结合,缺乏足够的中产阶级,同时,也缺乏社会财富公平分配的机制,一旦经济危机,精英政权失势,民粹的钟摆必然是要摆向另一个极端,一旦民粹过头,掌握军队的精英,往往会使用军事政变。如此轮回,之前的经济奇迹,也慢慢在雨打风吹去褪色。

 

各国有各国国情,但是,如果社会结构类似,过程和结局往往会类似。正如一个东欧诗人说,过去,我们以同样的姿势飞翔,或许,以后,我们也会以同样的姿势坠落。对于地方政府,笔者以无话可说。然而,对于马先生等,或许对于地方政府的好意,无法拒绝,但是,作为一个号称有社会责任感的超级互联网公司负责人,是否也需要为社会考虑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抵制下拉美化的过程,而不要既享受地方政府补贴的同时,又享受一下对社会底层做慈善的快感,要知道,明知是带血的金钱,这一来一去,沾了自己的手,恐怕也是有罪过的!

 

要是马先生等很享受这种赢者通吃,左手补贴,右手慈善的拉美化过程,就当笔者胡扯!

删节发于南方都市报专栏

 

 

2010年11月2日, 8:3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