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看来,我们先不谈别的,用改革开放的思维,先求扩展我们“用脚投票”的国民权利,不论在社会经济还是科教文领域,都还有很多事情可做、要做呢!

作者:

12月8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刊发特稿《人民会用脚投票》,介绍深圳市作协副主席陈秉安献礼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的长篇报告文学《大逃港》。为什么要讲改革开放前30年的这段故事?陈秉安说,“大逃港,无疑是历史的大悲剧,但同时,它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催生针。”可以说没有上百万人此起彼伏规模宏大的逃港风潮,就没有深圳经济特区的设立。陈秉安多次重复深圳宝安一个农民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改革开放’这4个字,你们是用笔写的,我们,是用血写的!”

这个老深圳人的话虽然悲壮,却也只是事情的一面,民意民情的一面。从1955年出现逃港现象起,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 年,深圳历史上总共出现过4次大规模的逃港潮,如果没有习仲勋、邓小平等领导人体恤民意、顺应世情,逃港潮可能还有第五次,逃港者肯定还会流更多的血,深圳特区何时设立也在未定之天。官民上下良性互动是百姓之福,顺应民心和历史潮流的改革转型是国家之幸。

《古文观止》中《过秦论》与《治安策》作者西汉的贾谊,在其《新书》的“大政”篇说:“自古至今,与民为仇者,有迟有速,而民必胜之。”这话当然很正确很有威慑力,但迟速之间可能就是几十年,“俟河之清,人寿几何?”

这篇“冰点特稿”的题目是《人民会用脚投票》,取意曾主政广东的习仲勋同志参加深圳特区成立10周年庆典说的一番话:“千言万语说得再多,都是没用的,把人民生活水平搞上去,才是唯一的办法。不然,人民只(就)会用脚投票。”这段话说得十分恳切,值得所有掌权者奉为座右铭。然而,说到底,他讲的也是政治常识。两千多年前的经典《尚书》的“蔡仲之命”篇就有言:“皇天无亲,唯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之怀。”深圳人冒死逃港,主要是因为物质生活贫乏难挨,马思聪等外地人偷渡香港,是因为政治上、精神上受迫害。所谓“只会用脚投票”,在那时是万般无奈中的赌命一博,与今天通常意义上的“用脚投票”不可同日而语。

据说,用脚投票(Voting by foot),最早由美国经济学家Charles Tiebout提出,指在人口流动不受限制、存在大量辖区政府、信息完备等假设条件下,各地居民自由选择那些最能满足自己偏好的地方定居。所谓“用脚投票”当然是比喻,是相对于“用手投票(选民的选举票,股东或自治组织的表决票等)”而言。“投票”权就是选择权,就是民主或自由的意思。在封建专制时代人们没有“用手投票”的权利,当然只有“用脚投票”,即《诗经·硕鼠》篇所表达的“三岁贯汝,莫我肯顾。誓将去汝,适彼乐土”。今天,广义的“用脚投票”就是在诸多产品和服务供给者之间自主选择。在这个意义上,人们“用脚投票”的次数总是大大超过“用手投票”,比如今天你出门乘哪种交通工具,到哪家店铺午餐,到哪家银行存取款,到哪家超市购物,就都是用脚在“投票”,选择支持较中意的那家。

有人举例说,公元前494年,一大群平民喊着:“永别了,罗马!”要去东郊的圣山建立自己的城市;贵族害怕平民大量出走,造成生产停顿、兵源匮乏,派代表追到圣山找平民谈判,最后谈出了保民官制度。说“这是世界历史上最有收获的用脚投票”,我同意;但这种“用脚投票”在我国先秦也早已有之。你看《孟子》第一章第三节,梁惠王就在请教于孟子:“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孟子则教他如何吸引别国的百姓投奔梁国。只是到了闭关锁国的明清,“中国”人这种“用脚投票”的权利才受到严格限制。明代实行严格的海禁,片帆不许下海,于是东南沿海许多渔民只有投靠倭寇谋生,或假扮倭寇与官府作对;清代沿海甚至内地一些贫民“闯南洋”或被“卖猪仔”到美洲谋生路,朝廷视他们为自我流放蛮夷之地的弃民,乃至丢我天朝颜面的逆贼,根本不愿为之提供外交领事保护,更谈不上像梁惠王那样,想着如何吸引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家。显然,30年前对“用脚投票”逃港者的态度,沿袭了“天朝”思维,再加上较量政治制度优越与否的冷战思维。

移民出国在今天已不是“叛国”,不仅正大光明,甚至成了炫耀的资本。君不见网民搜得,国庆60周年献礼影片《建国大业》里众多明星,其实已是外国公民?想出国,关键只在于别人要不要你。但在境内,农民工及其子女或者其他什么人,却还不是卷起铺盖“抬脚就走”那么简单:拥有一些地方的户籍跟加入香港的“优才计划”一样难,“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呢;城里人要在农村建房依法只有“小产权”。在这点上,显然不如梁惠王那时有“用脚投票”的自由。好在,据报道,全国城乡一体化试点城市成都,其域内户籍人口已“法古”成功,实行了迁徙自由,即“用脚投票”合法化。

在经济领域,按说,搞市场经济,是最需要也最便于实行和保障“用脚投票”的。但是在强势的行政垄断和政府管制之下,人们很难“用脚投票”来达到优胜劣汰的效果。比如,有些人有机会出境,带回在中国制造却比国内售价便宜很多的iPad,3000多元货物海关却要按5000元征税,甚至到香港购放心奶粉也受阻……

在教育与学术领域,古代最有名的“用脚投票”是“三盈三虚”的故事。东汉学者王充的《论衡》记载:少正卯在鲁与孔子同时讲学,孔子的门人除了颜渊都多次离开孔子,跑到少正卯门下。据说后来孔子主管鲁国的政法时,就找由头把少正卯诛了。中国古代的官学是“就近入学”,民办的书院却是“用脚投票” 的。而我们今天的民办学校显然还不成气候,谈不上让学生在所有学校之间“用脚投票”。

在文化娱乐领域,自古以来有“唱对台戏”的传统,电影《梅兰芳》就有这种情节,那就是观众“用脚投票”。今天我们虽然不像“文革”年代只准看听唱“革命样板戏”,没有无处不在的“高音喇叭”叫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人们“用脚投票”的权利仍然享受得很不充分。

这样看来,我们先不谈别的,用改革开放的思维,先求扩展我们“用脚投票”的国民权利,不论在社会经济还是科教文领域,都还有很多事情可做、要做呢!