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街观察07少交税多给权

【k街观察】07要么少交税,要么多给权




方兴未艾的美国
茶党运动要求联邦政府减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力争国会投票权,搬出来的理由也是“无代表不纳税”。还有最近CATO研究所在报上登广告要人们紧盯着预算。税收和预算,恰是美国政治里要斤斤计较的东西。

 


让我从
CATO研究所的广告说起吧。话说华盛顿特区有一份免费的报纸,叫做Washington
Examiner
,不太容易翻译成中文。单从Examiner的字面含义来说,是指主考官、监考者的意思,其最重要的作用大概就是抓那些考试作弊的人。也可以泛作“检查员”、“检查者”。姑且就翻译成《华盛顿检查者报》吧。

 

CATO研究所最近在《华盛顿检查者报》上面登了一个广告,这个广告看起来像一篇谈预算的文章,但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单词里有一些字母是缺失的。所以看起来也像个填字游戏。我按捺不住好奇,就把这些字母补全了一下,结果我发现,原来这些缺失的字母连起来构成个英文单词“impossible”,意思是“不可能”。再把预算问题连起来看,恍然大悟。CATO研究所原来是在说,政府想要在预算中隐藏一些信息,就像缺失的字母一样。但CATO要努力让政府“不可能”隐藏预算信息。

 

CATO研究所是一家老牌智库,我在《必须影响国会》一文(《南方都市报》2010104)中提到过它对国会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当然也并不仅仅局限在国会作证上,还体现在智库对公众的影响力上。而通过媒体来影响公众,更是智库经常使用的手段,甚至可以说是离不开的手段。而对于媒体而言,同样需要思想上的支持,除了大学教授之外,智库里的专家学者也是不错的采访对象。这样一来,双方各取所需,就容易合在一起发挥影响了。

 


常听闻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殊不知怎么取怎样用,大有讲究,马虎不得。因此选择合适的公共政策进行关注,也体现出一个智库的眼光和后续的影响力。当然,对于财源充足的智库而言,并不存在这种问题,它们几乎可以覆盖每一类公共政策,从医疗、养老到教育、环保等等。
CATO研究所就是属于几乎覆盖所有公共政策的。而紧盯着税收的专业智库影响又比较大的是美国税收改革组织(American for Tax
Reform
),紧盯着预算的机构就不胜枚举了,除了国会要披露的信息外,从联邦到州一级,都有大大小小的智库、媒体和个人看着政府到底怎么花钱的。

 


美国公共行政学大师凯伊(
Key)提出的问题至今仍然是公共行政学的经典问题:政府凭什么把一部分钱用在甲项目而不是乙项目上。后来著名的研究预算问题的大家威尔达夫斯基(Wildavsky)甚至据此认为公共行政学的任务就是搞清楚这个预算问题。想想也不奇怪,你交了税,怎么用总得关心下吧。而且也不难理解,辛苦合法赚来的钱,总希望少交给国家多留给自己。先前有人提出说提高起征点会剥夺纳税人的荣誉感,我个人觉得与其增加那一点微不足道的荣誉感,还不如多花点钱投资在自身教育上以减少遭人嘲笑的耻辱感。

 


对于美国普通老百姓来说,关心税收和预算的理由很简单。政府收了我的钱,告诉我用在哪里,说不上来的,那就有猫腻。我就或者要求少交,或者要求政府放权,另外找说的清楚的人来干。也就是说,对于税收意味着权利,无代表不纳税,要么少交税要么多给权,这些事老百姓很清楚。

 


一方面,政府既然收了税,那么老百姓就要争取相应的权利,正如华盛顿特区要争国会投票权一样。另外一方面,要对税收看得紧,这又分成两个层次:一个是争取少交税,民间能自己做的事情就自己做,用不上先交税然后通过政府再分配,转一圈不说雁过拔毛,但好歹也会有损耗。美国对大量的民间自组织的慈善进行税前抵扣和免税,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另一个就是对已经交了的税,紧盯着预算,要争各级政府的透明性和可问责性(
Accountability)。这个预算分配除了大家在国会里要吵得脸红耳赤外,媒体、智库、审计机构、还有个人,都盯得很紧,这意味着一旦出现问题,出问题的官员就会被问责,一般而言也就下台了事了。

 






K街观察01从Street到Hill
 



K街观察是与《南方都市报》合作的专栏,关注华府公共政策及相关话题。


同题修改版文章刊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11月24日
2010年11月25日, 6:07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