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蟹

 

焚香膜拜吧,三十一歲的Walkman先生終於在其出生地安息了。

早前Sony宣佈在日本停售生於1979年的Walkman,以後要買Walkman就只有到日本以外的地方,尤其是中國等新興市場。

八十年代的Walkman之時尚就有如今天的iphone,仍記得八十年代初,家母帶著我們三姐弟到一間小型電器舖購買Walkman,大姐和二姐各自選購了一部雜牌Walkman,也許我天生不夠潮,母親竟沒有買給我,自始我便常常借用或偷用姐姐的walkman,有了它,我便進入了廣東和歐美的音樂世界,有幸親近Phil Collins、娜姐、Alan Tam、梅艷芳、張國榮等朋友,只要電池有電、不食帶,他們都樂意在我耳邊歌唱。這部小小的機器令我的童年生活充滿樂趣,也靠它帶我逃離苦悶的現實。

後來要到1990年,我才買了我的第一部——也是自今唯一的一部Sony Walkman

 

世事往往不是一帆風順的,sony的創辦人盛田昭夫當年為了能夠在長途客機上聽歌劇,而產生了製造隨身聽的念頭。初時他公司的工程師和行政人員向他大潑冷水,他們認為沒有錄音功能的卡式機不會有市場。

三十年後,全球已誕生了兩億多部walkman,證明當年盛田昭夫是有眼光的。

 

卡式帶的年代是有趣的。啊,你有某歌手的新專輯嗎?可否給我「過帶」?

錄完歌後,必然要神聖地在label紙上寫上歌手和專輯名稱,再在卡紙上寫上每首歌的名。

今天的音樂已全部數碼化了,每個人的ipod都可能有上千首歌。選曲容易,加上歌曲得來輕易,今人自然不如八十年代的人一般重視自己收藏的音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