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今天,看了亚当.米奇尼克先生与中国推友的对话录。感觉米奇尼克先生有些回答不够直接,有些回答不够详尽(或许是对话录引用得不够详尽),但其基本思路是清晰的,观点是明确的,他以先行者的经验,给了我们不少有益的启发。对米奇尼克先生阐述的观点,我试着大致理了一下,并附上我个人的简单看法。

1、凡是共产主义的体制,都没有取得什么进展,而世界却在不停发展和变化。

这是事实,如朝鲜、古巴这种坚持斯大林原教旨主义的国家,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完全靠国际援助过日子,并拚命用暴力维系体制。

2、专制是难以为继的,民主是必然的。要深信,中国必然会发生民主化的变化,要不通过协商,要不通过冲突。

我也坚信,无论现状如何令人悲观,中国有天终究会走上民主自由的大道。我们要力促以波兰式的协商方式达致目标,而将冲突作为第二选择。但目前以及可想见的未来几年,形势可能是严酷的,如果改革派不能占据重要地位,如果上层的理念和举措不发生必要的变化,则矛盾必然持续加剧,从而使协商让位于冲突的可能性增大。

3、经济发展但民主停滞或倒退,是完全违背自然规律的。而且只顾发展经济,没有民主与人权的体制是没有未来的。

完全正确。不知中国的当政者明白这一点没有?如果明白这一点,请把所谓中国模式悄悄收好,再别拿出来显摆了哈。

4、网络时代专制是不适宜的,互联网是新科技给民主力量的礼物,应该使用网络。

实践证明,网络确实很重要,其力量已超过所有传统媒介,这是民主派手中可以利用的最重要武器之一。应当呼吁所有国内的媒体学习古鸽的精神,尽量不作恶。听不听在他们,但一定要持续表达这样的呼吁。同时有必要在有利有理有节的原则下,不断发声,以影响民众的思维,能起到一点作用算一点作用——应该是会不断有些作用的。

5、中国目前的境况与波兰独菜体制的最后几年极其相似。

如果这个判断正确,那么意味着中国的独菜体制寿命也不长了。不过我觉得,中国目前的独菜体制比当时的波兰还要严酷一些,中国当权者与民众的力量对比似乎强于当时的波兰,而其凶狠程度也甚于波兰当权者,往往敢于将任何苗头甚至并不具有威胁性的苗头掐死于萌芽状态,如鹿死事件和近些年发生的局部类似例子。因此,波兰独菜体制几年后就结束了,中国的独裁体制可能不只几年,可能要一二十年内才会有明朗的改变。当然也不排除很快就发生巨变。

6、专制体制有这样的一个特点,它可能会演进为一种惊奇的社会现象,一两天之内会变,在这样的处境下,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基础性的步步为营的规划。

一两天之内巨变这是有可能的,我们要冷静等待并全力促进这一天到来。至于规划,这是米奇尼克先生给中国民主派的一个重要提醒,我们应当接受此一建议。当然公开的规划是不被允许的,拎巴现章的命运就说明了这一点。但民主派可以私下规划,力所能及的作好一应准备,并按照规划采取行动。我觉得中蝈郭度正服的规划还不错。

7、(为了实现民主),针对官方的所有激烈批评和有限批评都是应该的。

在御用媒体不断歌德的现状下,总体上的批评是很不够的。民主派必须继续保持对当权者的批评,保持对所有反对民主自由的反动落后势力的批评,保持对所有重要事件的评论,并形成持续的声浪和影响力。

8、(为了实现民主),受压迫者必须团结起来,捍卫权益,同时要有相应的资金和舆论的力量。

现在有一点趋势了,如通钢和本田的罢工,但组织得还不够好,团结得还不够好,容易被分化瓦解。舆论的力量支持倒是不错,但资金支持现在几乎是空白,这方面未来随着情况的变化应有所加强。米奇尼克先生说当年团结工会有一个战略是“反对所有旨在社会及经济方面要求的罢工”,我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是,罢工不能光在社会和经济方面提要求,而要在更广泛更深层次的方面提要求。但现在中国的罢工,也许仅能做到在社会和经济方面提要求,当然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能提出更高的更全面的要求,如要求落实宪法35条,落实组建独立工会的自由,更加全面的可持续的保障人的物质和精神需求等,则中国的罢工运动将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9、随时准备和当权者做谈判,圆桌会议就是一个既不毁灭国家又能消灭专制的方式。各位一定要组织一个公众舆论的机构,没有力量的真理是无法说服当权者的,我们首先要有力量,有对话的意愿,还要有耐心。

