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娱乐讯 因上海大火事件,周立波在微博上用不屑的言辞替有关部门开脱,激发众怒,随即展开了不断升级的网络骂战。网友声讨不乏过激之言,周立波也出语惊人,甚至爆粗。而不少学者也卷入这场纷争,前有方舟子批周的“自宫论”,后有孔庆东直斥“周立波代表上海”是贬低上海文化,以及再起波澜的谢勇的一篇檄文《没有风格,只剩腔调》。很多名人在经历网络骂战之后选择关闭微博,但周立波表示,他不但不会退出微博,还要将对骂进行到底。凤凰网娱乐就此采访了社会学家周孝正,周孝正表示:网络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平台,每个人都有表达自我的权利。周立波得势猖狂,必然遭到群众的声讨。他在这次网络骂战中的表现不是疯狂堕落,而是他本性如此。他是社会畸形的产物。

表演是打擦边球 周立波是一个机会分子

凤凰网娱乐:周立波近日在微博上的言论,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甚至演变成周立波与网民之间强大的骂战,其中牵涉到很多其他的学者,你对此事是报以怎样的态度?

:周立波就是一个坏人,人说“子本中山狼,得势便猖狂。”(您的观点只是通过这次的事件得来,还是说原本对他比较了解?)我一直对他有过观察。比如说他打岳父、与关栋天之争,跟一个女人结两次婚,结了又离,再复婚,现在又傍富婆这些事情。从他的人生轨迹就可以看出,他就是一个精心谋划的人,一个得了手的骗子。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这是一场个人表演还是一起网络暴动?

周孝正:说“网络暴动”还不至于。网络就是一个平台,一个相对开放的媒体。周立波就是一个投机分子,评论政府的人多的是。有20万粉丝骂他,说明这些人还是有是非的。他就是借政府骗钱,耍弄狡诈,他骂政府也不是真的骂,只是打了擦边球。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网络是一个高压锅,不是有了愤怒就来发泄。很多人还是有所识辨,对他提出了批评。如果他自己认为这是能吸引眼球的炒作,那是他的事。

是社会畸形的产物 群众的眼睛雪亮

凤凰网娱乐:你所认识的周立波是一个怎样的人物?他曾经的走红依仗的是什么,如今遭遇的尴尬又源自哪里?有人称他是在疯狂堕落,你是否赞同此观点?

周孝正:他不是正常走出来的,是通过歪门邪道出了名,也不是电影《老男孩》那种踏实的草根成名。上海那么捧他,是上海的悲哀。在一个言论还不是特别发达的社会,他说的那些“清口”必然能对一些观众的胃口。可是你把一只狗放到中央电视台连续播放,它也能火。我春节时候看过他的一些清口表演,说的是姚明、。真正的体制改革、费改税这些本质性的问题,你看他敢说么?他不是什么“堕落”,他本身就是如此。他是社会畸形的产物。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周立波遭到公众讨伐的根源在哪里?

周孝正: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他的人生选择,结婚、复婚、离婚,再结婚,又把他的老搭档给蹬了,他得势猖狂啊。当然娱乐界有很多这样一朝成名就与人反目的例子。人是环境的产物。这个社会浮躁拜金,小人得势,好人寂寞。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周立波的表演是有讽刺性,姜昆的表演也有讽刺,但周立波讽刺别人,并不代表自己正义。

北郭南周都“得势”周立波失风骨机关算尽

凤凰网娱乐:他与郭德纲相继面对职业生涯最大的公关危机,而民意方向却截然相反,甚至他在微博中还引用了郭德纲的微博,有寻找同盟之意,原因何在?

周孝正:郭德纲是低俗,周立波是恶俗。我不清楚周立波引用郭德纲微博的用意,他们都是得势猖狂的人。他就敢说他的表演没有那24万的植入广告?(为何两人都选择在微博上发表观点,甚至有所往来?)网络更自由,不需要害怕。周是利令智昏、机关算尽,把自己的本性暴露出来。微博只是他的一个工具。

凤凰网娱乐:周立波一直在标榜的自己的“腔调与风骨”,你觉得他的哪些地方可以体现出?

周孝正:说上海话就有“腔调”,这个他有。海派文化的定义并不成熟,但它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他反复强调的“腔调与风骨”是他的一个炒作点,是作为演员的需要。(您觉得这种上海“腔调”能否移植到北方?)这个地域差异很难讲,就像郭德纲不一定也在南方受欢迎。

网络有言论自由 公众人物要洁身自好

凤凰网娱乐:网络的颠覆力量如今越来越大,你觉得对于公众以及公众人物,将如何应对这场考验?公众人物是否越来越容易陷入危机?

周孝正:我始终认为网络是不需要控制的。易中天说,思想可以自由,但不可胡说,而且说和做又是两码事。言语当然要适当。也不需要搞什么网络实名制。我不是对于网络的态度就更宽松,我是认为言论自由,你管别人怎么说?柬埔寨的踩踏事件是因为桥塌的谣言造成恐慌,发生了真正的惨剧。你不可能在网上说“要地震了”之类的话。

凤凰网娱乐:公众人物应该如何维系自己的形象?

周孝正:洁身自好、艰苦奋斗、谦虚谨慎、不骄不躁,“两个务必”。这些不是教条,这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老一辈也有不对的,但对的你就要接受。

网络没有暴民 周立波抛弃价值观何谈胜利

凤凰网娱乐:网络力量靠什么驱使又靠什么被约束?是不是真如周立波所言,只是一个“暴民心态的聚集营”?

周孝正:网络没有暴民。每个人都有表达自我的权利。“骂人人不记,人等于骂自己。”造谣、谩骂证明了网络的虚拟性。你说还有网络涉黄、诈骗,坏人作恶。可是管不了坏人,只能管好自己。对待滥用自由,就是更加自由。

凤凰网娱乐:这场事件的最终胜利者或者受益者究竟是谁?

周孝正:没有什么最终胜利者,不管是对阵的双方,还是媒体。你看周立波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他有网民两百万,中国这么大,这算什么?把价值观都抛弃了,还要什么名?(您是否认为周立波成为了这个事件中的小丑?)他不是小丑,他是一大丑,人们对他自有评价。

周孝正简介:社会学家,教授。1988年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任教,进行人口、环境、资源和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视台、各地方电视台谈话嘉宾,栏目策划、首席观察人、专家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