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由每一个人组成。在当前语境下,爱国可从争取个人权利开始。当人人享有自由、有权利行使权利,国家的稳定和繁荣才会有保障。文明的国家不会被视为威胁,无论她多么强大。

作者:丁力

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想象中的、感受到的国家,也有自己的爱国方式。爱国是美好的情感,但往往被低俗化、粗俗化、恶俗化。表现之一是在各种仪式中爱国,或把爱国俗丽地仪式化。

11月11日,在伦敦的一家拍卖行,中国人彼此哄抬,一个乾隆时期的小瓷瓶拍出5.5亿人民币的高价,原先最高估值只有1200万元。英国《金融时报》称之为 “瓷器爱国主义” (porcelainpatrio-tism)。我认为,用 “chinapatrio-tism”更好。在英语里,china既指中国,也指中国瓷器,区别只在首字母的大小写。瓷器是易碎品,瓷器爱国主义是脆弱的爱国主义,必须在包装箱里塞满稻草,轻拿轻放。在国内,拍卖有行贿、洗钱、国企和新贵炫富等多种功能,当然也可能只是正常投资。在爱国之外,小瓷瓶拍卖是否还有更多内幕,外人可能永远不会知道。

小瓷瓶的价格虽高,却只够个人或公司表达爱国之情。国家需要更大的爱国场面。其实,奥运会从来不缺少政治因素。因为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中国响应美国的号召。四年后,苏联集团抵制美国洛杉矶奥运会,但苏联解体却与奥运会的成败无关。

在近年的宣传中,好像日本和韩国就是因为在1964年和1988年举办了奥运会,才成为发达国家的。结论仿佛是,奥运会越豪华奢侈、越有更多添头,国家崛起就越迅速,国家形象就越有光辉,国民就越扬眉吐气。其实,奥运会与国运昌盛没有必然联系。除上段的例证外,希腊主办了2004年奥运会,现在却在金融危机中几乎破产;较远的例证在1936年,德意志第三帝国主办了气派的奥运会,9年之后战败。不过纳粹并不专注花钱,纪录片《意志的胜利》表现了壮观的阅兵式,大概是一个世纪以来唯一被认为是艺术品的 “宣传”。

从屈辱走向自信

有些西方汉学家说,中国已经强大,100多年的屈辱史结束了;中国人不要再对过去遭受的欺辱耿耿于怀,要甩掉历史包袱,做大国的公民。这是善意的劝诫,有助于心理健康,也貌似有理——虽然有急于为西方清洗罪行的嫌疑,但中国人暂时还走不到他们指出的这一步。

中国人还从来没有宣泄过他们的屈辱和愤怒——只是宣泄和净化,不是把愤怒发泄到别的国家。100多年来,我们灾难深重,却连公开痛哭一场的机会都没有,更谈不上亚运会、奥运会那样大规模的纪念活动。更让人愤怒郁积的是,有些屈辱和伤害不可言说,因为那是我们自己施加的,许多人甚至不愿意承认他们或者他们父辈亲身经历的事实,更谈不上坦然面对了。

耶路撒冷有一座哭墙。从巴比伦之囚到今天,犹太人哭了两千多年。他们不只是哭,他们还在行动。二战之后,他们一直在追捕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军官,直到天涯海角也把罪犯绳之于法。德国人也有忏悔。但犹太人的防卫心理有些过头了,以色列国对巴勒斯坦人是有罪的。

电影导演罗曼·波兰斯基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他是波兰犹太人,家人被关进集中营,母亲死在营中,他四处躲避搜捕。波兰斯基年轻时已赢得世界声誉,却用了大半生才走出死亡阴影。他曾拒绝执导 《辛德勒的名单》,十年后终于接受了《钢琴师》(2002),再现个人经历,得到宣泄。老来得子后,他导演了 《雾都孤儿》 (2005)。这时,他的心灵才 “正常化”。

