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成为预测中国巨变的一个重要的视点。一亿五千万名新一代民工的群体,像一亿五千万匹野马,要冲破不合理的体制,也要冲出权贵资本所操控的权力怪圈。他们敢于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意外地成为改变中国命运的先锋。

作者:

预测未来是巨大的诱惑;预测中国的未来更是停不了的诱惑。因为在诱惑的背后,存在巨大的焦虑感。

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会如何发展?如果说第一个十年让中国提早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让国际舆论大跌眼镜,那么第二个十年又会带来什么的惊奇?

越来越多人把焦点集中在殿堂之变,观察二零一二年的中共十八大和台湾的总统大选,关注高层人事的变动,重视不同的人事背景,是否会带来不同的施政轨迹。

但其实中国的变化,也要看民间的江湖之变。如果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和现代社会学来看,中国经济与社会的巨大变化,会为未来的政治变革,埋下重要的伏笔。

今天中国的经济,已经和全球化连接在一起,也使中国社会的价值观,走出过去意识形态挂帅的日子。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不仅产业链与世界接轨,它的价值链也要与世界接轨。尤其是互联网和手机,打破了地域和阶级的限制。无论是在QQ或是MSN,无论是微博还是Twitter,让来自大江南北的新一代民工,走向世界的前沿,也拒绝走向昔日世界的尽头。

新一代民工要在青春岁月中,寻回父辈所虚耗的青春理想。那些飘远了的理想主义,又重新回到中国人的视野。塬来人是可以这样活的,塬来城市人和乡下人都应该有一样的人权,都应该有自由的生活方式。为什么全世界就只有中国才有这样农奴式的户籍制度,让农民被捆绑在「农村户口」中?而当农村凋敝,几亿农民工涌往城市,做最脏、最累和最廉价的工作,为城市的建设作出重要的贡献时,但却在住房、公共医疗、基础教育待遇上饱受歧视,成为共和国的二等公民。

如今这些「八十后」和「九十后」民工,不愿再当共和国的二等公民。他们奋起抗争,甚至悲愤地走向死亡。但他们大多数都以高度的智慧和勇气,与残酷的现实博弈。

他们也重视生活。有些人打扮的服饰,染了颜色的头髮,和香港铜锣湾街头的「潮男」没有什么分别。儘管他们的待遇低、学歷不高,但他们看了太多的港产片和好莱坞电影,玩过太多的电子游戏,对全球的潮流和普世价值,都有深切的认同。

这使得他们在关键的时刻,该出手就出手。这些年轻人没有什么思想的包袱,他们不会像父辈的第一代民工,被政治的专制所吓倒、被教条的意识形态所蒙蔽。他们会不断将自己的生存状况和其他的阶级比较,和别的国家的工人比较。在网上的世界,他们不再是随便被「忽悠」欺骗的一群。

他们成为预测中国巨变的一个重要的视点。一亿五千万名新一代民工的群体,像一亿五千万匹野马,要冲破不合理的体制,也要冲出权贵资本所操控的权力怪圈。他们敢于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意外地成为改变中国命运的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