公众舆论机构的组织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能有舆论影响力,才能整合力量。如博客中国类的舆论机构需要更多更好的发展起来,私人办媒体的空间也要不断挤压出来,如此民间舆论的力量才会增大。不过,自21年前的对话被探克压倒后,中国的政治圆桌会议不知哪一年才会举办,我们要力促形势向这个方向发展,并适时提出这方面的要求。

10、(民主派的规划和行动)要谨慎,要知道后果,要理性,有前瞻性。

对,既不能无所作为,又不要冒然躁进。我感觉二十年内必有大变化,所以规划就可以促进二十年内实现成功转型为原则来做。

11、(东欧的转型比预先的麻烦小得多,比较顺利),这是一个诺贝尔和平奖的问题。之所以如此,有多种因素,首先是两种弱势的现状造成的。当权者的权力是弱化的,他们无力改变波兰,也无力清算反对派,同时我们反对派的势力也很弱,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反对政府。

而中国的情况是,直到现在,当权者还有力量清算反对派并且极不容忍反对派,而反对派的势力较弱。所以我们等待的机会必然比东欧国家长。

12、专制体制下,诗人不单是诗人,哲学家不单是哲学家。

这是知识分子的责任,这是知识分子有必要做出的牺牲。所以,我们需要十万个以上的贺卫方沙叶新艾未未,同时必须斥责余秋雨王兆山梅宁华宋鲁郑之流。

13、我们需要等待,等待共产党人意识的变化,他们的变化是必要的。中国的社会冲突在未来是必然的。中国的变化其活力如此鲜明,以致于将来的矛盾会更加激化。我们要不断向共产党重复:同志们哪,你们有机会通过和平的方式实现。我们可以讨论如何循序渐进地通过这个方式。

虽然这种呼吁在很多人看来是与虎谋皮,但是保持这种呼吁是必要的。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做出万分的努力。也许有天,这样的呼吁会收到奇效也未可知,那么政治圆桌会议就有可能召开,东欧式的和平转型就会到来。

14、在中国,我认为,当权者和民间社会之间已经形成了对话。这就是我们的对话空间,因为不论是民主派还是共产党,他都不愿毁了中国。我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时机,让大家有一个循序渐进的民主化的讨论。

我确信无疑,出于对清算的恐惧,以及对既得利益的过分看重,共产党内的某些人其实是宁愿毁了中国的。所以中国的循序渐进的民主化讨论和对话似乎并不存在,现在只是民主派单方面的,当权者根本就没有参加而且在无形中压制这样的公开讨论。但尽管如此,我觉得米奇尼克先生所言的“要谨慎,要知道后果,要理性,有前瞻性”这句话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必要的忍耐,必要的耐心,要不断呼吁当权者对对话的认同和参与,从而不断挤开这样的空间,为未来的圆桌会议奠定基础。

15、一旦出现危机,我们可以在当权者的阵营中找到合作者。

应该是这样的,虽然目前表面还看不出。但让人沮丧的是,中国这一两代当权者中,给人印象清新的太少,让人感觉保守的太多。在政界,H和Z式的正直有能之士几成绝响。在军界,如刘亚z似的人物太少,朱成H、罗Y似的却太多,而且刘的权位并不算高。因此,一般的人谁也感觉不出,将来当权者阵营中的民主合作者会是谁。

16、应该向军队的将军和上校们宣传,你们对于民主的中国是有责任,在民主的中国里,你们也会有你们该有的位置。如果您是爱国的,我们是向您敞开门的。

这一点应该宣传。但受限于信息传播的僵死控制,除了口口相传,目前没有更多有影响力的渠道进行宣传。因此,必须持续呼吁言论自由和信息流动自由,民主派必须想方设法做军界特别是高级军官的工作,甚至一对一做工作也是个好办法。通过做工作搞宣传,让徐QX式的讲究价值原则的高级军官越多越好。同时有志于民主建国的年青人可以去参军,并在永志不忘参军目标的前提下努力争取升职,以在有一天为民主事业起到应有的作用。

17、宗教会一直存在到人类的终结。消灭宗教是共产党人的梦想,但是不可能实现。

赞成这个判断。我们应该持续呼吁国家的宗教自由政策落到实处,同时呼吁严格做到政教分立。只要各类宗教越发展,中国社会就会越趋多元化。我相信,宗教在中国民主转型时,必将起到很大的作用。

18、中国人不会认为,未来会实现共产主义。实际上共产党人他们的论调也已经是所有权的论调,现在中国是一个混杂的制度,杂交的制度,是半人半马的状态,这是一个关于权力的问题。从权力上来讲,这是一种新型的种族歧视,歧视非共产党人。