日本也在自疗。中国6个月前在新潟市设立了总领事馆,买一块地盖房子。11月19日,新潟市市长宣布,由于钓鱼岛事件中 “市民感情恶化”,暂停出售土地并获得“中方的谅解”。新潟市政府的决定非常明智,而且官员也无权强拆驱赶。但与丧失的生命相比,被日本人视为的中国政府的粗暴和欺凌都是小事。数千万中国人因日本侵略而死去,他们的家人和国人却从没有机会表示不满,死者和活人只能“情绪稳定”。但被稳定的情绪终将极不稳定地爆发。

中国需要清理近现代史,否则永远走不出历史困境。我们需要那些曾经施害的国家的合作,他们不应该做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甚至还对中国人的脆弱感情冷嘲热讽。如果中国人不能宣泄,将来很可能证明,受害者绝对不会只是中国人自己。情感对地缘政治有重大影响。在宣泄之后,一部分人还能够升华他们的感情,致力于维护地区和平,走出民族主义的框子。

民族主义本来是 “西方那一套”,爱国主义是民族主义的一个较为温和的版本。在新中国 “全盘西化” (或 “一边倒”苏化)的时候,官方极力提倡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中国人民被告知生活在极大的幸福之中,又被要求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受苦受难人民。那时,爱国主义被批判为狭隘自私的。爱国主义是比较晚近的要求,是在发现我们比那三分之二更穷的时候。

在西方殖民时代,中国的遭遇不是最差的。但我们曾是最骄傲的,我们自以为是世界文明的中心,却一再被打败。骄傲者容易产生挫折感,并把怒火转向自己,我们亲手杀死了中华文明。在经济层面,60多年的 “快速增长”奇迹没有带来普遍富裕,大约三分之一的中国人仍然是世界级的穷人。现在官方提出了 “民富”的说法,但由于已经到来的通货膨胀以及加税的趋势,今后几年大多数国人的生活水准还能够维持不变吗?因此,爱国主义还将流行很长时间。

我们今后如何爱国

我们的爱国情感需要一个更加坚实和广泛的基础,而不是建立在昂贵的瓷器和运动游戏中。

爱国是无条件的;爱国是有条件的。这取决于我们爱的是哪个意义上的国家。无条件的爱国不要回报,因为我们爱的是人民、土地、历史和文明;有条件的爱国必须得到回报——国民授予权力,建立契约国家、法治国家,政府在国际和国内平等地保护全体国民和他们的利益。国家应是全体国民的国家。疯狂贪污、欺压百姓、出卖国家利益、反对自由和民主的人绝对不是爱国者。民主是国家存在的方式之一,在许多时候能够有效地制约权力,维护法制,提供平等的机会,并保证自由,而自由是人的终极价值、尊严的源头、社会稳定与繁荣的前提。

国家由每一个人组成。在当前语境下,爱国可从争取个人权利开始。当人人享有自由、有权利行使权利,国家的稳定和繁荣才会有保障。文明的国家不会被视为威胁,无论她多么强大。

孟子说: “仁者无敌”,国家有仁义,才会有更多的爱国者,然后才会无敌。无敌是道义上的,不是要欺负别的国家。其他国家的人也同样爱国。但我仍有点自私,希望中国更好一些:我们将来有青山绿水蓝天,自然是自然的,不是污染的、沙化的;人民是自由的、富庶的、有教养的;国家是民主的、法制的、和平的;我们的古老文明将复兴为现代文明。这一切不会自动到来,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空谈不是爱国,为国家的未来而努力的人才是爱国者。我们还是把“”保留为个人的情感和努力吧,不要在里面混杂更多的东西,就这么多。

嗨,你还没有谈 “主义”呢。什么?主义?不谈也罢。20世纪的一个重大教训是:凡事一旦成为“主义” (-ism),必然导致大灾,包括 “主义化”了的旅游 (tourism)对环境的破坏。

【经济观察网】本文网址:http://www.eeo.com.cn/observer/special/2010/11/30/187777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