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所要的和平是啥?是呆在家里房子不会被强拆,走在街上不会被70码,万一70码了,司机他爸是不是李刚我都不怕,吃饭喝水都能放心,不用担心地沟油,不怕三聚氰胺,万一喝到了,也不会因为维权而被起诉,被判刑。中国人要的和平,是找工作只拼能力不拼爹,,官二代和穷二代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中国人要的和平,是真心话不怕被抓,是写文章发帖不会被和谐,是媒体和记者有权利监督,爆炸了可以直播,提问题不会被抢录音笔,中国人要的和平是想出国就能出国,想回国也能回国,不会有人用我纳的税来雇用打手软禁我。中国人要的和平是灾难之后能知道死了多少人,死得都是谁,捐了多少钱是怎么花的,政府有没有确保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到你我的身上。中国人要的和平是看到不公平敢于挺身而出,看到弱者能提供帮助,而不担心被秋后算账,不用担心钓鱼执法,中国人要的和平是贪污腐败能通过正常的司法程序得到解决,不用指望贪官日记或者二奶翻脸。如果说这些和平,和“西方的”和平,或者“诺贝尔奖”的和平不一样,只能是中国人要求的标准太低了。

作者:evanliu

2010诺贝尔和平奖花落俺们老刘家,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之后天朝上下,四海内外,五毛护主,群丑现行,更增添了不少戏剧色彩。

在刘晓波获得提名之后,我在blog上转了《零八宪章》全文,以示支持,获奖之后,我在twitter发了一推,把头像改成了颁奖仪式的那张空椅子,以示敬意。从整个过程看下,中国政府可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从头到尾都是贯彻着“拿不要脸当理说”的精神,将更多的人推向支持刘晓波的行列。众多五毛们也是兢兢业业的混淆视听,不遗余力地指鹿为马,我都十分理解,毕竟现在社会竞争激烈,做个五毛也要有职业素养。

在我看来,中国诬蔑刘和诺奖的伎俩,很没新意,每次国际社会拿中国的民主状况和人权状孔做文章的时候,我党和宣传部的反驳方式都差不多,即便其中的逻辑是狗屁不通甚至自相矛盾,多少次被批驳的体无完肤。尽管如此,经过多年的练习和频繁的实战,这些套路已成系统,大有“谎言重复一千遍即是真理”的架势,不过外国人可不像中国人民眼睛如此雪亮,总是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挑拨而不明真相。

我们最为耳熟能详的一个词,就是所谓的“西方式民主”。总是有人借此告诉我们:民主是西方的,不符合中国国情。其实民主就是民主,独裁就是独裁,不分东方西方。表现形式可能有所不同,究其根本,却应该是一致的。很多人以为民主的起源在西方,希腊雅典的公民议政选举,是现代民主的雏形,其实中国早在春秋战国年间,墨家思想里面就已经有民主意识了,墨子《尚同》篇曰:选天下之贤者为天子。意思就是说,应该选举天下最为贤能的人,作为国家领袖。不仅如此,墨家还主张自天子以下,三公,诸侯,各级行政官员,都是“选”出来的。其思想和现代民主选举体制何其相像。奈何,太过先进的思想,总是被时代所扼杀,墨家因为不符合封建君王统治的利益,日渐消弥,最后崇尚阶级理论的儒家思想竟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

话回当代,不论民主思想起源于东方也好,西方也罢,其地域性不应该也不会影响到其普适性。民主的本质,并非五毛和共匪所一言以蔽之那样“少数服从多数”,民主的本质应该是限制公共权力,保障弱势群体利益。简而言之,每个公民,都应该有权利决定谁来使用公共权力。公民应该有权利监督并且罢免执政者。这才是民主的体现。转一段龙应台的文章,那些高呼“西方民主”在中国水土不服的人,帮我解释一下,为何如此西方的民主不适和东方的中国。

