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大多数俄罗人的个人尊严被粗暴践踏,一个人应该享有的基本人权和自由被剥夺罄尽,连最基本的都没有,就更不用说集会、出版、结社、游行、示威和自主选举国家领导人了。各级政府官员都是上级任命指定的,人民只有“被代表”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