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个意义上说,《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的否定,并不意味着全社会认知的终结,而只是新的开始。官方应该允许民间声音的表达,给学术、出版、网络舆论留下空间,为民智成长开启更大空间。只有将事实真相交还到民众手中,将是非曲直交人民自行判断,以史为鉴,才能增加社会的免疫力,才是长治久安之道。

来源:强国论坛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id=98384415&boardId=2

许多网民都不难发现一个奇特现象,在天涯、凯迪等各大论坛上,“”这个词是一个屏蔽词或敏感词,也就是说当系统检测到提交的帖子中含有“”这个词汇时,系统就将此帖列为审核状态,或者干脆让此帖无法发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毛泽东是个存在非常大的争议的人。若干年前,新浪和搜狐的留言板还没有实行审核制的时候,拥毛和反毛的两派网民爆发激烈论战,搞得乌烟瘴气,后来这两大门户网站实行审核后,这种现象才消失。

毛泽东存在如此激烈的争议,正说明了他绝不是拥毛派所说的95%的人民群众都热爱他。难道只有5%的反毛分子上网,95%的拥毛群众都不上网?在言论自由的情况下,95%的拥毛群众完全可以让5%的反毛分子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嘛,何至于搞得上面又是发文件又是发通知,要求控制网上言论,维护毛泽东的名誉嘛。中国有句古话叫“真金不怕火炼”,既然毛主席那么伟大英明,还怕有人骂?会如此的脆弱?

美国国父华盛顿就很少有争议,因为华盛顿在美国建国后没做什么坏事,他没有发动政治运动折腾人民,没有迫害功臣,没有搞出饿死三千万人的“大跃进”,没有搞出国家和人民遭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他当了两届总统后,就退休回到老家,去安享晚年。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不依靠外在压力,仅仅依靠内心的道德力量就自觉放弃了在为公众服务的过程中聚集起来的权力。在这之后,人类历史上还将出现那些装神弄鬼、沐猴而冠,一朝手握权柄就以百姓为刍狗,运用人民交付的权柄就像运用自家厨房里的一根柴火棍的所谓“ 领袖”、“导师”,在垂暮之年还死死抓住权力之柄就像抓住救命稻草的“救星”、“伟人”。

拥毛的人说,反毛的人都是“汉奸、洋奴、黑五类 ”,都是坏分子。我就很奇怪,为什么美国就没有这么多骂华盛顿的坏人?中国有这么多“坏人”,是不是这个国家出问题了?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好人,否则何必这么苦心维护他的名誉,专门雇一批人审帖删帖。但即使是这样苦心维护他,民间批他的声音任何不断。我们在网上经常看到诸如《还毛泽东清白》之类的帖子,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话“有人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要同反毛分子做坚决斗争!”。这种情况在华盛顿、林肯、戴高乐等人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人家没有这么大的争议。

在毛泽东去世或者诞辰的纪念日时,许多拥毛的网民抱怨官方媒体冷冷清清,没有搞任何纪念活动。我记得新加坡《联合早报》曾经这样报道过:“星期二,是中国共产党已故的领袖毛泽东去世32周年纪念。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民间对如何评价毛泽东意见分歧。毛泽东的评价问题显然也让中国当局感到为难。”报道中说“中国有大量所谓的敏感问题,当局限制或禁止公众讨论,毛泽东问题显然也属于这类敏感问题之一。” 我认为,官方采取这种冷处理,正是因为虽然要在政治上维护毛的名誉,但因为他做的坏事太多,太绝,以至于不能服众,不得不采取这种处理方式。

毛泽东在位27年,出于他的狂妄自大、偏执猜疑和权力欲,加上他对世界潮流和文明社会的无知,发动过无数次整人的政治运动,实行政治高压和思想文化专制主义,在经济上实行空想社会主义,蛮干胡闹且闭关锁国,结果闹出饿死三千万人的“大跃进”,闹出亿万人民遭受迫害的文化大革命。这些政治运动造成无数中国人家破人亡。死亡人数之多,受迫害人数之众,历朝历代前所未有,史无前例。毛泽东发动的文革毁灭了中华的传统道德,代之以人整人,人斗人的杀人哲学充斥中国,变人性为兽性。文革耽搁了中华民族整整一代治国良才和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极大地阻止和延缓了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进程。在“破四旧”的号召下,祖国无数珍贵文物横遭红卫兵捣毁和破坏,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拥毛的人说,毛泽东的政治运动清除的都是坏人,那些人都不属于人民,所以他英明伟大,也因此结下怨恨。我们都知道,希特勒杀犹太人,日本人杀抗日的中国人,在他们看来都是清除坏人。所不同的是,他们对付的毕竟是异族,而毛泽东对付的却是自己的同胞,自己的战友,自己国家的公民。他把自己国家的一部分公民划分为“黑五类”和“阶级敌人”,而且这个敌人阵营还在不断扩大。刘少奇、彭德怀等革命功臣,还有千千万万爱国人士、知识分子都一个个被打倒,惨遭迫害。如果回到毛时代,论坛上那些拥毛的人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也被划为敌人阵营中了,也就是“不属于人民了”。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这首著名的诗句就是对毛时代的控诉。这些浩劫和灾难因为是不光彩的历史,所以现在成为了言论的禁区,不允许在媒体上公开谈论了。这就给那些毛派分子提供了便利,他们可以任意歪曲历史事实,颠倒黑白,强词夺理,而反驳的声音根本发不出。有人说,你看现在这么多人都在纪念毛主席,说明人民热爱他。这完全是一种假象,是舆论操纵的结果。在文革初期,人民群众都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可后来又都痛批他。这说明当言论被控制的时候,人们看到的现象并不是真实的。

历史是什么?历史是一面镜子,唐太宗李世民说“以史为镜,可知兴替”。历史是不应该也不可能长期回避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民族、政党、乃至个人,一贯正确,永不出错。回避历史上所犯过错隐含的逻辑是:没有勇气面对过去,希望人民忘记过去。要正视历史,应该允许民众参与反省和检讨历史错误的机会,才能形成防止错误的深厚土壤。从这个意义上说,《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的否定,并不意味着全社会认知的终结,而只是新的开始。官方应该允许民间声音的表达,给学术、出版、网络舆论留下空间,为民智成长开启更大空间。只有将事实真相交还到民众手中,将是非曲直交人民自行判断,以史为鉴,才能增加社会的免疫力,才是长治久安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