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9日,他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没有提及任何经营与赚钱之道,而指出当代中国的现代性命题应该是“秉承普世价值,开创中国道路”。他观点鲜明地表示,发达国家经过资本社会化将原来少数寡头控制的经济资源分散到中产阶级和广大民众中,使他们有了资产性收入,从而稳定了社会。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应有序地、公平地将庞大的国有资产分散到民众手中,这是经济发展的目的、社会进步的表现。

作者:

中国又站在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下一个三十年,能否实现从外需向内需、从高碳向低碳、从强国向富民的顺利转型,决定着中国未来的前途命运。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节点上,到本届已是第11届的央视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今年在冥冥之中似乎承担着某种格外不同的历史使命。也许正因为有这样的责任担当与自觉,今年的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的评选将主打“转变”牌,并将2010称为“中国经济转变元年”。

先不看机构推荐的冗长名单,我只在心底里默念着一个名字。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名字得到了58家推荐机构的最多推荐!他,曾经是掌管千亿资产的国企领导者;他,曾直言日本陨落缘于政府操控经济,政府应该退出市场;他,称自己是“体制内的改革派”;他是招商局集团前董事长秦晓。在58家推荐机构里,他得到了10家的推荐;紧随其后相映成趣的是刚刚离任的首任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得到了9家推荐。

2000年底,秦晓出任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到2009年,招商局集团总资产由 496亿元增长到2683亿元,5.4倍;母公司净资产由107亿元增长到720亿元,6.7倍;年利润总额由12.91亿元增长到178.52亿元,13.8倍;母公司净利润由4.68亿元增长到97.99亿元,20.9倍。

但他平静地表示,国有企业是有中国特色计划经济的遗产。我们现在的任务,从微观层面看应当把它搞好。从宏观层面看,应当将它分散到社会和民众手里去。7月19日,他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没有提及任何经营与赚钱之道,而指出当代中国的现代性命题应该是“秉承普世价值,开创中国道路”。他观点鲜明地表示,发达国家经过资本社会化将原来少数寡头控制的经济资源分散到中产阶级和广大民众中,使他们有了资产性收入,从而稳定了社会。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应有序地、公平地将庞大的国有资产分散到民众手中,这是经济发展的目的、社会进步的表现。

与之对应的是,前国资委主任李荣融离任时自称是功臣,在今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荣融更表示,由于中国还处于初级阶段,某些行业出现垄断是正常的,是有利于中国经济的。截至2009年,中央企业资产总额从7.13万亿元增加到21万亿元,2.95倍;营业收入从3.36万亿元增加到12.63万亿元,3.76倍;实现利润从2405亿元增加到8151亿元,3.39倍。而中国的货币供应量是10年前的5倍。这么看央企效益,似乎并不那么值得炫耀。而“央企4万亿海外资产频陷巨亏,国资委火线堵漏”的消息,更像一枚锋利的针刺,刺出了垄断央企艳若桃花里面的脓包。

而在行政垄断下,我们的电价是西方的10倍,网费是韩国的120多倍,水、电、煤气、石油等,亦高处不胜寒……行政垄断企业不到8%的员工,常年拿着全国工资总额55%-60%的收入。在国有、垄断、内部人控制等多重身份体制下,上世纪国企“穷庙富方丈”覆辙的影子正越来越清晰……

我热切地希望,李荣融是前三十年“镀金时代”渐行渐远的一个背影,而秦晓则是从今往后三十年,中国“进步时代”渐行渐近的一个思想的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