说得很对。现在没有几个人有所谓共产主义信念了,权力高层更看得穿,更加没有。这是一个所有思考和行为围绕着利益转的集团,而打着马共的旗帜,也仅是为了固化体制以维护利益。关于歧视非共产党人,这是事实,在共产政治体制下,不仅不入共产党就难以获得更多机会,而且共产党人在违法犯罪受惩上比普通人多了不止一层保护伞。当然确切的说,以共产党人为主的权贵集团已形成了一个同心圆,越是外层越受歧视。

19、如果你们还是那么教条的话,你们会看到,天安门事件将会以全国的形式爆发。中国的恺撒们已经死了,毛泽东主义是可朽的,你们也是可朽的。

这个道理,中国的民间议政者已说了若干遍了,只是当权者听而不闻,一心趁着洪水滔天之前大捞特捞。至于教条,在所有人心目中早已破产,现存的教条完全是为固化专制特权和限制民众反抗而设,其实谁都不再买这些教条的帐了,起作用的唯有暴力,暴力是唯一的威慑。

20、西方纵容中国的问题,我完全同意,西方社会对于中国的政策是务实的,是不知羞耻的,是不道德的。波兰人的经验是,只有中国人自己才能建设自己的民主,不能靠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所谓我们指望的西方,能够做到的责任,也就是公众舆论的责任。就是公布信息,给我们的政府施加压力。

是的,现在所有的西方民主大国包括美国,正为了眼前的物质利益,拿原则作交易,在对供铲暴正搞绥靖主义,近十多年,全世界的供铲暴正受到的压力相对较小,远小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甚至远小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受到的压力。其实从根本上讲,两者同属恐怖主义,而且供铲暴正基本上以国家恐怖主义的面目出现,其危害更大更深广。因此与供铲暴正搞绥靖主义,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选择,我们希望民主国家醒悟。同时绝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民主国家身上,中国的改变和伊拉克、阿富汗注定大不同,我们只能靠自己努力,象台湾人民那样奋力争取民主。

21、民主成功后,对于触及刑法的罪行,肯定要惩罚。

我的看法也是必须惩罚,必须清算。不清算社会无法和解。清算有三个主要任务,一是追回所有赃款和赃产,二是抚慰所有受害者,三是惩罚所有加害者和腐败分子。当然清算不能象毛供那样,将旧政权的一概打压甚至杀光。而是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以司法的办法,公正处理,该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绝不搞简单的一刀切。

以上,是我抽离出米奇尼克先生的21个观点,并附上自己的简单看法。总之,我赞成米奇尼克先生的基本看法,同时认为中国的民主转型比他想象中更艰难,比波兰等东欧国家艰难得多,但他的一席话,更增加了我们的信心和勇气。他所述的波兰式做法,对中国的转型有很强的正面借鉴意义,虽然当年中国错过了这种方式,但并不意味着今后再没有采取此种方式的可能性。我个人觉得,对于明智的、有责任感的中国知识分子,我们需要做的可能主要是这么几点:

第一、增强信心,积极而非消极的等待转机,等待黎明。所谓积极,就是不要坐等民主从天上掉下来无所作为,而是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大声说,奋力写,尽量多做有利于促进民主自由和国家向好的事。

第二、继续利用有限的空间论道,而且有理有利有节的论道,至少在舆论上要争取批倒批臭毛左的错误主张,批倒批臭当权者反普世价值的主张,将自由民主的理念传播得越来越广泛和深入人心,将真善、良知、正义的价值牢牢留存于中国社会。要将民生和民权两个议题放在同等位置,不断的引起全社会对这两个议题的关注和讨论,从而让公理和真理在争鸣中影响更广大的受众,并促进政府在政策选项上适当的、不断的做出更优选择。

第三、全力呼唤和支持工人农民维权,全力促进独立工会、农会、笔会和所有民众自治组织的成立和壮大。同时,民主派知识分子也要努力建立统一战线,逐渐提高自组织水平和行动的能量。

第四、在所有利于中国走向正义、公平、、自由的方面呼吁造势,并予以道义和物质上的支持。

第五、深入虎穴,与虎谋皮。前述15和16点要有效果,有条件的人必须深入虎穴,暗暗的给大虎小虎们做工作,以让一些虎转变过来,站在人民的一边。这样,关键时刻才会更早到来,而且在关键时刻到来时,民主派才有合作者,炝才会向人民移开。

第六、做好两手准备。首先是全力促进对话时代的到来,全力促进波兰式、台湾式解决问题的结果出现。其次是根据情况变化,做好应对冲突的准备,也许一定范围内的点状式的冲突是避免不了的,而这种点状冲突其实正在各地不断上演,说不定哪天会化点为面。但不管用何种方式,我们的目标都是:必须毫不动摇的争取自由民主早日到来,同时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牺牲。

注:米奇尼克先生与中国推友的对话录(见鹤之舞女士新浪博客所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