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政府经常侵犯个人财产导致很多人移民

还是人身权和财产权的进一步保障,现在财产权虽然法律有强调,宪法都有规定,我们有物权法,但是在事实上政府侵犯你的财产还是很经常发生的,由于企业家觉得不安全,最近这两年有大批的企业家移民到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去,过去是到那边同样的活能挣多一点的钱,现在有钱人移民去,这个很值得我们思考,为什么有这个现象?我们说什么使得他们感觉到不安全?我们的人身权、财产权还是要继续强调,但是要真正地实现还有90%的增长空间。

茅于轼近日在“全球华人企业领袖峰会”上的演讲

:我想谈谈当前经济、政治的形势对未来的三十年做一点展望。

大家知道我们改革30年,非常成功,实现了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经济增长,我们国家本来是又穷又弱,是一个东亚病夫的国家,现在我们的经济实力上算是世界的第二位了,整个的国家地位在国际社会上有了巨大的提升。我们在国际事务上的发言权也比过去强得多了,中国人可以说是扬眉吐气。

这个进步主要是在经济上的,其实我们的政治也有很重要的进步,进步在哪儿呢?最主要的是对人身权的保护,人的生命权的保护,在改革前的30年,人的生命是没有保护的,死一个人不当回事,不管什么原因。现在这些基本上都没有了,现在人命很“值钱”。这是我们的政治上进步的一个根本原因,人的生命很重要。同时,我们国家也在政治上还有许多的进步,比如说国家领导人有任期制,不能继续做下去,而且领导人的更换也比较上轨道,没有搞政变。我们必须比较一下其他的发展中国家,领导人更换往往是引起社会很大振动,一个稳定的政治环境非常重要。

现在为止虽然我国总的GDP赶上了日本,但是日本人口只有我们的十分之一,它是一亿三千万。我们干了30年是日本的十分之一,跟美国就差得更多了,大家关心的是我们还有没有机会继续增长30年,应该说空间是有的,人家搞得了,为什么我们搞不了?空间是有的,但是怎么实现,这个问题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

我觉得我们改革30年,一个人身权、生命权,还有一个财产权有很大的改进。人身权、财产权这个是经济增长最基本的权利,你没有这些的话经济没法增长,但是我说了,我们还有巨大的空间,这个空间存在在什么地方呢?还是人身权和财产权的进一步保障,现在财产权虽然法律有强调,宪法都有规定,我们有物权法,但是在事实上政府侵犯你的财产还是很经常发生的,由于企业家觉得不安全,最近这两年有大批的企业家移民到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去,过去是到那边同样的活能挣多一点的钱,现在有钱人移民去,这个很值得我们思考,为什么有这个现象?我们说什么使得他们感觉到不安全?我们的人身权、财产权还是要继续强调,但是要真正地实现还有90%的增长空间。

光有这两条还不够,还需要有良性竞争和自由选择的商业环境,说简单一点就是要有一个人和人平等、自由的关系,也就是基本的人权,在这方面我们如果不能够认清楚我们这么大的增长空间也不能实现,我们看看全世界所谓的发达国家,重视人权有保障,人跟人社会地位平等了,人人都能守法,所谓自由就是你在市场上可以自由进入、自由退出,跟谁做生意你可以自由地选择,你在国内、在国外都可以自由选择,在哪儿工作?当老板还是打工?完全是自由,只要不侵犯别人的自由,像这些条件如果不具备的话,我们未来30年就很难做到,还有90%的潜力把它发挥出来。

未来的30年能不能使得我们进一步地在经济上增长,在政治上进步,我觉得今天是我们很值得思考的问题,这个前景一方面取决于政府,一方面取决于企业家。整个社会的进步,我觉得企业家起着十分重大的、而且是不可替代的作用,社会的财富是企业家和工人群众创造出来的,没有企业家,一个国家的能人多得很,少的是成功企业家,所以我们未来的经济能不能赶上日本、赶上美国,就要看政府的、老百姓的,特别是企业家的力量。

我希望成功的企业家来思考一个问题,提出自己的社会发展中间的责任,更多地关心一下国家的前景,老百姓的生活,这就是我的发言。

2010年12月17日, 12:08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