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保定10月18日电 (记者吕子豪)河北省保定市急救中心17日晚间证实,位于此间的河北大学新校区16日晚被肇事轿车撞伤的两名女生中,一陈姓女生于17日傍晚经抢救无效死亡,另一重伤者脱离危险转院治疗。
据目击者介绍,16日晚21时40分许,在河北大学新校区易百超市门口,一辆牌照为冀FWE420的黑色轿车撞倒两名穿着轮滑鞋的女生后,司机不但没有停车,反而继续去校内宿舍楼接女友。返回途中被学生和保安拦下,但该李姓年轻男子却高喊“我爸是李刚!”
事发现场,肇事车辆前挡风玻璃当场撞碎,两被撞女生一人昏迷,一人倒地不能动,昏迷女孩头部有血迹。事发后,有学生去通知校警卫室,有学生去通知校医,有学生拨打了110、120,也有学生记下肇事车辆车牌号。
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百楼派出所17日下午向记者证实,16日晚该所确有值班民警出警到该事故现场,但称对肇事者身份不清楚。随后记者来到保定市交警二大队事故中队值班干警处,被告知当晚处理事故的两名值班干警还未回来,具体情况仍不清楚。
17日16时30分许,记者来到保定市急救中心。在三楼ICU重症监护室外,有近20名男女学生焦急等待。据一女生介绍,正在抢救的女生为河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大一新生,姓陈,20岁,现在仍未脱离危险。另一名女生左腿骨裂,已脱离危险并转院治疗。当现场一男生约记者出来介绍详细情况时,遭一自称学校老师的男子阻拦,并称等有结果再说。
另据河北媒体报道,两名女生被当场撞飞,随后落在车的挡风玻璃上。在被拦截后,该肇事者口出狂言称:“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
两日来,该事件引起此间网民广泛关注,网民纷纷在论坛和贴吧中声讨肇事者。经记者多方了解,该肇事男子的父亲确为保定市某公安分局副局长。

闲话“

官二代是相对于富二代和贫二代的又一个网络新词,其主要针对高官的后代很容易获得权力的现象,同时也形容高官后代的种种不良行为。
对比“
比“官二代”更高调的是“富二代”。近日,各地高校陆续开学,“富二代”们的张扬作风在各大媒体镜头下亮相。广州大学新生在网上“炫富”,发帖询问“大学城哪里可以加油?我的车是宝马MINI”。前些年舆论对“富二代”的关注大多集中在他们能否承担起家族事业的重任,能否书写“从富到贵”的商业文化新篇章,从而打破中国“富不过三代”的传统魔咒。不过,杭州发生“富二代”胡斌撞死斑马线上路人,各地也不时传出“富二代 ”拿钱摆平交通事故后,舆论开始把爱飙车、爱闹事、爱炫富、爱享乐与这些民企继承人画上等号。 在很多人眼里,“富二代”是一些开名车、穿名牌、戴名表、举止张狂、挥霍无度的纨绔子弟。“富二代”的公众形象就此跌至谷底,甚至有被“妖魔化”的迹象。他们用晒私人飞机、用百元大钞点烟的方式网上斗富,现实中他们以骇人的“七十码”速度开车狂奔,使斑马线上老老实实过马路的普通市民心惊不已。骄奢淫逸已经成了他们的集体形象标签。每次“富二代”的恶行曝光,社会舆论都随之愤然,共同声讨,“富二代”几乎成了过街老鼠。
对比 “贫二代”
与“官二代”的春风得意、“富二代”的无忧无虑相比,普通人特别是工人、农民及农民工的子女“贫二代”的命运更令人担忧。北京媒体工作者石述思近日在网上发表文章,列出的“穷二代”18条标准在网上被广泛转载,唤起人们对贫困家庭子女的关注。石述思说:“如果符合其中部分标准,那就需要高度警惕,努力鼓起生活的风帆,最终还要靠你的努力。”江苏省传来的消息证明石述思“靠自己”的劝告是有必要的。江苏省由政府出资为“富二代”开培训班,这引起了公众舆论的质疑。“贫二代”无权无势,是社会的弱势群体,更需要政府的资助倾斜,而事实恰恰相反,这是不是说明一些地方对弱势群体关心得太少?也许“势利眼”的指责对一些招收议价生的学校、为“富二代”出资培训的政府有些过,但的确反映了他们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不够。有专家指出,“贫二代”在数量上远远超过“富二代”,是在生活压力下苦苦煎熬的“倒霉蛋”。他们的命运直接关系国家前途和社会稳定,有理由赢得政府和社会更多关注和关心。
“官二代”问题并非今天始,可以说由来已久,从未得到
有效的解决。最常见的,便是“官二代”打着老子的旗号,承揽工程、倒卖指标等等,违法乱纪,大发横财。

“官二代”问题,表现虽然在“二代”身上,但根子却或多或少与官员本人有关。古语云:子不教,父之过。某些官员,自己不好好当官,正确用权,经常摆官架、显官威,说假话,干坏事,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焉能学好?

在关于“官二代”的说法中,网络上几乎是骂声一片。平心而论,官二代原本只是一个中性现象。任何行业皆有二代三代,所谓世家之谓。美国也有父子先后当总统的,比如老布什与小布什,在同一个时代当总统。但没人认为小布什当总统是靠老布什的人脉关系与政治基础当上的。

人们可能有一个误解, 28岁当上副厅级干部,23岁当上地级市的副局长,年龄显得很扎眼。邓小平23岁就是中央秘书长,25岁举行百色起义。邓小平后来总结说,我20多岁就在中央做大官,啥也不懂,但是干得也很好啊。就“官二代”而言,年龄不应该是关注的焦点,而是任命干部的方式与程序出了问题,提拔官员的方式方法出了问题。

虽然干部选拔是在公开公正的名义下进行的,但所谓的公开选拔在一些地方却成了一些人任人唯亲的遮羞布。诚然,没有人否认官二代做官不是公开选拔的结果,但这一结果实质上却又是对公开选拔程序是否公平公正的最大质疑。值得注意的是,每次类似的事情发生之后,地方政府都三缄其口,跟舆论玩起“躲猫猫”,反而使公众的兴趣更加高涨。

“官二代”的出现,并不是说官员的后代就是“官二代”。“官二代”是作为一个特定时代里特定的问题出现的,这里的关键是“官”字,如果官成了二代的前提甚至成了充要条件,使得这种正常的现象成为一种不正常的官场体制或官场形态的时候,就等于把公权变成了私人的东西而世袭,就触及了社会制度中最基本的底线。

这是因为,我国官场或公务领域的裙带关系、近亲繁殖现象相当严重,从国家一级的大机关、各政府部门,到高校、企事业单位,父子、夫妻、连襟等亲属分居上下级或同级领导岗位的现象比比皆是。现在近亲繁殖又蔓延到国家公务员的录用上,其弊端正在一一显现。如此,“官二代”这一现象可谓是近年来权力腐败现象的派生品。

正如常识告诉我们的那样,“富二代”和“官二代”不见得都是坏人,“贫二代”也不见得都是好人。但是,这样两种明显的不公平,加上日益恶化的官民矛盾,必然使得“官二代”成为众矢之的。事实上,一些“官二代”疯狂抢夺资源(包括人事资源)的行为,已经成为令人不敢恭维的官场风习的一部分,最大限度地为社会上仇官的情绪添加了燃料。跟平民相比,官员的后代,原本就有竞争的优势,如果连竞争本身都被取消,变成赤裸裸的有权者通吃,那么,由此造成的社会危机,是不言而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