如果他在市政府办事等得太久,或者公务员态度不好,四年后,他可能会把选票投给另一个市长候选人。

他要出国游玩或进修,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不需要经过政府或机关单位的层层批准。他要出版一本书,没有人要做事先的审查,写作完成后直接进印刷厂,一个月就可以上市。他要找某些信息,网络和书店,图书馆和各级档案室,随他去找。图书馆里的书籍和资料,不需要经过任何特殊关系,都可以借用。政府的每一个单位的年度预算,公开在网上,让他查询。预算中,大至百亿元的工程,小至计算机的台数,都一览无余。如果他坚持,他可以找到民意代表,请民意代表调查某一个机关某一笔钱每一毛钱的流动去向。如果发现钱的使用和预算所列不符合,官员会被处分。

他不怕警察,因为有法律保障了他的权利。他敢买房子,因为私有财产受宪法规范。他需要病床,可以不经过贿赂。他发言批评,可以不担心被报复。他的儿女参加 考试,落榜了他不怨天尤人,因为他不必怀疑考试的舞弊或不公。捐血或捐钱,他可以捐或不捐,没有人给他配额规定。

他按时缴税,税金被拿去救济贫童或孤苦老人,他不反对。他习惯生活在一个财富分配相对平均的社会里;走在街上看不见赤贫的乞丐,也很少看见顶级奢华的轿 车。他习惯有很多很多的民间慈善组织,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大批义工出动,大批物资聚集,在政府到来之前,已经在苦痛的现场工作。

除了“西方式民主”,衍生出来的诸如“西方式自由”,“西方式人权”等等“西方”派概念,非要强行切割东方西方,仿佛中国人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是来自于两个不同星球,和我们有一样“”,“人权”,“自由”标准的,只有比邻的朝鲜,原因是啥,不用我细说了吧。正如一个我很推崇的作家写的那样:人家用Youtube,我们用优库,人家用Google,我们用百度,人家喝牛奶,我们喝三鹿,就这样还有一群当太监当出快感的人高声叫嚣:中国可以说不。

今天看到吴妈转的一篇文章,居然连“和平”都冠以“西方的”和平,说诺贝尔和平奖的和平,不是中国人要的“和平”,中国人所要的和平是啥?是呆在家里房子不会被强拆,走在街上不会被70码,万一70码了,司机他爸是不是李刚我都不怕,吃饭喝水都能放心,不用担心地沟油,不怕三聚氰胺,万一喝到了,也不会因为维权而被起诉,被判刑。中国人要的和平,是找工作只拼能力不拼爹,富二代,官二代和穷二代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中国人要的和平,是真心话不怕被抓,是写文章发帖不会被和谐,是媒体和记者有权利监督,爆炸了可以直播,提问题不会被抢录音笔,中国人要的和平是想出国就能出国,想回国也能回国,不会有人用我纳的税来雇用打手软禁我。中国人要的和平是灾难之后能知道死了多少人,死得都是谁,捐了多少钱是怎么花的,政府有没有确保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到你我的身上。中国人要的和平是看到不公平敢于挺身而出,看到弱者能提供帮助,而不担心被秋后算账,不用担心钓鱼执法,中国人要的和平是贪污腐败能通过正常的司法程序得到解决,不用指望贪官日记或者二奶翻脸。如果说这些和平,和“西方的”和平,或者“诺贝尔奖”的和平不一样,只能是中国人要求的标准太低了。

你可能会说,我说的这些是“权力”,而非“和平”。不错,正是因为这些“权力”的存在,我们才会有“和平”,有了这些权利,才能确保我们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时候,不会成为杨佳或邓玉娇,才能确保我们不会看到贪官们贪赃枉法,富人们为富不仁而无能为力咬牙切齿,只想杀之以后快,才能使中国人对社会报有希望,报有信心,不用指望下一次暴力革命。

二十一年前,有一群年轻人为了争取这些维护“和平”的“权力”,被坦克车压死在天安门广场。他们之中的一个叫刘晓波,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