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街观察】06茶党大派对

The Party of “Tea
Party”


李华芳




美国的中期选举终于结束了。当共和党获得众院,下一任众院议长的共和党众院领袖约翰·博纳泪光闪烁,投票站和大屏幕上共和党人拍手拥抱欢叫庆贺,就连我这个异乡人都深受感染。事实上,对一个从来没见过选票的人而言,各个投票站前的中文指示牌带来的冲击甚至有点太大了。


共和党夺回众院,尽管在参议院依旧落后,但抢得了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印第安纳、伊利诺伊、阿肯色和北达科他州等原属民主党的参议院席位,民主党仅保持了微弱优势。

 


不过这还不是我看到的亮点,我看到的亮点是“茶党运动”(
Tea Party
Movement
)。中国有不少媒体说茶党成员鲍罗兰(Rand
Paul
)当选肯塔基州参议员,严格来说,并不存在“茶党”这样一个“党”,茶党运动仅仅是一个运动,是指各党派人士一起活动推动缩减政府开支和减税的运动。共和党的前副总统候选人萨拉·佩林是茶党运动的发起人之一,但佩林依旧是共和党成员。茶党运动的另外两个成果是佛罗里达州鲁比奥(Marco
Rubio
)当选参议员,和宾夕法尼亚州图梅(Pat
Toomey
)当选参议员,这两人也是茶党运动的积极支持者。

 


那么作为
20092月份才兴起的茶党运动,为什么能有如此大的影响呢?答案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时势造英雄”。

 


此番起于次贷危机的美国的经济危机,一开始饱受责难的是共和党的宽松经济政策。包括一系列的政策选项,主要是放松金融管制和实行长期低息政策。格林斯潘不做联储主席后,还被人揪出来口诛笔伐。随后奥巴马启动巨额经济刺激计划意在恢复经济。美国有一个专门的词汇针对奥巴马,称为
Obamacare。这个词语是将奥巴马Obama和他极力主张的医改方案Medicare组合在一起形成的一个新词。现在大体上被用来指代奥巴马政府的大包大揽,这个词或可以翻译成“奥巴马保姆”。

 


而茶党运动正是针对“奥巴马保姆”而来,一开始的目标有两个:一个是减少政府开支,另一个是反对民主党的医改方案。前一个目标实际上是既反民主党,也反共和党的。因为共和党政府因为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也增加了联邦的财政赤字,扩大了政府开支和国会专款。但主要还是反对民主党的巨额经济刺激计划。这一运动迅速扩大,是因为
AIG高官在经济救助计划中继续享受高工资和福利。消息披露后,美国老百姓被激怒了。这种道德上的直接反应,在各国的穷人和富人之间都存在。而茶党运动的减少政府开支诉求,跟大多数普通老百姓想得差不多,因而广受欢迎,也成就了目前茶党运动大出风头的形势。

 


回过头来说,茶党运动与党派到底有什么区别呢?说起来也奇怪,其实区别还真不是很大,所差的大概就是像共和党或民主党那样去成立一个“茶党”了。目前的茶党运动采用了从上街到上网的形式、结合了传统和新潮的手段,大致有好几家登记为非政府组织的号称茶党运动的组织,你只要登录网站,登记信息,再捐
25块,顺便选一件宣传T恤,就算是加入了茶党运动了。

 


这么看起来太不正式了,但谁能想得到,这个与共和党的入党程序比起来,居然还是复杂了。加入共和党就更不严肃了,你登录共和党的网站,登记信息,就算入党了,甚至连党费这事儿都没提。而更加常见的情况是,美国老百姓是在走到投票站的时候,才入的党。因为你要登记选民,下面有一栏说你的党派,列出民主党、共和党等,你只需要打个勾就表示入了党。

 


事实上,回到英语环境里,你会发现“党”被叫做
Party不是没有道理的,就是一个派对,无非是有主题目的的派对。通常也是利益相同者形成利益集团,然后就搞一个Party。当然共和党或民主党和茶党运动毕竟还有所不同,这个区别在于茶党运动现在有的三个组织,一个就叫做茶党(Tea
Party
),另一个是加入茶党运动(Join
The Tea Party
),还有一个是茶党爱国者(Tea
Party Patriots
),这三个组织都登记为美国国内收入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组织机构条例501(c)(4)

下的非营利组织。这个
501(c)(4)下属有三个类别,分别是公民联盟、社会福利组织、和当地工人联合会,这三类的性质与党派是不同的。所以名为茶党的,至少目前都是非营利组织身份出现的“社会福利组织”。

 


也就是说,这茶党运动,虽然有组织,但有好几个,实际上有人想以此名义再注册非营利组织也问题不大,一点不讲究纪律性。当然不排除未来茶党运动正式变身“茶党”的可能性。但注册成非营利组织,倒也的确符合茶党运动的主张,即政府不仅要减少支出,也应该减少税收,本来要交的税收,可以通过民间组织来自发分配,省了政府这个环节。相信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能从中得到点启示。茶党大派对,好戏正上演呢。
 






K街观察01从Street到Hill
 



K街观察是与《南方都市报》合作的专栏,关注华府公共政策及相关话题。


作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更多相关文章:


K街观察01从Street到Hill


K街观察02当游说变成产业


K街观察03必须影响国会 

K街观察04政治特区的尴尬

K街观察05无代表不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