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与球

 

感谢政府感谢党

 

 

这回西安没去成,很开心,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家里漏水,开发商用了根烂管子,爆了,不知道流了几顿水,整个墙面几乎都湿透,才发现。先是一位来玩的朋友发现楼下卫生间在滴水,后来连一层的楼梯、门框都湿了,才觉得一定是哪里漏了,而且漏得很厉害,于是从周一到周三整整奋斗了三天,请了工人来维修才搞定,要是周一、二在西安,家里领导恐怕只有哭鼻子上网买救生圈过日子了——我家领导刚才也表示了感谢之意。

 

第二,原本就不愛跑,宅。所以基本上不开会,尤其是外地的会,除非想见某个人——当然最大可能是美女,其次是想念已久的师友,我从来是重色轻友的;没特殊情况不参加人多的聚会,通常六人以上的聚会除了寒暄没别的事可干。要是一周两天呆在外面,这周就一点都不放松了。

 

第三,我只是个读书人,在课堂上说点常识,说点真话,一直觉得这只是尽一个教师最起码的职业义务,毫无特殊之处,不值得特别嘉奖,没想到这回要移讲台于西北,却把陕西维稳办、西北政法大学的某些官僚搞得如此紧张,说什么“决不能让萧瀚进入西安。而且他如果来,想走就不那么容易了。”“将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萧瀚进入西北政法课堂。”想象一下这种大吼一声拉开架子,严肃立起高射炮打蚊子的样子,怎么都觉得万分滑稽。这点应该向中国政法大学学习,我们学校的校团委取消了我一切的校内演讲,连讲愛情也不行,学生读书会找我做个嘉宾点评,也被“教室没有了”,他们可从容得紧,从来没有付出过半点代价,更不可能“不惜一切代价”。西北政法这么大惊小怪,与法大团委相比,真没见过世面,好丢人的。尤其是贴海报的学生身上,他们也要花一笔维稳经费去恐吓一下,太没出息了(我要正色地说一句,谁欺负学生谁就是最大的王八蛋,是王八恐龙蛋)。据有关人士说,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其实因为一直没逛过窑子,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至少目前还没能亲身验明,所以我自己也不知道他说得对不对,不过,家里买米的时候,几十斤米我就扛得气喘吁吁,这倒是事实。关键是,我真的没做什么,怎么有资格获得诸多过分的待遇,这很容易在人民群众中间引起盛赞之下其实难副的效应,人们会以为我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才会得到官方如此超常的赞誉。所以,说实话,我很惶恐,因为我的所言所行真的配不上这样的高度重视。

 

有鉴于此,我诚心诚意地觉得有必要向人民群众解释一下,我真的没做什么,你们别误会,我只是个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手有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没什么特别之处,他们搞错了,他们的“不惜一切代价”实在是花错维稳经费了。另一方面,我也诚心诚意地感谢政府感谢党,你们总是这么罔顾事实地夸赞我,让我时时生发想钻地缝的念头,我是个实诚的人,懂点虚浮之累,真的不敢当不敢当,汗……

 

下回千万别再为我个演讲费这么大劲,老外知道了要笑话咱的,我很愛国。

 

2010年11月12日於追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